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格瓦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他看到自己的“鸟巢”突然被破开。

    只见羽洋站在自己面前,身边还有一只全身红色的鸟。那只鸟,身形如鹰,可头顶却长着一把“弯刀”。刚才在鸟巢里,先是瑞凯森开了一个口子。然后,羽洋的“拇指”金羽突然发出红光,将这只头上长刀的驭兽给召唤了出来。接着驭兽用它的“刀”,羽洋用剑,两人一左一右,将鸟笼破开。

    那只鸟,头上的“刀”的刀背,也都是鲜红的颜色。羽洋说,你的代号叫“拇指”。那你的名字就叫“红刀”了。红鸟听到了这个名字,很高兴的在羽洋身边盘旋。

    不曾想,羽洋突然跪倒在地,一口血喷了出来。瑞凯森看到羽洋上半身的箭,立马明白了,刚才羽洋在鸟笼里,箭头又扎进去一些,现在伤势严重了许多。

    格瓦哈哈大笑说,你以为破了我的“树藤鸟巢”就能有机会打败我吗?也太天真了。然后,格瓦五指张开,往上一指喊道,“藤网”。只见地上的树藤们突然“站”起来,编织成一张大网,铺天盖地的盖到羽洋头顶。羽洋强忍住疼,握紧双剑,喊道“多重半月斩”。然后,就看见十几道半月形黄色斩击打向“藤网”,将藤网划了几十道口子。然后,红刀昂起头,撞向天上的藤网,将藤网撞成一段段小段,散落在地。

    网已经破,瑞凯森提起子午弯刀,冲向格瓦。

    就在羽洋抬着头紧盯着“藤网”时,突然感觉什么东西爬到了自己的腿上。羽洋大呼不好,拔剑就砍,却为时已晚,树藤已经爬到了羽洋大腿。

    羽洋暗自后悔自己不应该中了他的声东击西的计谋。格瓦先是使出大阵仗的“藤网”,将羽洋注意力吸引到空中,却悄悄将树藤从地上进攻,慢慢的爬到羽洋脚边。

    很开,树藤就爬到了羽洋身上,将他的双手牢牢箍住。

    瑞凯森余光看到羽洋被困住,心里更是急切冲到格瓦身边,想要攻击本体来就羽洋。而此时,格瓦已经了解了瑞凯森的隐形能力,所以处处防备瑞凯森的动作。

    格瓦身上披着一层“藤盔甲”,防御力上了一个台阶。然后,格瓦喊道“巨藤拳”,然后,树藤汇聚到格瓦右手,渐渐变成一个巨大的巨人拳头。格瓦挥拳打向瑞凯森,瑞凯森用子午弯刀挡住,却还是被无情的推到一块大岩石上。接着,“巨藤拳”慢慢分散,将瑞凯森牢牢固定在岩石上。

    格瓦对瑞凯森说,没想到华伦斯坦的儿子这么弱,怎么?你服不服?

    瑞凯森倔脾气上来,大喊,“我不服!”。

    话音刚落,瑞凯森就听见羽洋一声惨叫。瑞凯森看向羽洋才发现,原来格瓦操纵树藤,困住羽洋身上箭矢,再度刺进羽洋的肉里,然后慢慢的向外拔出来。

    瑞凯森大吼说,“要不是大哥受了伤,一定将你这些树藤全部砍光!”

    格瓦微笑着不理会瑞凯森,继续折磨羽洋。羽洋咬紧牙忍住,尽量不叫出来让瑞凯森担心,可剧烈的疼痛最终还是使羽洋昏了过去。

    然后,格瓦对瑞凯森说,小子,如果我把它身上那三支箭拔出来的话,他极有可能会流血过多而死。所以,我想问问你,你到底服软了不服?

    瑞凯森这下不愿再逞强,急忙说道,“我投降了!你能不能放过他?”语气里还带着一丝哀求。

    格瓦说,我可不敢杀你们,要不然船长一定不会轻饶我。不过,如果我把你带给船长,他一定会很惊讶的。

    然后,格瓦默念咒语,双手一拍,通灵出一个树藤编成的人形怪物,这个怪物空洞的双眼看起来很是可怕。而且这个怪物看起来动作缓慢,傻傻笨笨的。

    格瓦说,树妖,把他们两个带上,跟着我去见船长。

    树妖缓缓地说,是.......。然后两手抬起来,手臂上开始生出树枝,树枝蔓延到瑞凯森和羽洋身边,将两个人牢牢捆住。然后,树妖一手一个,拎着两个人跟在格瓦背后。

    树妖刚转身,突然,背后红刀扑下来,一下子撞断了他的右臂。树藤捆着羽洋掉在树妖脚边。树妖缓缓回头,嘴巴一张,一根软藤从嘴里伸了出来。这根软藤速度极快,而且非常灵活。软藤在空中追赶红刀,红刀在空中左躲右闪。树妖看追不上红刀,嘴里伸出第二根树藤。两根树藤一前一后,终于将红刀捉住。树妖捆起红刀,往地上狠狠地一摔,然后就看见红刀化为一到红光,消失的无影无踪。

    树妖看红刀不见了,也不管它,看着地上的断臂,摇摇头。右手再次重新生出手臂,将断臂捆起来。然后,跟在格瓦背后,爬上了山。

    瑞凯森被树妖带着翻过大山,看到那宫殿和房子,瑞凯森也觉得特别漂亮。进入大门,到了围墙里,看到路的两边种着各种各样的柳树杨树。还有一条条河道错综复杂,流过这片建筑。

    最后,瑞凯森和羽洋被带到了宫殿里,直直往里走,穿过三个门后,到了一间精致的大殿里面。大殿里,正对着门的墙壁上,画了一条青黑色的龙。这条龙,也就是那些海盗头巾上的那条龙。

    大殿里,正对着大门有一把椅子,椅子下面左右两边各有四把椅子。而且每一把椅子的右侧,都摆着一张桌子,桌子上都放了一把鼓槌。每一张椅子后,都分别放了另一把椅子和一个挂鼓。在这些椅子上,都雕刻了不一样的食事物。比如格瓦的椅子上就雕刻着树藤。

    瑞凯森心想,原来这就是黑山姆海盗团的基地,怪不得如此富丽堂皇。

    格瓦进入大殿里后,到右手边第四把椅子下坐下,然后拿起手边的木棒,敲了一下后面的挂鼓。不一会儿,一个头戴黑帽,一身帅气黑衣,脚穿黑皮鞋的年轻人从大殿右侧出来,坐到正对着格瓦的那张椅子上。

    那人看起来白净面皮,脸上的颧骨很是突出。

    那人慵懒的看着格瓦说,怎么?格瓦,发生了什么大事吗?大白天的召集大家。

    格瓦神秘兮兮的说,艾弗里,你要是知道了我抓到了谁,肯定会大吃一惊的。

    艾弗里来了点兴趣,说,你抓到了谁?

    格瓦说,现在可不能告诉你,等船长来了再说。

    艾弗里再次把身子瘫在椅子里,说,恐怕船长一时半会是来不了了。今天,艾伊斯国派来使臣,要和我们黑山姆海盗团联手,现在正在会客堂谈判呢。

    格瓦神秘的笑了笑说,看来艾伊斯国的这个“地狱伯爵”库伯,是要干大事啊。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