就在离塞流被处死后的第三天,东征军传来大捷,伯纳马将军占领了爱兰国全境。

    首相罗伯斯庇尔第一时间就把捷报送到路易士手中。

    路易士捧着捷报,欣喜的说,那些议员如果看到这份捷报,就会知道,我选择加入同盟,是一件多么正确的选择!只可惜啊,离塞流这个庸才看不到了。

    就在路易士话音刚落,枫丹白露宫突然警报响起。

    路易士大喊,护卫长呢?!发生了什么?

    护卫长加文·格雷立即冲进来,跪在地上说,陛下,有一伙敌人发动了空袭,包围了枫丹白露宫。

    路易士吓得几乎瘫倒在地,战战兢兢的问,敌人....是...是什么人?

    格雷说,是“怪物”史莱克一族。

    路易士说,胡扯!怪物一族几百年前不就已经被消灭了吗?

    格雷还想解释什么,突然一波士兵涌入,紧紧围在路易士和罗伯斯庇尔身边。

    接着,路易士就看见一群赤裸上身,背上长翅膀的“怪物”走了进来。

    路易士立即搬出“王”的威严,强撑着说,你们这些野蛮人,竟敢玷污我的宫殿。

    为首的,是一个山羊胡子“史莱克”。那个史莱克说,路易士陛下。我是艾伊斯国“新五大公爵”之一,卡玛利拉公爵。代表库伯陛下,邀请您去里维拉宫参观。

    路易士说,刚好,我也很是想念库伯老兄。不过,国务繁忙,脱不开身。不过,以后我一定会找机会去艾伊斯国一游,去拜访一下库伯老兄。

    卡玛利说,不过库伯陛下说,一定要现在就把你带过去。然后,卡玛利一挥手,四只“史莱克”抬着一把木椅出现在门口。木椅做工豪华,而且下面绑着两根圆木,史莱克们各抬一个角。

    然后,卡玛利缓缓走向路易士说,陛下,请吧。

    路易士大喊道,你想干什么,想硬逼我去吗!?

    卡玛利丝毫没有停下脚步,逼得士兵们不断后退。

    路易士大喊,给我拦住这个怪物,别叫它靠近我!

    士兵们一哄而上,将手里的兵器插到卡玛利身上。可卡玛利眼睛都没眨一下,任凭士兵提枪来刺。

    接着,就看见卡玛利胸口、腰上、脖子上插着几十只枪头,可没有一把抢刺进他的皮肤里的。

    然后,卡玛利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张开双翼,扫向士兵。然后,几十名士兵如秋风扫落叶般,一个个被掀翻在地。

    接着,卡玛利身后冲出四只“史莱克”,这四个史莱克目标明显是路易士。

    突然,一个人影拦在史莱克士兵前。

    格雷身穿一身银色盔甲,背上背着弓箭。额前露出银色的头发,相貌英俊霸气。

    然后,格雷猛地冲上去。四个史莱克还没反应过来,每个人胸口就都各挨了一拳。

    格雷身形快如疾风,可出拳效果很是尴尬,四个史莱克连身形都没有晃动。史莱克们发觉有惊无险,都放肆的大声嘲笑格雷。

    可格雷似乎没听见嘲笑,取下银弓,拔出四根箭,将四根箭搭在弦上,瞄准了四个史莱克。

    格雷四根箭快如闪电的射出,对准了目标毫无偏差。

    可这种速度对史莱克来说,毫无威胁。四个史莱克张开双翼,飞散到空中,都躲过了利剑。

    这下,连卡玛利都忍不住要嘲笑格雷。可他还没张开嘴,就听见“咚咚咚咚”四声响,四个史莱克胸口插着剑,掉在了地上。

    这下,卡玛利张嘴就成了惊讶。格雷的箭能刺穿史莱克皮肤,说明他“剑气”高强,这不足为奇。可四根箭能改变轨迹,以追踪的方式射中目标,这才是叫卡玛利惊讶的地方。

    其他史莱克见状,都要冲上去,可被卡玛利拦住。

    卡玛利冲向格雷,并认真观察其中玄机。

    格雷放回金弓,与卡玛利对拳。两人出手极快,周围人只能看到视觉暂留留下的影子。

    然后,格雷后退三步,快速取下金弓,搭上三根箭,射了出去。

    卡玛利张开双翼,飞上空中,在空中飞快的兜圈。三根箭也像长眼睛一般,紧紧追赶卡玛利。

    卡玛利转了几圈后,突然停下,伸出两只手各抓住一支箭。而第三支箭在空中掉了个头,刺进了卡玛利右肩。

    卡玛利折断了手里的箭,拔出肩膀上的剑,扔到地上说,原来如此。所有你的右手碰过的地方,你的箭都能追踪并且命中目标。刚才你的右手,击中了我的左胸、右胸、右肩。而你的三根箭,就冲着我这三个部位紧追不放。

    格雷说,就算你看出来了,又能如何。

    卡玛利说,你不如投降吧,我很欣赏你的能力。

    格雷平静的说,我要守护我背后的陛下和这个国家,就算付出性命也在所不惜。

    卡玛利大笑说,你看看你保护的“王”吧。外强中干,昏庸无能。为了些蝇头小利,甘愿掉入陷阱。都到现在,还在支撑着自己所剩无几的尊严。守护这种人,我都替你叹息啊。

    这番话说完,路易士居然无言以对,站在一旁干瞪眼,一言不发。

    格雷说,为什么我和你认识的王不一样呢?我认识的王,坚决果断,爱民如子。又岂是你能污蔑的。

    卡玛利摇摇头说,唉,我真的不想折断你的手啊。如果你依旧执迷不悟的话。

    这时,门口走进来一个穿着黑斗篷,脸上戴恶鬼面具的“正常人”。

    那人说,既然公爵爱才,那我就把他活捉,献给陛下吧。

    然后,那人口中默念咒语,很快,一只“畸形蛇”出现在众人面前。这只畸形蛇的畸形之处就在于,蛇的上半身,有两个头。

    卡玛利说,那这个人就交给你了,巴贝雷特。

    那双头蛇,一只头是黑色,另一只头是灰色。众人为这只双头蛇胆战心惊时,突然黑头蛇说,主人,有什么能效劳的?

    巴贝雷特说,捉住那个一身白盔甲的人。记住,要活的。还有,注意,不能碰到他的右手。

    然后,双头蛇挺起上半身,慢慢的靠近格雷。

    黑头蛇一边靠近一边说,马上你盯紧了他的右手,我咬他。

    灰头蛇说,你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我也想咬他。

    黑头蛇还想说什么。突然,巴贝雷特面具下飘出一句话。“你们谁再敢吵,我把谁剁下来”。

    两蛇不敢再说话,瞪着眼睛威慑格雷。

    格雷不敢轻进,和这只双头蛇紧张的对峙着。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