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岛联盟大会即将开始,各国首脑陆陆续续到达东盛岛。而这次大会,其中一个人物最万众瞩目,他就是千岛联盟盟主国国王,逢斯坦德.鸿蒙均。一个被称为最接近神的存在的人。

    大会开始的前一周,鸿蒙均登上东盛岛地面。东盛国国王查理三世立即亲自迎接,疏通道路。大路被东盛岛岛民围的水泄不通,所有人都想一睹“神”的模样。

    鸿蒙均是混沌岛斯里兰特国国王。斯里兰特国号称兰德洲第一军事强国,也是五洲寥寥几个海、陆、空三军兼备的国家。除此之外,国王鸿蒙均实力足以攻破一个中等国家的边防,再加上他手下三个怪物般的三大元帅。所以,在斯里兰卡加入千岛联盟前,兰德洲常常流传一句话。

    “宁愿和千岛联盟为敌,也别去招惹斯里兰特。”

    围观群众们,看到鸿蒙均的样子时,都大呼奇特。鸿蒙均一头银发,头发上插有发髻,身穿长袍,老态尽露。而皮肤却嫩出水来,好像一二十的年轻人。表情随和,没有“神”的架子。不时的对群众们笑笑。而他身边的查理三世一脸威严,脸上生着横肉,看起来趾高气扬。两人并排行走,气质立分高下。

    到了那不勒斯宫,鸿蒙均作为上宾被接待。宫殿外大道,被铺上一条红毯。两边分列士兵,身穿戎装,手提长枪。就在这条红毯路快走完时,突然,一个士兵从鸿蒙均右侧冲出,提剑刺向鸿蒙均。这一招,快如闪电,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可鸿蒙均连头眼睛都没眨一下,就看见刺客飞了出去。撞在百米外的围墙上,口吐鲜血。

    这时,侍卫们才反应过来,冲过去抓住刺客。却发现刺客嘴角流出黑血,明显中毒身亡。然后,侍卫长唐尼捏开他的嘴,看到两半已经被咬开的蜡丸。

    唐尼说,他一击不成,已经咬开口中蜡丸服毒自杀了。

    查理三世在鸿蒙均身边,看的最清楚。“刚才,鸿蒙均明明什么都没做,士兵就已经飞了出去。他究竟是怎么办到的?这就是“神”的力量吗?”

    鸿蒙均开口说,陛下,你这个见面礼真是惊喜。

    查理三世回过神,惊慌失措的说,卫兵!给我查!千岛会议,居然能有刺客混进来!侍卫长唐尼,你是不是想掉脑袋了?

    唐尼伏在地上,一句话不说。侍卫们都了解,查理骂够了,气消了就行。但这个刺杀事件,的确是极其恶劣的影响。

    鸿蒙均打断查理三世,面带微笑说,陛下,刺客若想要混进来,方法有很多种。这一路上,我只碰到一个刺客。这个叫唐尼的年轻人,护卫成果还是很令我惊喜的。

    查理三世尴尬的陪着笑,跟着鸿蒙均一起进了宫殿。

    三亚村,羽洋双剑对大斧,打的险象环生,有几斧头甚至擦着他的皮肤划过。而这,全部归功于羽洋高超的感知术。羽洋伸手取出“食指金羽”,射向巴巴罗萨。巴巴罗萨看起来笨拙,反应却极快,架起斧头拦住金羽。然后,巴巴罗萨就看见斧头后面飞出一只全身赤红的鸟。

    火凤猛地一啄,快如利剑。巴巴罗萨侧头避过,火凤夹住他的胡子,夹得巴巴罗萨大声喊痛。然后,羽洋双剑平行,从左至右砍向巴巴罗萨小腿。

    然后,巴巴罗萨大斧发出黑色光芒。然后,就看见一只巨大的鳄鱼出现在巴巴罗萨脚边。鳄鱼猛甩一下尾巴,像铁棒一样挡开了羽洋的剑。然后张开大嘴,扑向羽洋。

    羽洋急忙后退,心想,这家伙,召唤兽为鳄鱼吗?如果是通灵兽的话,就棘手了。

    时景安和信对战,心中窃喜。

    “这货,看起来文文弱弱,战斗力不怎么强嘛”

    然后,时景安双手环绕一团雾气,开口说道,“雾气弹”。活音刚落,雾气打出一团,冲向信。信举剑一砍,将雾气弹劈为两半。然后时景安连打十几拳,信也连劈十几剑,全部躲过。

    时景安微微一笑说,这只不过是最低阶的招数,你破了就能骄傲吗?

    信面无表情的看着时景安,眼神像看傻逼一样。

    时景安知道,自己的“云雾能力”,其实攻击力极弱。要想增强攻击力,只有利用和合术。师傅曾经说过,“和合术能用在一切具体存在的物体上”时景安心想,“为什么我的云雾上不能用上和合术。具象术我不会,和合术我还不会吗?”

    想到这里,时景安大喊,“青.雾气弹”。然后果然,一道青色雾气打出。信依旧一刀切的破了,却明显感觉到,这一招比刚才的雾气弹,无论是速度还是硬度,都有明显提升。

    接着,时景安打出“橙,雾气弹”。这次信只有招架之力。然后橙色雾气弹连番射出,信再也反应不过来,连中三发,倒在地上。

    信站起来说,你....,是神赐者吗?

    时景安说,我还以为你是哑巴。嗯....,没错,我就是神赐者,能力是云雾。

    这时,旁边的巴巴罗萨听到,两眼放光说,这么神奇!

    可信却接口说,云雾能力,怪不得攻击力这么弱。然后,信横起剑说,接下来,我就不会让你了,神赐者。

    然后,信双手握剑冲了过来。时景安嘲讽说,你跑的也太慢了.......,我靠。

    时景安之所以说我靠,因为他现在很惊讶,而他惊讶的缘故是。时景安看到四个一模一样的信,手里拿着剑,冲向自己。

    梅维斯和钮尼斯对打几招后,意识到自己和对方的实力悬殊。但是,她发现了钮尼斯的另一个弱点。

    钮尼斯出手,处处留手,而且,眼睛常常往她的胸和屁股上扫。目光大胆又猥琐。梅维斯身穿水手服服,领口扣子没有扣上,很有制服诱惑。

    然后,梅维斯故意向下解开第二颗扣子,取下帽子,披散头发。这下看的钮尼斯眼球都要瞪出来,看着她的沟,一心想要掉沟里。

    接着,钮尼斯就感觉右臂酸麻,原来右臂中了三针。这一下,叫钮尼斯清醒不少。钮尼斯说,这针上!有毒!?

    梅维斯说,你的右臂,今天一天都别想有知觉了。说完,梅维斯一套连踢踢得钮尼斯眼冒金星。一个渔民看钮尼斯挨打,冲上去想要帮忙,却被梅维斯两腿夹住脖子,然后扭断。

    钮尼斯目露凶光,对梅维斯说,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