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弗里看着地上被捆的严严实实的两人,问道,你就是你抓的“大吃一惊”吗?

    格瓦点点头说,就是他们两个。而且,这两个家伙还有两个同伙,我放那两个小子进山了。估计再过一会儿就被奎忠大哥抓来了。

    艾弗里笑着说,你干嘛不直接把他们一网打尽了?还要麻烦奎忠大哥。

    格瓦说,最近奎忠大哥闲的手痒,我故意放进去两个进去给他玩玩。

    地上的瑞凯森听到这话,心中暗暗为时景安和钮尼斯捏了把汗。而他不知道,此时时景安和钮尼斯两人,现在正在苦战之中。

    话分两头,时景安和钮尼斯爬到山顶,已经完全忘记了找食材的事情,不停地催促钮尼斯下山去看看。两人下到半山腰,突然听到上方轰轰隆隆的声音。

    时景安回头一看,吓得眼珠都突出来,急忙拉住钮尼斯往右边跑。钮尼斯看时景安突然如此慌乱,也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看吓得钮尼斯动作比时景安还快。原来那轰隆的声音,是山顶上滚下来的大岩石发出来的。

    时景安说,真倒霉,怎么这么多岩石冲着咱们砸下来,这座山也太不安全了。

    钮尼斯一脸严肃的说,小王孙,这些石块很可能是被人扔下来的,而且那个人的目标就是咱俩。否则为什么这些石头就冲着咱们的方向下落呢。

    时景安觉得钮尼斯的话有道理,也警觉了起来。突然,两个人看见滚滚的落石上,有一个人用这些移动的岩石做踏板,正从山上往下跳,而且速度极快。

    钮尼斯说,这人不像善茬,小王孙,咱们先奔下山。

    时景安点点头,两个人提起气,用自己最快的速度飞奔下山。两人刚到了山下,只见刚才踩着石头下山的人往空中一跳,然后空中转体720,落到时景安两人面前。而和他一起下来的,还有从山上滚下来的石头。时景安和钮尼斯急忙避开,可那人却不躲开。那人微屈膝盖,双手平推,凝神对着滚下来的石头。

    时景安对他大呼,喂!大叔!你不要命啦!快躲开!

    可那人只当充耳不闻。这时,落石已经滚到他面前。

    那人双手发出灰色的光,喊道,“具象术.灰旋弹”。然后,他将灰色圆球打出,正中大石,将迎面而来的第一块大石击碎。

    钮尼斯吃惊的说,小王孙!这人的具象术已经到了“灰”字级别。这可是具象术的第四级别啊,足以破石开山了。

    时景安说,对啊,欧德公爵还有羽村师傅也不过是“红”字级别。

    可落石越来越快,那人干脆空手硬接。将飞来的岩石一手摁住,瞬间制动。然后举起这颗岩石,砸向下一颗飞下来的岩石。两颗石块砸在一起,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然后都碎为数块。

    接着,那人面对着岩石的行进轨迹,用手挡住飞驰的岩石,然后用这颗岩石挡住下一颗岩石。对于这些石头来说,挡住他们去路的这个人,才是真正的岩石。

    那人将所有岩石挡住后,松了口气说,吓死我了,差点被这石头把我们的基地砸坏。

    时景安全程嘴都没合拢,问道,大叔,你知道这些石头是谁扔的不知道?

    那人转过身,正对着时景安说,是我扔的。

    时景安这才看清了他的相貌,这人身材中等,看起来四十岁左右。皮肤蜡黄,两鬓头发特别长。头发上还束着一根戒尺状的东西。而他身上的衣服,袖子上画了一条青黑色的龙。胸前绣了一只骨瘦如柴的小鬼,正在被一只大手追赶。

    时景安吐槽说,大叔,你是不是太无聊?自己扔石头又自己挡。

    那人说,我本来是想扔你们俩的,没想到被你们两个躲了过去。然后我才想到这些石头会砸坏我们基地围墙,这才赶紧来拦住。

    时景安问,大叔,你为什么要砸我们俩?我们跟你没仇吧?

    那人说,我这不是无聊吗?

    时景安一口老血堵在胸口,差点背了过去。

    钮尼斯则抓住重点问道,你说的你们基地说什么意思?

    那人说,哦,这样的。这边一大片房屋是我们黑山姆海盗团的基地。我叫奎忠,是黑山姆海盗团二队队长。

    听到黑山姆海盗团的大名,钮尼斯脑门的汗都要流下来了。对时景安说,小王孙,这个岛,咱们不应该上来的。小王孙,你先逃吧,我帮你断后。

    时景安说,干嘛要逃,这人虽然是海盗,不过看起来不怎么坏。而且就算有危险,我也不肯先逃的。

    钮尼斯说,黑山姆海盗团二番队队长,菲尔勒斯.奎忠,人称“怪童”。他为人性格古怪,像一个不计后果的顽童。据传说,他是个把杀人当恶作剧的最终目的的怪童。而他可怕的不止这些,他的强悍体术和凶恶的通灵兽才是叫人恐惧的原因。

    时景安听了这些也有些发怵,却还是笑着奎忠说,大叔,我们不小心上了你们的岛,就来看看,现在就走。

    奎忠说,这可不行,留下来,试试我的恶作剧怎么样啊?

    时景安看到他眼里的杀气,知道这一战是躲不掉了。时景安后退一步,对钮尼斯说,吹的再厉害,我也要打了才知道传说是不是真的。

    奎忠从地上抓了一把石子,说,“飞石弹”。然后将附上红色“剑气”的石子扔出。射向时景安和钮尼斯。

    时景安两手一推喊道,“流雾!”,然后,一股浓雾从时景安身后出现,猛地吹向石子。可时景安的雾毕竟太过松散,根本挡不住石子。时景安急忙往左一跳,躲了过去。

    流雾继续往前飞,将奎忠裹在雾里。奎忠的视线,瞬间被浓雾挡住。

    时景安趁机拿出银制“银杏叶”,召唤出驭兽野猪王。时景安将手往雾的方向一指,野猪王铆足了劲,冲向那团雾。

    然后,就看见野猪王瞬间融入雾中,消失不见,然后就没了动静。而雾里面,也看不清发生了了什么。

    时景安喝到,“散!”,然后那团雾慢慢消散。时景安和钮尼斯看到了雾里的一幕,瞬间惊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