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尼斯问清了清煞果来历说,小王孙,我不确定公主的清煞果是从哪弄来的,但我觉得,安娜公主失踪,很有可能和清煞果有关系。

    此时,时景安并不知道,因为自己的清煞果,令羽洋久久不能释怀。一度成为羽洋心中打不开的结。

    “仅仅吃了一枚清煞果,在时景安觉醒后,实力一下子可以和自己比肩可是,可他明明连具象术也不会啊。那么,自己的努力算什么?有些人变强真的是靠命运、靠天赋或者靠运气吗?“

    时景安不知道自己是因为嫉妒还是自卑,心里面很想想驱散这种想法。可这个想法就像影子一般,时刻跟随着自己。

    纽尼斯则很兴奋说,看样子,你的这颗清煞果能力是“云雾”。

    时景安两眼放光说,厉害,真酷。哈哈哈哈哈。

    纽尼斯还在说,清煞果真是命运果实,小王孙,你该有多幸运才能吃到,从而获得神赐的能力啊。所以你们这些人被称为神赐者。嗯...除你以外,神赐者我以前倒是见过一个。

    时景安说,谁?谁?

    纽尼斯说,他就是库伯。而且,他手下七魔使中,有三个是神赐者。

    时景安刚想说什么,却听见羽洋突然大声说,清煞果又如何?神赐者又怎么样?我一定把他们统统打败。

    时景安笑着把手搭在羽洋肩膀上说,有你这个这么有干劲的同伴,我才不怕他们呢。

    又过了一会儿,三个人攀到山顶,看到了传说中的“金三角”。那是喀克霍尔姆海峡、发拉蒂河、格底里斯河三处交汇处。

    三个人看着这壮阔景象,久久没有说话。这一刻,时景安心中升起一个念头,然后,大声喊了出来。

    “我要成为,能够劈开神狱山的人!”

    声音响彻大山。而纽尼斯和羽洋也丝毫没有嘲笑这个梦想。此时此刻,他们两人的野心,丝毫不比时景安小。

    另一边,路易斯这一路上的空中旅行,百感交集。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份,自己此时是以一个投降者的身份去见库伯。

    很快,路易斯被放在里维拉宫外的草坪上。那里,已经摆了一道草坪宴会。

    库伯和“新五大公爵”正在等着客人。当然,除了新晋伯爵罗伯斯庇尔。

    库伯看到路易斯,快步上前说,路易斯老兄,抱歉啊,用这样的方式把你请来。

    路易斯王霸起上来,甩开路易斯怒道,你这个背信弃义的小人,枉我如此信任你!

    库伯端着红酒杯说,我这也是为了大业不得已嘛。

    路易士一摆袖子,转身进了大殿。

    路易斯也不过是色厉内荏,库伯心里很清楚。所以,路易斯作为一个失败者,库伯给了他足够的面子。

    此时,库伯的派去的“信使”史莱克已经抵达了鞠丽岛,国王青黎亲自出宫,接待使者。

    青黎身材高瘦,一股英气。红色的发辫垂到腰处,身上金色长袍上绣着一颗金色的太阳,照耀着大地。青黎打开信封,看到里面的内容。

    “青黎老兄,路易斯已经投降。很快就要开始吞并五洲计划的第三步了。举事之后,兰德洲战场,要多多仰仗老兄了。”

    青黎放下信封,喜出望外。恨恨的说,千岛联盟里那些混蛋,处处排挤我大鞠丽。这次,我要他们为鞠立国的尊严偿命,然后一统兰德洲。

    然后,青黎下令取纸笔,亲自给库伯回信。

    “恭喜陛下计划顺利进行,到了下一步,青黎一定倾力相助。陛下也切记小心行事”。

    库伯看了青黎回信,递给身边的“智魔使”巴贝雷特。问,你觉得,青黎他为什么要帮助我,他明明就是个多疑狡诈的人。

    巴贝雷特说,陛下,您觉得呢?

    库伯说,因为他有着不亚于我的野心。

    巴贝雷特细长的眼睛露出笑意说,陛下,这只是其一。我曾经跟随您访问兰德洲各国,最后确定了青黎,他是您联手的不二之选。我在握了他的手后,看到了他的过去。

    鞠立国,是一个骄傲自大的岛国。这一点,是他们国人的通病。可偏偏,他们没有自大的资本。虽然鞠立国是千岛联盟七大理事国之一,可千岛联盟各国都瞧不起鞠立国。我所看到的,青黎在千岛联盟的经历,是处处被排挤,被瞧不起的。所以,就凭这一点,我才建议陛下和他联手。

    库伯说,你看人的眼睛原本就狠毒,再加上你的这个能力,所有人的本性,都逃不过你的眼睛啊。是不是,你也曾经看到过我的过去。

    巴贝雷特说,是的,我就是因为看到您的过去,才决定死心蹋地跟着您。在您的过去,我看到一个重要人物,也就是先皇陛下,他是一个符合我心目中枭雄这个词的男人。而您的执念,也令我惊叹。

    库伯说,哦?是吗?我倒没觉得自己有这么执着。

    巴贝雷特对于库伯的反问,笑而不语。

    然后,库伯说,我打算派你跟着斯坦利·霍布森公爵参加千岛联盟会议。替我收集情报。

    巴贝雷特领命离开。留下库伯孤独一人,还有他不离手的红酒。

    很快,三个人开始了下山路。三个人可谓一路困难重重,断崖,乱石还有毒蛇。不过气温慢慢回暖,这一点令三个人非常兴奋。

    到了山脚,三个人来到了一个村庄。这个村庄时景安听说过,名为三亚村,是莱奥国最东方的村庄。靠着“金三角”,地理位置优越,却看起来很是贫穷。

    时景安说,天色不早了,咱们今晚在这个村借宿一晚吧,明天找条船继续出发。

    可三个人一踏进村子里,就感觉一阵死寂,村子里似乎一个人都没有。这诡异的气氛叫三个人紧张起来。

    到了一个拐角,突然一群渔民,拿着各种鱼叉,木棍一类的武器把三个人包围了起来。

    时景安刚要出拳,就被羽洋拦住。羽洋说,这些村民不是敌人,只是他们把我们误认为海盗了。

    然后,羽洋大声说,我是两河村红羽武馆的阿卡德.羽洋。请你们不要误会。然后,羽洋拿出金羽毛,亮给渔民。

    渔民一看金羽毛,都放下武器,跪在地上。羽洋急忙去扶。

    时景安问羽洋,为什么他们看到金羽毛就跪下来了?

    羽洋说,“金三角”海盗猖獗,三亚村深受其害。我有几位师兄就是来自三亚村,所以父亲就带人到三亚村进行过几次剿匪,因此三亚村认民得这些金羽毛。

    时景安点点头说,这个事干的漂亮。真不愧是师傅。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