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渐的,钮尼斯觉得身体能活动了,于是,钮尼斯站起来,将时景安背在身上,搀扶着羽洋,三个人回到了村子。

    村子里众人将三个人当作英雄一样迎接,把他们簇拥起来。羽洋虚弱的微笑着,却被一个壮汉接过手,背进木屋里的床上好好休息。而时景安似乎被热烈的气氛唤醒,睁开眼睛看着大家。

    时景安伏在钮尼斯背上说,我马上要办个烤蛇宴,吃完了再上路。

    钮尼斯悄悄的说,小王孙,不仅有蛇,还有一只大鳄鱼。

    旁边村民听到了这句换,都欢呼起来。“烤蛇宴!烤蛇宴!烤蛇宴!”。时景安也勉强喊了一句,昏了过去。

    时景安再次醒来后,已经是元气满满。时景安跳下床,然后猛地将熟睡的羽洋拉下来,接着冲出屋子。

    屋外,村民们正在打渔、采集水果。他们打算准备一顿大餐。

    这些人一看到清醒的羽洋和时景安,都兴奋的说,“你们终于醒了!烤蛇宴要开始了。”

    羽洋熟睡中被吵醒,火气填满了胸膛。可钮尼斯却递给他一瓶三亚村的啤酒,羽洋接过啤酒,喝了一大口,全身都舒服了起来。

    羽洋有些奇怪问钮尼斯,好像我们两个也就睡了一个小时吧,怎么会恢复的这么快?

    钮尼斯说,流沙送了你们两杯“甘露之水”,作为认同你们两个成为他的伙伴的礼物。

    羽洋喝了一大口啤酒后说,你的通灵兽,还真是挺有个性啊。不过,我听说,人只有在濒死时才有可能看到自己的通灵兽。然后,如果这个人生命力足够顽强,活过来的话,就能够拥有召唤通灵兽的资格。我现在有点好奇,你是以什么样的经历,才获得了通灵兽。

    钮尼斯拜拜手,微笑着说,这种事,不提也罢。

    这时,时景安兴奋的跑回来,身上挂满了无头响尾蛇,背后还拉着一头鳄鱼。

    然后,时景安跑到村子中央,开始生火。接着用树枝,编了一个烤蛇网。然后,将响尾蛇去皮,去内脏,穿进烤蛇网里,放在火焰上方烤了起来。

    烤蛇宴开始了,村长郑重的端着酒杯,来到时景安三个人面前说。

    “多亏了你们,帮我们解决了海盗。以后,三亚村随时欢迎你们!”

    羽洋问道,村长,你们打算怎么处置海盗?

    村长眼神里露出愤怒的目光,说,这些海盗杀害我们的村民。开完宴会,到了正午时分,我们要将他们处以断头刑,来告慰死去的冤魂。

    钮尼斯顿了顿说,村长,依我看,把这些人交给莱奥国政府不更好吗?

    村长听了这话,左手突然握成拳头,砸在桌子上说,莱奥国国王,尼古拉二世,现在一心想要扩张,根本没想要管我们的死活。只怕很快,我们三亚村,就会成为战场了。

    时景安没听到他们的话,自顾自的大吃美食。时景安最喜欢的食物就是水果,偏巧三亚村就是水果天堂。各种菠萝、香蕉、椰子、龙眼摆满了宴会长桌。时景安吃的不亦乐乎,口中不时冒出几股雾气。

    开完烤蛇宴,一行人将时景安三个人送到海边,村长很神秘的说要送给他们三个一份礼物。

    到了海上,时景安看到了原本阴气深深的海盗船,已经被改造成了一艘阳光积极的船。

    船上面的破损已经全部被加固,重新上了一层天蓝色和淡黄色的漆。船身用白漆画上云雾,船头上画上了河童流沙。

    甲板上有一面旗帜,旗帜背景是一团烈火和两把交叉的剑,上面画着一个红鹳的标志,那个标志和羽洋背后的红鹳一模一样。

    时景安三个人三双眼睛都大放光彩,对这个礼物赞不绝口。

    然后,村长说,不过这艘船,还没有名字。

    时景安说,取名字简单,就叫迪奈瑞号吧。

    羽洋强烈反对说,为什么不叫阿卡德号?

    两个人针锋相对,时景安身上冒出阵阵白雾,羽洋背上长剑开始发出青光。

    钮尼斯见状不好,急忙拦在两人中间说,那这样吧,就叫做迪瑞卡德号吧。

    时景安问,可是,这里面没有你的名字啊?

    钮尼斯笑笑说,我无所谓的,再说了,我的姓里面也有一个德字。

    时景安点点头,表示赞同。而羽洋也不再说什么,算是默认了。

    然后,村里人送了时景安三大麻袋水果,送了羽洋两大箱啤酒,送了钮尼斯一大筐肉。

    三个人知道,现在村里百废待兴,很是贫瘠,这些东西本不该要,但村里人都一窝蜂的把这些东西往船上搬,拦都拦不住。

    这时,村长抬头看看太阳说,到正午了,该处死那些海盗了。公子,很抱歉我们不能送你们了,告辞。一路上小心。

    然后,村里的人跟随着村长来到村子东侧的海滩。海滩上往里一百米有一块石壁,这块石壁属于戴斯山的一部分,被三亚村村民称为罪恶之石。村里只要有犯了大罪的人,都会被绑在石壁上,然后再正午时分再将他们处死。

    时景安三个人对处刑不感兴趣,他们就上了船准备出发。时景安看着这么大的船说,这艘船至少可以生活三十人吧,就我们三个人真是太浪费了。

    钮尼斯说,不算浪费,以后找到了陛下和王子,还有时雨公爵。这艘船就不会显大了。

    时景安点点头说,也有道理哦。

    三个人正打算起锚,突然看到海上开来一艘巨大的船。

    那艘船,足足有羽洋他们的船的十倍大,船身全部是铁皮做成,甲板上隐隐约约能看见一排手里握枪的士兵。

    船越来越近,羽洋突然发现了船上的旗帜。

    那个旗帜上,是一个标志。就像一个倒放的“Y”。羽洋作为一个在莱奥国长大的人,很轻易就辨认出来,那个旗帜是莱奥国的国旗。

    在那条船的船头,站着一个身穿蓝白条纹相间的大风衣,脚上穿着黑色的靴子的人。那人迎风而立,看起来很是潇洒。

    突然,那人两手一张,然后海水突然升起,变成一只水型的巨龙,巨龙的身体,丝毫不比那个军舰小。然后那人用力一跃,跳到水龙头上,稳稳地站了上去。水龙就像有生命一般,猛地往前一冲,瞬间把那人带到岸边。水龙拍在岸上,变成一道巨浪,巨浪拍到迪瑞卡德号甲板上,无情的将时景安三个人淋了个落汤鸡。

    时景安惊讶的张开了大嘴,说,喂喂,钮尼斯,羽洋,这也太帅了吧!

    那个人下巴上长着络腮胡子,黄色的头发坚硬如铁,每一根都直直指向天空,双眉如锋,双眼细长,看起来很有英气。

    那个人的目标,明显是石壁上,正要行刑的三亚村村民。

    时景安和钮尼斯对视一眼,都放弃了立即出发的念头,跳下船要去看那个帅倒爆炸的人。羽洋原本没兴趣,却也没办法,只好跟着时景安钮尼斯下了船。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