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猪撞飞了梅维斯后,时景安觉得全身一软,瘫倒在沙滩上。

    无论是聚散术还是召唤术,甚至是清煞果。其基本的运作能量都是精神力和体力。时景安在召唤出驭兽野猪王后,就已经耗尽了精神力以及体力,所以昏了过去。

    沙滩上,野猪王正撒欢跑。海边长了不少木瓜树,野猪王将木瓜撞下来,然后欢喜的大吃。时景安躺在钮尼斯身边,钮尼斯看着昏睡的时景安,缓缓地开口说,小王孙,你现在,真的很强了呢。

    可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

    红胡子海盗团,三大战力里,还有一个最强的巴巴罗萨未倒下。而此时,时景安和钮尼斯都已经没法帮忙。所以,这次剿匪大战,胜败的关键就是羽洋和巴巴罗萨这一战。

    羽洋清楚巴巴罗萨破坏力惊人,于是将他往三亚村外引。三亚村的海滩上,长了很多椰子树,棕榈术。羽洋一路逃跑,巴巴罗萨举着大斧,将脖子粗细的椰子树一斧砍断。

    然后,羽洋反手握剑,喊道,“具象术,蓝月刀”。接着,羽洋在剑上附上蓝色剑气,然后将剑气甩出。剑气逼到巴巴罗萨面前,巴巴罗萨举斧一挡,剑气被轻而易举的弹开,却削去巴巴罗萨右颊的红胡子。

    巴巴罗萨低下头,看了一眼被削下去的胡子,愤怒的眼珠都红了。大声说道,小子,这可是我引以为傲的红胡子,它就像一件完美的艺术品,你居然把它破坏!我一定会用这把旋风斧,取下你的首级。

    然后,巴巴罗萨握住铁斧柄下面的铁环,猛地一拉,从铁斧柄里拉出一根铁链。接着,巴巴罗萨拉住铁链,举过头顶,用力旋转。巴巴罗萨的鳄鱼,一看到主人用这一招,转头就跑。

    铁斧越转越快,渐渐的在沙滩上飞沙走石,形成一个巨大的龙卷风,就连天空中的火凤也不敢靠近。

    突然,几道风刃劈中羽洋,在他身上划了几个大口,鲜血流了出来。羽洋急忙后退,心中大吃一惊。

    “这就是铁斧形成的风刃吗,要是再靠近几步,只怕脑袋都要被砍下来了。”

    巴巴罗萨见羽洋后退,将铁斧一收,立即追了上去。

    羽洋跑了一会,突然看见前面的沙滩上,躺着钮尼斯和时景安。羽洋知道,自己不能再后退了,要不然时景安和钮尼斯就危险了。

    羽洋下定了决心,转过身,正对着巴巴罗萨。

    巴巴罗萨接着旋转起“旋风斧”,放肆的大笑说,小子!你怎么不跑了?是想乖乖死在我的斧头下了吗?

    羽洋看着巴巴罗萨的“龙卷”,冷静的在心里分析。

    “他的这一招,只有靠近风暴中心,也就是他的身体才能破解。可这狂风范围极大,以我的弹跳力根本不能一步跳到他的身边。火凤又根本载不动我,不能带我从空中攻击”

    羽洋还在一筹莫展,巴巴罗萨的龙卷却已经形成。很快,巴巴罗萨身边的椰子树、棕榈树都被摧毁,然后被卷到天上。羽洋使出具象术打过去也完全是石沉大海。

    眼看龙卷威力越来越强,羽洋却不能后退一步。羽洋看着手里的金羽毛,一甩手,将五根“金羽”全部抛射了出去。

    然后,就听见“叮、叮、叮”三声,五根金羽里三根被打飞,却有两根突破外围,射向巴巴罗萨。巴巴罗萨右手正在制造旋风,却将左手一抬,稳稳地接住这两根羽毛。羽洋能看的清,那两根金羽里,一根是食指金羽,另一根是中指金羽。

    羽洋拔出双剑,想要抵挡风刃,却因为不能判断风刃方向,身上增添了几个伤口。

    风速越来越快,正在羽洋感觉到绝望时,巴巴罗萨手里的“中指金羽”突然发出光芒。接着,一只全身赤红的大鸟出现在羽洋面前。

    羽洋纵身一跳,跃到大鸟背上,大鸟轻而易举的把羽洋带上天空。羽洋看着这只鸟,觉得和父亲的赤炎很像。羽洋说,我就叫你赤焰了,赤焰!带我靠近那个红胡子。

    然后,赤焰穿过龙卷,带着羽洋来到巴巴罗萨正上方。羽洋跳下赤焰,双剑交叉大喊道“十字火焰斩”。然后,双剑发出红光,砍向巴巴罗萨的头。

    巴巴罗萨将头一偏,双剑劈中他的胸口,又削下他右颊一把红胡子下来。

    巴巴罗萨感觉到胸口一阵剧痛,一低头看见胸口两道剑痕,鲜血淋漓。而更叫他生气的是,自己被削下的胡子。

    现在,巴巴罗萨已经没力气再使出一次“龙卷”,但他还有一只驭兽鳄鱼。

    巴巴罗萨吹了一声口哨,鳄鱼摆动着尾巴冲了过来,张开骇人的大嘴扑向羽洋。

    羽洋长剑砍向鳄鱼的皮肤,却像砍在铁盔甲一样毫无效果。这只驭兽鳄鱼,皮肤极其坚韧。羽洋看着鳄鱼的眼睛,右手虚张,凝聚精神力喊道,“具象术,针”。然后,红色的针形具象术打出,射向鳄鱼的眼睛。

    鳄鱼急忙闭上双眼,不断挣扎。羽洋乘机一跃,压到鳄鱼身上,两只手合住鳄鱼嘴,将其紧紧钳住。

    鳄鱼的嘴,咬合力极其惊人,张开的力量却极其小。所以羽洋轻而易举就能钳住鳄鱼嘴。鳄鱼嘴张不开,身体又被羽洋压住,再也没了威力。

    羽洋右手握住耶提剑,刺进鳄鱼双眼之间的脑袋里,瞬间杀死了鳄鱼。

    刚刚杀死鳄鱼,羽洋就听见身后的风声,羽洋将头一低,斧头贴着羽洋头发划过。将羽洋后脑勺的头发削断了一截。

    羽洋的耶提剑已经来不及拔出来,于是左手阴火烈剑刺向巴巴罗萨下巴。可刺了一半却被巴巴罗萨用左手紧紧握住。羽洋用力拔剑,剑却纹丝不动。

    羽洋反应极快,右手虚握,喊道,红旋弹。然后,一发脑袋大红旋弹被羽洋打中巴巴罗萨肚子。

    巴巴罗萨喘着粗气,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看着羽洋。他缓缓靠近了羽洋一步,却眼前一黑,一头倒在地上。

    羽洋看着倒地的巴巴罗萨,转过身,走向时景安和钮尼斯。想要把他们扛回村子,却体力不支,倒在时景安身上。

    一个打探情况的村民,看到昏倒在地的巴巴罗萨,急忙跑回村子报喜。

    这次,整个村子都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声。村民们一鼓作气,将剩下的海盗全部抓住,并将他们的停靠在海边的海盗船占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