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在艾伊斯国的里维拉宫殿里。

    在宫殿里的会客大厅里。一个穿着高领燕尾服的老人,正坐在大厅里。大厅极高极宽敞,在正中央高脚椅上坐着的老人,更衬托了大厅的宏大。夕阳透过窗户洒进来,照射在深色的墙壁上,给人带来一种深深的压抑感。

    这个老人,因为他的年纪已过六十,所以称呼他为老人。可每一个见过他的人,都完全不敢相信他的年纪。老人皮肤光滑,而且白的如霜,如同死人的脸。嘴唇就像他手里的葡萄酒一样,鲜艳如血。金黄色的头发紧紧贴在头上,只留出一缕,散在脑门上。而且,他与年纪完全不符的相貌,常常会带给人一丝恐惧感。

    老人正细细的品味红葡萄酒,一个仆人笔直的走进来说,陛下,萨瑞拉回来了。

    老人点点头,坐起来,用手托住杯底,看向门口。

    接着,一个手提铁棒的巨汉推门而入。拜服在地,说道,陛下,任务完成,这是欧德的铁棒。说着,把铁棒递到老人面前。

    饶是萨瑞拉身体庞大,在这间大厅里也显得极其渺小。

    老人接过铁棒,问,欧德尸体在哪?给我看看。

    萨瑞拉说,我就地掩埋了。我不愿他的尸体受辱,这是一个武道大师该得的尊严。

    老人平静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失望。他把铁棒握在手里,不住的细看。一边感叹说,过去我们五大伯爵,五洲谁人不知?可是他们都不理解我和先皇的苦心啊。欧德.景,你要是不和我做对,一定能助我一臂之力,也一定能看到五洲一统的那一天的。

    这个相貌极其年轻的老人,就是安思博润特.库伯,人称“地狱使者”的男人。一个挑起五洲大战的政治家、阴谋家。而此时此刻,他只是一个怀念故友的人。

    然后,库伯又把铁棒递给萨瑞拉说,这根铁棒,你拿着,到金库里,叫匠人打一根一模一样的金棒赐给你。

    萨瑞拉谢恩领赏,离开了房间。

    库伯端着酒杯,一边发呆,一边往嘴里倒酒,却发现酒已经冻结为冰,牢牢地附在酒杯里。库伯轻叹了一口气,叫来了仆人。

    一个妄图改变世界的人,多少,都会有些孤独。

    这是在戴斯山的第三个晚上。三人发现的树洞,带给三个人的,不是惊喜而是感叹。三个人弯腰进了树洞内部,叹不绝口。这个树洞大小完全不亚于时景安的木屋。

    时景安在母亲失踪后,经常一个人到山林里探险。时景安天性如此,虽然胆小却敢于冒险。经常,时景安会幸运的遇到一些老猎人,在他们那里,时景安学会了很多求生技能。

    第一步,时景安观察树洞四周,并无野兽尸体,说明附近很少有野兽出没。然后,时景安分配任务,叫钮尼斯找带树叶的树枝铺床。叫羽洋去找柴火生火。而时景安的任务是打猎。

    钮尼斯和羽洋回来后,就看见时景安舒舒服服的躺在洞里。

    羽洋问,食物呢?

    时景安说,我已经布好陷阱了,明天一定给一顿大餐。

    接下来是生火,羽洋把柴火堆起来,紧紧地等着时景安。

    时景安说,我们的火焰菌已经用完了。所以,我想用用一个老猎人教我的办法,钻木取火。

    羽洋和钮尼斯这几天对时景安很有改观。以前一直觉得这家伙不靠谱,这次却完全依靠他,三个人才能天天野味轮换着吃,夜晚也不用忍受寒冷。

    时景安先取出一根细长的树枝,然后用刀刮平。接着抓一把碎石,放在衣服里,摩擦树枝。再取一根较粗的树干,一端削平,在上面挖一个和树枝差不多粗细的洞,洞旁边挖一个小凹槽。小东下面垫一小块兽骨。

    接着,时景安准备一把干草,上面撒上碎油松。

    万事俱备,接下来就是最艰难的一步了。

    时景安把小树枝插在孔里面,双手不断的搓。羽洋和钮尼斯坐在一边,屏住呼吸。

    渐渐的,时景安鼻尖冒出汗来。可钻孔里却没有一丝反应。

    羽洋和钮尼斯也不打扰,静静的看着。

    突然,一缕细细的白烟冒出。接着,烟越来越粗。下面的余烬也越来越多。

    这股烟,牵动了三个人的心,钮尼斯和羽洋紧张的盯着。

    又过了一会儿,余烬渐渐的越积越多。时景安取下兽骨,把余烬小心翼翼的洒在干草上。捧起干草,就像对待新生婴儿一般,小心翼翼的吹气。

    接着,浓烟从干草里冒出,越来越浓。突然,一丝火苗跳了出来。

    时景安把火放在地上,堆上小树枝,接着放上大树干。火堆剧烈的燃烧了起来。

    这一刻,三个人都兴奋的跳了起来。时景安更是在地上乐的直打滚。羽洋和钮尼斯抱在一起,放声大叫。场面一度失控。

    从这以后,钻木取火这事,被时景安吹了一辈子。

    有了火堆,三人一夜平安。第二天,时景安去检查陷阱,惊喜的发现了一只野猪。

    时景安的陷阱,触发机制为一根细绳,接着动物就会被绳子系住,困起来。这只野猪虽然是困兽,可攻击力极强,很是凶恶。

    时景安最后终于揪准机会,扑上去,把野猪摁在身子下面。然后,野猪不断嚎叫,发出求救信号,最后还是被时景安很是人道的一刀毙命。

    时景安心满意足的带回野猪,割下一只腿烤来吃。

    羽洋整天锻炼胃口极大,一个人吃了三只腿。而时景安和钮尼斯仅共享一只。

    吃饱喝足后,三个人正打算离开树洞,突然发现他们已经被一群野猪包围了。

    时景安很后悔,自己解决那只野猪也该更迅速,不然这群野猪也不会被招来。

    这群野猪里,有一只极其显眼。那只野猪,比一般成年野猪身形大四倍左右,两根獠牙足有一丈长。就像一只没鼻子的大象。

    时景安吓得目瞪口呆,不住后退。钮尼斯面无表情的看着。而羽洋却露出了微笑。羽洋这几天,一直在修炼,完全是一刻不得闲,这下碰上敌人练手,羽洋可谓求之不得。

    羽洋拔出背后双剑,交叉在一起。羽洋原本的双剑,为阴阳火烈剑。阳剑过刚,结果被折断,而阴剑还在。再加上时景安父亲的宝剑“耶提剑”,这个配置实在不低。

    还没等野猪冲上来,羽洋拔剑就上。剑上发出幽暗的蓝光,使出“红羽剑法”。耶提剑轻便锋利,羽洋用起来特别趁手,跟切菜一样,瞬间砍翻了七八头野猪。钮尼斯则在后方,用“斜月三星”掩护。

    钮尼斯看着羽洋,感叹说,羽洋现在实力,已经完全不亚于我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