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洋的“红羽剑法”是阿卡德家族家传剑法,共分为三阶。剑法如落羽一样轻便,讲究点到为止,练到最高阶却有开金断石的境界。

    眼看地上野猪已经倒下十几只,那只野猪王终于按耐不住,提起獠牙冲上去。羽洋阴火烈剑砍下去,一剑砍中野猪背脊,那只野猪却毫发无损。

    钮尼斯不禁吐槽,这野猪王皮究竟多厚!它身上的的是铁皮吗?

    时景安躲在钮尼斯身后说,野猪为防蚊虫,喜欢在泥里打滚,在树上蹭。久而久之,就蹭出一身“盔甲”。这些野猪皮,有些用子弹也打不透。

    羽洋丝毫没乱了阵脚,一个飞跳,右手举起耶提剑砍下。这次,好像有点效果,深深砍进野猪王皮肤,羽洋一下子却没有拔出来,被野猪王将剑带走。羽洋双剑丢了一剑,野猪王趁机还击,羽洋转攻为守,被野猪王满树林追赶。

    另一边,钮尼斯在打小怪,也没法支援羽洋。羽洋此时,心智已经磨练到处变不惊,他决定借此机会,召唤出第一只驭兽。

    羽洋将阴火烈剑插回剑鞘,从腰间小包掏出金羽,对准了野猪长鼻子射去。五根金羽摆在手里,就像人的五根手指,羽洋给五根金羽分别取了个手指名的“代号”。

    “食指”金羽附上蓝光,一闪过后,击中野猪王鼻尖,血流不止。野猪狂嚎一声,扑了过来。羽洋眼疾手快,抓住野猪獠牙,往上一跃,翻到野猪背上,取下耶提剑,插回剑鞘。可没想到,拔出剑后,野猪身上并没有流血。

    接着,没想到野猪开始狂奔,狂跳。可羽洋就是牢牢地伏在野猪背上。可反应也快,立马倒下在地上打滚。羽洋措手不及,一个不小心被掀翻在地。然后,野猪用獠牙一掀,羽洋觉得自己就像一根羽毛一般,飞到空中。

    这个高度摔下去,不残也伤。偏偏旁边又没有能抓的树枝。羽洋拔出阴剑,打算落地时缓冲,可没想到野猪王就在下面等着。露着寒光的獠牙刺进身体,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就在这时,野猪鼻子上的羽毛发出红光,越来越亮。接着,一只尾巴极长的红羽鸟飞出来。脖颈细长,头上还盯着一片红色祥云。

    羽洋记得,很小时,在家里看过十二守护神鸟图鉴。这一只名为“火凤”。阿卡德家族,将红鹳作为神灵,所以对所有红色鸟都充满了敬意。而这十二神鸟,也有几只是红鹳外的红羽鸟。比如这只火凤。

    火凤飞上空中,托起羽洋,然后缓缓落地。羽洋说,看你的样子很不适合战斗,不过,既然你选择跟我,就要有征战的准备。

    火凤高鸣一声,似乎对这个热血的少年很是满意。

    然后,野猪王冲过来,獠牙下顶。羽洋拔出双剑顶住,火凤趁机袭击野猪王双眼。野猪王向上一抬,獠牙插进火凤翅膀中。

    羽洋心想,我靠!这是什么情况?然后,羽洋跳起,救下火凤,急忙后撤。

    然后,羽洋就看见火凤的伤口极速愈合。羽洋心想,这只鸟攻击力虽然弱,可恢复力居然这么强!

    这时,树洞外,野猪王已经被羽洋引向远方。钮尼斯召唤出流沙,自己冲进野猪群。赤手空拳打野猪,很是游刃有余。

    流沙负责保护时景安,很是不情愿,一脸无奈看着时景安。

    时景无语的说,你这是什么表情?

    流沙说,我只是给钮尼斯面子,再加上吃了你的黄瓜,要不然我才不愿意保护你这个胆小鬼呢。

    时景安自尊心受挫,大喊,那你走吧,我根本不需要你来保护我。话音刚落,流沙抬腿就走,很快就不见了。

    时景安愣了一下,开口说,我靠。

    钮尼斯和羽洋杀的起性,追赶野猪跑到山林,已经不见了。

    时景安坐在地上,兀自懊恼。把手里的摆弄的枯草往地上一摔,喊道,要是再来一头野猪,我一定搞死他。

    话音刚落,那只野猪王就出现在时景安视线里。

    时景安说,靠!真来啊?!羽洋,你不会已经领盒饭了吧?

    这次,时景安不愿意再躲。聚散身体里的“炁”,想要使出具象术。突然,时景安发觉身体里有一种奇怪的力量涌出,就像山泉爆发,倾泄而出一般。

    然后,时景安冲出洞外,信心大增。一拳打出一道白雾,雾气击中野猪王,一下子把它掀翻在地。时景安以为自己看错了,自己居然打出一团白雾。

    这一幕,被追赶野猪王而来的羽洋看到,大吃一惊。

    时景安没想到自己这么厉害,喊道“白雾拳”,然后,击倒一颗大腿粗的树。树倒下来,正中野猪头,将野猪砸的晕了过去。

    这时,钮尼斯也会来了,看到了这一拳。

    钮尼斯和羽洋对视一眼,心想,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这一拳,我们都不一定扛得住。

    羽洋拔剑要杀了那只野猪,钮尼斯却拦住了。

    羽洋问,为什么?

    钮尼斯说,这只野兽极有灵性,可以收为驭兽。对于饶它一命的人,他们会认作为主人,一生跟随的。

    时景安说,可是.....,我没有驭具啊。

    钮尼斯从怀里取出一片银树叶,递给时景安说,这个驭具,就送给你了。

    然后,野猪醒来,时景安站在野猪面前,轻轻地问,你愿意跟着我吗?我保证你跟着我饿不着。

    野猪爬起来,老老实实的伏在时景安身边。接着,野猪王化为一道光,进入到银树叶里。

    时景安高举,大喊,我收服野猪王了。

    (旁白君吐槽,“你这是在模仿小智吗?”)

    时景安问,纽尼斯,这个驭具,你是从哪里弄的?

    纽尼斯说,这是我的。我最爱喝的饮料就是银杏叶茶。所以公爵就送了这个做为我的生日礼物。

    提到欧德,气氛有些凝重。

    然后,三个人继续赶路,一边讨论时景安的“白雾拳”。

    羽洋问,你那一招,应该不是“具象术”体系里的吧。

    钮尼斯问,时景安,你有没有吃过什么奇怪的果子?

    时景安说,我吃过的果子多了,你说的......。突然,时景安想到了母亲。每天,母亲会从山林里采各种各样的果子。补充维生素。

    而就在母亲失踪的前一天,时景安吃到了自己此生难忘的果子。

    那是一颗透明如冰的果子,极其好吃。鲜美多汁,是以前任何果子都比不上的。而这,也是时景安吃过的最后一颗,母亲为自己摘的果子。

    时景安说完了这些,纽尼斯说,小王孙,你吃的那枚果子,就是清煞果,传说中的“神赐之果”。

    羽洋和时景安同时发出“咦----!”的声音。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