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亚村村民对于恩人之子,极其尊敬。到了有求必应的地步。

    羽洋说,我们想要一间房子休息,什么空房子,柴屋或者货屋都行。

    然后村民们吵吵嚷嚷,要羽洋住自己的屋子。村长更是着急的喊道,都别吵了,叫公子住进我的屋子。

    羽洋接着说,那个....,我们还需要一条船,三人型的小船就行。话音刚落,引起了村民再次骚动。抢着要贡献出自己的渔船。

    反而是村长有些担心,问羽洋,公子啊,你们为什么要出海啊?现在的海上,海盗肆虐,实在是危险啊。我们村子原本富庶,现在被海盗扰的一片萧索。天高皇帝远,尼古拉二世这个暴君,也根本没想要管我们。要不是你父亲来过几次,重创了海盗。我们的生活,只怕还是如同在地狱一般。

    这时,有几个村民问道,公子,羽村馆主他身体还好吧,他怎么不过来啊?

    羽洋抖抖嘴唇,不知道该说什么。

    时景安抢过话头说,大家放心,馆主他特别好。只不过他派我们三个来执行任务,帮你们杀海盗的。

    村民们喜出望外,再次跪在地上,七嘴八舌的夸赞他们三个。

    羽洋看着时景安,眼神里满是感激。而钮尼斯则不愿多事,他现在心系贝格尔陛下。不过,他心里清楚,时景安的选择,是正确的。

    当晚,渔民摆了全鱼宴招待羽洋三个人。这种规格也只有年底才能吃到。时景安更是露了一手,烤鱼给大家吃。一群人喝着啤酒吃着鱼,很是享受。这下,无论如何,羽洋三个人也没办法推脱了。

    羽洋这次第一次喝啤酒,用羽洋的话来说,就是他从未喝过这么好喝的饮料。喝着啤酒,再配上时景安的烤鱼简直人间美味。时景安显摆厨艺,被众人夸得飘飘欲仙,乐此不疲。此时三人里唯独钮尼斯头脑清醒。

    钮尼斯凑近醉醺醺的村长问,你们这样吃,日子不过了。

    村长喝的腿脚不稳,说话也不利索,可头脑还清醒。村长说,我..,我们村里,信仰的是心源教。其中一大教义就是把每天都是末日,把每天都当作末日来珍惜,及时行乐。

    钮尼斯对这个教义,已经无力吐槽了。

    欢迎会开了一夜,除了钮尼斯,所有人都东倒西歪在地上。第二天,天气阴沉沉的,时景安摁着脑袋起来,环顾四周一众“躺尸”,那一瞬间真以为是世界末日到了。

    时景安双脚还是发软,踉踉跄跄的走到海边,想吹吹海风,却发现钮尼斯已经坐在海边了。突然,两个人看到一艘船正逼近海滩。时景安仔细一看,看到船头上飘扬的骷髅头旗子,有点慌乱的说,快..,快把羽洋叫醒,海盗来了。

    钮尼斯跑回屋里,大喊一声,海盗来了!接着,就看着一地“尸体”瞬间醒来,拿起武器埋伏。钮尼斯不禁在心里吐槽,这群家伙,反应居然这么快!等众人埋伏的差不多了,时景安也跑回来,气喘吁吁的说,他们,已经靠岸了,快准备好。说完这句话,却看见眼前空无一人。接着钮尼斯冲出来,把时景安拉进一个土堆后。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接着就看见一伙海盗慢慢走近。

    时景安露出双眼,偷偷观察。看到为首的是一个大胖子,相貌粗旷,身材就像大象一般,手里拿着一个大斧头。他的手下跟在他身边,身材就像老鼠一般。而尤为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红胡子,长得浓密杂乱。远远看起来,就像脸上长了一圈红头发。

    在他的左边,有一个将剑横背在背上的剑客。剑客面无表情,走路沉稳,看起来就像一潭深水。红色的头发束在脑后,扎成一个小辫。

    而胖子左边,有一个身材丰满,前凸后翘,相貌标致的性感女海盗。

    领头的三个人刚刚踏进包围圈,一个村民提着鱼叉冲出来,可尴尬的是只有他一个人冲出来。村民左右看了看,不知道该怎么办。

    时景安叹口气说,唉,碰上猪队友了,没办法。

    然后,红胡子慢慢的走到瑟瑟发抖的“猪队友”面前,提起斧头就砍。时景安大叫一声,冲出来,却已经来不及。只听见一声巨响。斧头下面,羽洋的“耶提剑”,包围着蓝色光团,完全挡住了红胡子这一斧。

    红胡子低头看了一眼说,哦....,村民找来了厉害的帮手啊。

    然后,时景安从羽洋背后出现,一道“白雾拳”打出。红胡子后退几步,差点摔倒。

    红胡子说,不止一个啊。不过....,这个白雾好神奇!

    时景安吐槽说,靠,胡子一大把还卖萌。

    而还在埋伏着的村民,深知这伙海盗的可怕。

    村长在钮尼斯身边,讲解这伙海盗来历。“这伙海盗,名字叫红胡子海盗团。团长就是那个红胡子,名字叫希尔顿,巴巴罗萨。一个残暴却....有点儿单纯的海盗。那个横背剑的人,是巴巴罗萨的弟弟,名叫希尔顿.信,是这伙海盗的副船长。而那个女人,名叫黛布拉.梅维斯,是他们海盗团的参谋。也是手上沾血最多的一个。”

    说到这里,村长握紧双拳,咬牙切齿的盯着梅维斯。

    而钮尼斯的眼神,却和村长大为不同。钮尼斯看着女海盗的大胸,咽了口口水。心里想道“她明明,这么大的胸,怎么会是一朵带刺的玫瑰呢?”

    羽洋趁巴巴罗萨后退,提剑补刀。半路却杀出剑客信。羽洋似乎看不见信的攻击一般,继续向前。就在信以为自己得手时,突然,一只乌龟出现挡住了这一剑。而这只乌龟乌龟,就是钮尼斯的通灵兽,流沙。可这时,一波又起,梅维斯甩手飞出三枚银针,射向羽洋的太阳穴。羽洋依旧不管银针,只管向前冲。而下一刻,就看见银针被钮尼斯的“具象术,弹丸”打落。

    这一套配合打下来,看的村民和海盗们瞪大了眼睛。尤其是羽洋对同伴的无条件信任。他能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安慰交给钮尼斯和时景安。这一点,非常难得。

    最后,羽洋终于来到巴巴罗萨面前。巴巴罗萨面带怒色,高举斧头说,小子,就算你冲到我面前,又能怎么样?!

    然后,一斧劈下去。羽洋立即双剑格挡,才勉强抵住。

    时景安说,这卖萌的红胡子,还真厉害。然后,希尔顿.信拦住了想要支援羽洋的时景安。而钮尼斯则挡在了想要暗箭伤人的梅维斯面前。

    时景安觉醒了能力后,经常练习自己的“云雾能力”。因为时景安的脑洞,所以他已经开创了几个“招式”,这次正打算实战一次。

    而钮尼斯那边,完全占上风。因为梅维斯的银针,对钮尼斯来说毫无威胁。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