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着,奎忠右手一张,手心里出现了一枚黑色的圆球,圆球开始不停地旋转。然后,奎忠像扔棒球一样把黑球扔向时景安,口中喊道,“具象术,黑色炸弹”。

    时景安看黑球冲过来,急忙要跑,却被扑过来的钮尼斯一下子压在身子下面。钮尼斯说,小王孙,这种具象术炸弹,根本逃不过去,只有趴在地上,减小伤害。

    话音刚落,时景安就听见头顶上的爆炸声。然后,时景安动了动,发觉身上的钮尼斯根本没反应。时景安慢慢的把钮尼斯掀过去,看到钮尼斯背上趴着流沙。钮尼斯缓缓睁开眼睛,对时景安说,小王孙,你没事就好。

    时景安带着哭腔说,我的确没事,可是你的腿......。

    钮尼斯看了一眼血肉模糊的双腿说,皮外伤而已。这时,流沙从壳里探出头说,就没有人关心我一下吗?

    时景安仔细一看,流沙嘴角都流出血来。时景安这才明白,这个爆炸威力有多么强大。

    经历这一战后,时景安切身体会到具象术的本质。人身体的精神力和体力,就是一种名为炁的存在。具象术就是将炁凝聚到体外。随着具象术凝聚压缩,它的威力和颜色都会发生改变。而到了黑、银、金三个级别后,具象术就像是被压缩的一个炸弹一样。所以金银黑三个级别,也是能爆炸的三个级别。

    流沙笑着对钮尼斯说,虽然挨了这一下,不过能用千佛流光了。钮尼斯一抬头,看见天空中漂浮的水球。

    时景安见过这一招,说,我先帮你们立个靶子。然后,时景安喊道,“迷雾”。然后,推出去一大团极浓的雾,推到奎忠身上,瞬间,奎忠又回到了眼前一片白的世界。

    奎忠生性自大又很喜欢玩,想看看接下来对方会使出什么招数。

    然后,流沙将手往前一挥,水球开始向前射出。接着,钮尼斯双手闪出青橙黄蓝四种颜色,钮尼斯将这几种光注入水球中后,水球变成了光水球继续射出。

    光水球们争先恐后的打进雾里面,将那一团浓雾也打散了。渐渐散去的雾后,奎忠依旧直挺挺的站着。

    时景安和钮尼斯死死盯着他,下一刻,奎忠突然吐出一口鲜血来。

    奎忠用袖子抹了口血说,这一下,打的很痛啊!我要杀了你们!

    另一边,野猪王对战狰。狰原本是通灵兽,拥有一种属性的灵术或巫术,可狰从头到尾都没有用过自己的术。它自信满满,似乎自己只需要用利齿就能咬死野猪王。而事实是,野猪王子弹也打不穿的皮肤,已经被狰咬穿,鲜血流了出来。当然,野猪王也是靠着自己坚实的皮肤,才不至于被咬死。

    现在的野猪王,獠牙断了一根,身上流着鲜血,腿上也是血肉模糊。就像时景安和钮尼斯一样,完全处于下风。

    奎忠的目光变得凶狠了起来,喊道“拟物具象术.黑象”。然后,两手往前一推,推出一道黑气,黑气轮廓就像一只大象一样。大象前蹄一登,甩着象鼻冲向时景安和钮尼斯。时景安背起钮尼斯就躲,黑象刹不住车,撞到两人身后的树上,将一排腰一般粗细的树全部撞到在地。

    然后,奎忠右手往时景安钮尼斯处一指,然后黑象奔向时景安和钮尼斯,气势汹汹。时景安背着钮尼斯,根本跑不快,于是双手手掌一张,在身后放出一团雾气干扰。可时景安没想到,大象的眼睛就是奎忠,而奎忠却能将两人的行踪看的一清二楚。

    时景安一股脑的绕行,突然觉得背上轻了许多,回头一看,钮尼斯已经被黑象卷到了鼻子上。

    黑象将钮尼斯高高举起,就要往地上摔。时景安注意力全部在钮尼斯身上,右手绪上力,就要冲上去。就在时景安跑了一半时,他看到自己左侧飞来一根戒尺,正对着自己的脑门。

    奎忠说,心系队友时也要记得防备不能松懈啊。对于这根飞来的戒尺,时景安根本无法做出反应,大闹完全放空的看着飞来的戒尺。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一个年轻人从天而降,巨大的下坠力将地面震裂。

    那个年轻人先是伸手指了一下那根戒尺。然后,那根戒尺就像被什么东西拉住一样,急速下坠,并将地面砸出一个大洞。接着,年轻人冲向大象,拉住它的鼻子,用力一甩,将大象在空中旋转了180度,狠狠砸在地上。而大象鼻子上的钮尼斯也被甩到空中,正在往地上坠落。年轻人依旧是用手一指,钮尼斯就像一片羽毛一样,慢慢的飘落在地上。

    年轻人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而且速度极快。

    时景安看的张大了嘴,呆到口水都要流出来了,问道,这位大哥,你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年轻人还没回答时景安,就听见奎忠充满了惊讶的声音。

    “辛迪伽特船长!你怎么来了?!”

    时景安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个年轻人居然是黑山姆海盗团船长?”

    这个年轻人,长着一头干净发亮的黑色长发,相貌阳光而有英气。身上的衣服上,绣着一条青黑色的龙,龙身盘旋在整个衣服上。而那条龙的龙头,则趴在那个年轻人胸口。

    钮尼斯看着这个年轻人心想,如果他真的是黑山姆海盗团的船长萨姆.贝勒米.辛迪加特,那他的实力也太可怕了。全身上下居然看不出一点战斗留下的伤痕。反观他的手下奎忠,仅仅脖子上就有一条巨大的刀伤,从下巴延伸到胸口。

    辛迪加特开口说,我是来救这两个少年的。

    奎忠说,船长,这两个少年是闯入咱们圣洛伊岛的不速之客,只怕是千岛联盟派来的探子。

    辛迪加特反问道,万一不是呢?因为你嗜杀的毛病,一番队队长已经说过你多少次了?二队长,我知道你手痒了,不过,这两个少年你不能杀。

    奎忠好像明白了什么说,船长,你不会是......?嗯....,我明白了。

    然后,奎忠说,狰!王子先生已经发话了,那只野猪你也吃不了了,帮我把这两个小子带回皇宫。

    狰点点头,放过已经被咬的半死的野猪王,来到时景安和钮尼斯身边,伸出五根尾巴里的两根,将两个人卷起来,跟在奎忠和辛迪伽特身后,一同往王宫的方向走去。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