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库伯在里维拉宫餐厅里,坐在高背椅上,手拿刀叉,正在切面包。身边还放着一杯红酒。

    突然,大门被打开,铺着白布的长桌对面,一个瘦高的厨师站在门口,手里端着一盘菜。然后,厨师走到库伯身边,将这道菜放在他面前。

    接着,厨师右手一晃,变为一把餐刀。厨师慢慢的把库伯面前的牛排切为大小相同的小块。

    库伯看着厨师的黑眼袋说,科博公爵,你的这个能力,真的就是为厨师而生的。

    科博说,不过,死在我的能力下的人,也不在少数。

    库伯问,其中也包括你的师傅,林贵尼大厨?

    科博说,师傅他是百年一遇的天才厨师,可他对美食的追求,因为他所谓的的怜悯还未达到极致。我杀了他,完全是我们师徒立场不同。

    库伯没接话,尝了一口牛排问,公爵,这个烤牛里脊,口感嫩到极致了,你怎么做的?

    科博说,这道菜,陛下以前尝过的,我只不过精进了食材品质。

    库伯好奇的问,这道烤牛排,用的牛里脊,和普通的牛里脊有什么不同吗?

    科博说,美食的极致,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对食材的追求。牛身上最嫩的肉,就是里脊。而这块牛里脊,是牛身上痛苦的绽放。我先将活牛的里脊切下,然后牛的伤口会再次生出新鲜的里脊,接下来再将这新生的里脊割下。而且,这整个过程,不能给牛打一点麻药,否则会影响肉的口感。所以,陛下您现在吃的里脊,就是这么来的。

    库伯忍不住咳嗽了一下,接着说,公爵。你的师傅,林贵尼伯爵,有一个原则就是迅速杀死动物,减少它们的痛苦。为什么你会.....。

    科博微笑着说,所以,这就是我的师傅执迷不悟的地方。他不明白,这些动物,仅仅是食材,他们的使命就是为了成为美食,它们的灵魂,会因为成为美食而升华。

    库伯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感觉口中的美食,多了几分沉重。

    接着,科博打破沉默说,陛下,还有一个消息要告诉您。我们埋伏在东盛岛的卧底报告,昨天,就在那不勒斯宫前面,鸿蒙均遇刺了。刺客伪装成列队的侍卫,就在离鸿蒙均一米远的地方用剑刺杀。可那个刺客却瞬间被鸿蒙均震开,丝毫没有伤到鸿蒙均。

    库伯拿起手帕擦擦嘴说,你去取信鹰,我要给青黎传信。

    此时库伯心里清楚,除了青黎,没有第二个人这么无脑,这么冲动。仅仅靠一个刺客,就想要了鸿蒙均的命。这一点,库伯想都不敢想,因为成功概率为零。

    科博倒了一杯红酒,转身离开餐厅,要去找信鹰。

    而此时的青黎,正在宫殿里来回踱步,他想不明白,刺杀为什么会失败。

    “我派去的人,是从一百个勇士里挑出来出剑最快的。在此之前,他为这次刺杀模拟了无数遍。我为了让他站在列队士兵里,也花费了无数金钱。为什么还会失败,难道,鸿蒙均真的是“神”一般的存在?”

    然后,青黎就收到了库伯的信鹰。青黎取下信封,打开信件。

    “青黎老兄,你策划的刺杀事件,我已经知道了。鸿蒙均是神赐者,一般剑客根本进不了他的身。这一点,我再清楚不过。虽然他是个满头白发的人,却千万别被他的外貌欺骗。他的实力,足以攻破一座岛国。所以,请青黎兄千万别轻举妄动。你也一定放心,鸿蒙均就算是神,也别想拦住你我的大业。”

    青黎看的激情澎湃,心里更加佩服库伯成就霸业的枭雄气概。

    镜头一转,三亚村里,时景安看着四个信,手足无措。面前的这四个信,相貌一模一样,可动作却是四个独立的人。

    四个信将时景安围住,时景安体术底子薄弱,根本招架不住。很快就被其中一个信砍中左肩,那一瞬间,时景安心想,我靠!这下胳膊要被卸下来了。

    可接下来,时景安却毫无感觉。低头一看,长剑穿过了自己身体。时景安反应过来,挥出一拳,打中对方脑袋,却也穿透了过去。

    时景安心想,原来这些都是幻影,我还怕它弄甚。然后,时景安使出“云拳套”,将云裹在双手,附上橙色剑气,就像一个圈套一般。接着,时景安挥起拳头,迎着对方的剑刃打过去。

    突然,时景安面前,流沙突然出现,然后听见“叮”的一声,流沙替时景安挡住了对方这一剑。时景安大吃一惊,这一剑,为什么是实体?

    流沙被打到地上,怒道,四个人里面,有三个是幻影,剩下一个是实体,你都看不出来吗?清煞果被你吃真是白瞎了。

    时景安被说的哑口无言,一肚子怒火无处撒。但他知道现在可不是发火的时候。

    流沙说,这家伙,用的应该是天赋术,能够利用精神力制造幻影,迷惑敌人。

    时景安这才想起来,以前,戴肯老师曾经讲过天赋术专题。不过那几天,因为自己熬夜打猎,所以一直在打瞌睡。

    不过时景安知道,既然是幻影,那和实体,一定是有区别的。

    时景安大笑着说,哈哈,我发现你了,你就是这一个。然后随手一指,指向其中一个信。可四个信对他的空城计都无动于衷,场面尴尬到失控。

    时景安说,没想到,你居然看出我的计谋了。流沙在一边,非常不愿意理这个傻逼。

    接着,时景安悄悄对流沙说,我现在有个办法,需要你的御水术。.......。

    流沙听了时景安的计谋,点点头,发动御水术,从外面的海里引来海水。

    然后,时景安全身上下冒出雾气,浓雾渐渐的将四个信包裹在一起。接着,流沙使出“祈雨”。海水飘到天空,变成一颗颗雨水,落到地上。

    时景安微微一笑说,就是你了。然后,云雾瞬间变为橙色,将其中一个信紧紧裹住。只露出一个头。

    信在云雾里,双手双脚都被缠住,动弹不得。时景安对流沙说,多亏了你的大雨,要不然真的分辨不出真假。

    流沙说,看样子,你还有点脑子嘛。你先依靠大雨穿透幻影,发现了其中的实体。然后用云雾能力将其捉住。不过,云雾原本就摸不着,为什么你能将云雾实体化?

    时景安说,我先将云雾压缩一百倍,然后再附上剑气,就能将云雾变成一张结实的大网。

    流沙不由得惊叹说,这一招真厉害。

    时景安得意洋洋的说,@#¥%……&*。(此处自夸省略一百字)

    流沙后悔的想,我就不该夸他。

    接着,村民们冲出来,用绳子将信牢牢绑起来,开始商量接下来怎么处置。

    另一边,巴巴罗萨和他的鳄鱼,两个都是重量级。羽洋招架不住,从窗户跳进路边一间木屋里。

    鳄鱼可怕的咬合力在墙角咬开一个洞,然后巴巴罗萨将手放在洞里,用力将这间屋子掀开。这怪力吓得附近的村民没有一个敢靠近的。

    羽洋呆在屋里,瞬间看见屋顶四壁消失不见,也愣了一下,然后急忙躲过劈来的斧头。

    现在,羽洋不停地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句话。

    “羽洋!现在,如果你心生恐惧的话,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