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凯森看了时景安一眼,说,我只有一个要求,请你们把我带到东盛岛。至于我的理由,和你们没关系,你们也不需要知道。

    时景安无说,这臭小子,在我们船上还敢跟我们横。羽洋,待会看看海面,要是有鲨鱼来了就把他扔下去。

    瑞凯森倒是一点不害怕说,想把我扔下海?我可是很强的。

    然后,凯瑞森往后撤了一步,右手一推,打出来一发“青旋弹”。时景安微微有些惊讶说,不得了,你小子还会具象术啊。羽洋,下手轻点,不然一会带他见了村长,不好解释。

    羽洋不答话,伸出右手手指。然后就看见指尖闪出一道蓝色圆盘。然后,羽洋说道,“具象术.蓝盾”。接着,羽洋把蓝盾往前一推。蓝盾撞上对方的“青旋弹”,将青旋弹撞的无影无踪。然后,蓝盾撞上瑞凯森,将他撞翻在地。

    时景安坐在一旁说,小子,知道错了没有?叫大哥,我就叫他饶了你。

    瑞凯森性格刚烈不屈,爬起来吼道,剑士!别以为我就认输了!然后,凯瑞森双手举起,抬过头顶,喊道,“青旋炮”。然后,两手往前一挥,不知道扔了个什么东西过来。

    时景安全程围观,吐槽说,喂!小子,你在干嘛?在搞笑吗?你确定你不是扔了一团空气过来?

    可时景安话还没说完,就看见羽洋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砸中,一下子撞到船舷上。

    时景安目瞪口呆说,羽洋,你怎么了?!什么东西打中你了?

    羽洋看着瑞凯森说,你小子,是不是有天赋术?

    瑞凯森说,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反正我是不会输给你的。

    羽洋听了这话,非但没脾气,更是笑了起来说,见到你这种能力,我真的很高兴。正好,我想练练我的感知术。

    时景安这下懵逼了,问道,什么东西啊?什么天赋术?羽洋你又练什么感知术?

    这时,甲板上掌舵的钮尼斯说,小王孙,就像红胡子海盗团里的那个剑客一样,这个瑞凯森应该也是拥有天赋术。这小子的天赋术,应该是利用精神力,制造隐形的具象术。这种天赋术,真是极其稀有。我今天也是第一次见。

    时景安对瑞凯森有些刮目相看说,呦!这小子,还挺厉害的嘛。

    可钮尼斯觉得,真正厉害的人,是羽洋。

    羽洋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敌人,都充满了信心应对。在每一次战斗中来提升自己。他是一个极其了解自己不足的人,而这些不足,对羽洋来说,就是变强路上的路标。

    接着,羽洋开始微闭双眼,仔细感受对方气息流动。

    聚散术中,感知术是难度很大的一种术。而感知术里第三级别“闻识”,是用来感知他人气息,能量,从而辨别方位的一种能力。而这种能力,也是羽洋一直在锻炼的能力。

    瑞凯森没想到羽洋不仅不惊讶,反而是发自心底的开心。瑞凯森两手虚握,使出“青旋连弹”,可羽洋不慌不忙,只是潇洒的把身子一偏,就躲过了他的“青旋连弹”。

    羽洋说,你的这个天赋术很厉害,只可惜你的具象术太弱。我要是没猜错的话,你的具象术应该只是青字级别吧。

    瑞凯森脸有些红,却还在强撑,从腰间取出两把兵器出来。

    时景安一看,这两把兵器一模一样,都是半圆形。正中央安上了一个手柄。外侧看起来锋利无比。

    接着,就看见这两件兵器渐渐的发出青光,然后,两把兵器瞬间消失。

    时景安说,厉害了,将剑气附着在兵器上,也能做到使兵器隐形的效果!

    这次,近身战不比远战,羽洋不敢大意,凝神应对。

    时景安作为一个旁观者,只能看见羽洋在格挡着什么东西,而且不时发出铁骑敲击的“叮叮梆梆”的声音。

    可凯瑞森的这两样兵器,很是古怪。别说隐形了,就是不隐形就很难对付。

    突然,羽洋一个竖劈剑下来。凯瑞森右手举起兵器一挡挡住。然后,凯瑞森左手兵器划向羽洋,羽洋急忙后撤,可身上卫衣却被划了一道大口子。

    接着,羽洋健壮的上半身裸露在凯瑞森面前。凯瑞森看到羽洋胸膛、腹部后,被羽洋身上触目惊心的伤口惊呆了。而羽洋也不放松,一脚飞踹,将凯瑞森踹倒在地。

    羽洋说,与人对敌可不能分心啊。

    凯瑞森爬起来,惊讶的问,你....你身上的伤口,是怎么来的?

    羽洋也不解释,似乎这件事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时景安接口说,这是他今天和红胡子巴巴罗萨对战,不小心受的伤。

    羽洋看着凯瑞森惊呆了的的表情说,这个.....,作为一个习武者,身上有伤痕很正常吧。

    凯瑞森说,大哥,收下我做小弟吧。

    羽洋倒不是显得很惊讶问,你要做我的小弟,那你会干些什么?

    凯瑞森说,我会干所有水手会干的事情,而且我还知道去东盛岛的路,可以做你们向导。另外,遇上敌人的话,我也能帮个忙什么的。

    羽洋说,那好吧,不过说好了,别给我们惹麻烦,也别搀和我们的事情,到了东盛岛,忙你自己的事情就行。

    凯瑞森说,好的大哥,我保证不掺和你们。不过,我想知道,你们这次出海要干什么?

    羽洋双眼一瞪,瑞凯森就不敢再问了。

    时景安眼睁睁看着一个倔强少年变成一个小跟班,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过他不得不承认,论人格魅力,羽洋比自己更强大。不过,时景安还是很欢迎凯瑞森的,多了一个战力和劳力,何乐而不为呢?

    太阳渐渐偏西,瑞凯森换下钮尼斯,上去掌舵,动作看起来很是娴熟。

    夕阳落在海平面上,染红了海水和云彩,这景色美丽无比。

    羽洋练剑练累了,在甲板上,靠着船舷,一边喝啤酒一边看着夕阳。时景安正在厨房里做晚饭。钮尼斯通灵出流沙,流沙使出御水术,形成了一道喷泉。凯瑞森正掌舵,一边看着这祥和的景象。

    这四个平凡的少年,拥有者不平凡的命运,他们背负着与生俱来的使命,坐在这艘船上,正在命运的航线上行驶着。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