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王宫后,时景安也看到了围墙后面的风景,觉得和山那边荒无人烟的景象相差太远。就如同在沙漠里发现了绿洲的那种反差。

    在宫殿外面,街道两旁都是民居,那些民居里不时出来一些平民模样的人,见到辛迪伽特,都称呼他为“王子先生”。时景安看着这些淳朴的平民居然和海盗生活在一起,很是惊讶。

    进入王宫后,不少海盗都在各司其职,见了辛迪伽特,都是一脸开心的称呼他为萨姆船长或者“公子”。时景安看着这一片和睦的景象,觉得和自己想象之中的,刀林剑山的海盗老巢大相径庭。

    不过,最令时景安好奇的,还是辛迪伽特那神奇的能力。

    到了皇宫正中央的宫殿后,奎忠恭恭敬敬的说,船长,蟠龙殿到了。

    然后,奎忠为辛迪伽特推开大门,狰带着时景安和钮尼斯紧随其后走了进去。奎忠对狰说,这次辛苦你了,你先回去吧。话音刚落,就看见狰变为一团烟雾,消失不见了。

    时景安爬起来,一眼就看见地上被捆的结结实实的羽洋和瑞凯森。

    时景安拔出腰间匕首,冲到羽洋和瑞凯森身边就要割开捆在他们两个身上的树藤。格瓦想要拦住时景安,辛迪伽特摆摆手示意他不要拦。

    当时景安切开羽洋身上的树藤,看到他身上的伤后,愤怒的双拳抑制不住的发抖。时景安咬牙切齿的问。

    “是谁?!把羽洋伤成这样的!”

    格瓦从椅子上站起来和时景安对视着说,小子,是我。怎么?有什么问题吗?面对着时景安好像要喷火的眼神,格瓦也不禁有几分发怵。

    时景安冲上去,左手拿着匕首从左至右划过去,格瓦后仰一下躲过。时景安右手白雾拳已经打过来。格瓦双臂交叉挡住脑袋,却不小心撞翻了身后的桌子。羽洋左手握紧匕首,就要刺过去。却不知道,背后地上的树藤已经汇聚为一团,朝自己后脑勺打过去。

    突然,时景安感觉到手里的匕首重如千斤,时景安握不住,匕首一下子掉到地上,将地上砸开了一条裂缝。同样的,时景安听见身后的树藤也坠落到自己背后,发出一声巨大的声音。

    时景安和格瓦已经明白,出手的人是辛迪伽特。

    辛迪伽特指着时景安说,你小子,还有格瓦,敢在蟠龙殿里动手,你们两个还是头一次。从现在开始,你们谁再敢动手,玷污我的蟠龙殿。我就叫你们感受一下被一根羽毛压在身上,却喘不过来气的感觉!

    时景安听到这里,已经有些喘不过来气,因为辛迪伽特的气场实在强大。

    接着,辛迪伽特缓缓地说,在这个蟠龙殿,我还是说的算的,嘿嘿。

    然后,辛迪伽特对看热闹的艾弗里说,艾弗里,你带着这个受伤的少年去找丹彼尔。

    艾弗里叫来两个人,抬着担架,把羽洋带回去,然后自己跟在后面走了出去。

    时景安警惕的问辛迪伽特说,你要把羽洋带去哪里?!

    辛迪伽特笑笑说,你放心,我把你的兄弟送去了我们的船医那里。我们的船医丹彼尔,可是号称“海上博士”的天才。

    时景安点点头说,我的肋骨也断了,能不能...,也叫你的船医帮我治治?

    辛迪伽特却说,这可不行,我们船医有个原则,一天只给一个人疗伤。

    时景安撇撇嘴说,这是什么莫名其妙的原则?搞不懂。

    辛迪伽特笑笑说,这个你以后就知道了。接着,辛迪伽特问时景安三个人都叫什么名字。

    时景安自我介绍说,我叫迪奈瑞.时景安。还有刚才那个受伤的人是我的朋友,叫阿卡德.羽洋。

    时景安报完姓名,辛迪伽特猛地抬起头来,紧紧地盯着时景安。

    然后,辛迪伽特从桌子上拿起一把剑,问时景安,这把剑是谁的?

    时景安看了看说,这把剑是我送给羽洋的。

    辛迪伽特又接着问,那你又是从哪里弄来的?

    时景安说,这是我父亲的剑。

    辛迪伽特听完这话,眼神里明显闪过一丝奇怪的目光。然后很快平静下来,问钮尼斯,你叫什么名字?

    钮尼斯平淡的说,我叫欧德.钮尼斯。

    辛迪伽特想了想,突然问道,你认识欧德.景吗?

    钮尼斯察觉到一丝不对,反问道,你难道认识欧德公爵吗吗?

    辛迪伽特说,艾伊斯国五大伯爵里的欧德.景我当然听说过了。

    钮尼斯点点头说,欧德.景是我的师傅,也是我的义父。

    辛迪伽特点点头说,原来如此啊。

    钮尼斯看着辛迪伽特,有一种直觉。这个海盗王子,一定和耶提还有欧德两位公爵有关系。

    轮到瑞凯森时,瑞凯森脸色很不对,握紧了拳头质问道,你们!究竟想干什么?!将我们伤成这样,又把我们带到你们的王宫里面?现在又莫名其妙的问我们的名字,你们究竟有什么阴谋!

    辛迪伽特一脸无辜,回过头看着格瓦问道,六队队长,我像是在设一个阴谋吗?

    瑞凯森冷冷的说,别装了,你们海盗,都是凶恶阴险的豺狼!

    此话一出,似乎空气都凝结了。

    突然,一句轻快的话打破了沉默。

    “海盗,的确大多都是些杀人放火的强盗。不过,你要是用这个眼光来看所有的海盗,目光未免太狭隘了吧。在我看来,海盗是向往着辽阔大海的勇士,而不是凶狠的海盗恶魔。”

    然后,就看见一个英俊潇洒,而且带些痞气的年轻人走了进来。这个年轻人,染了一头银色的头发,身上穿着一件随意的衬衫,却仅仅扣上了最下面的两个扣子。坦露着大半个胸膛,露出光滑的皮肤和一道长长的刀痕。

    这个放荡不羁的年轻人一走进来,辛迪伽特就露出欣喜的笑说,喂!罗伯茨,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钮尼斯听到“罗伯茨”三个字,来了兴趣。号称“银发男爵”的痞子海贼罗伯茨,黑山姆海盗团一番队队长,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他是万千少女的男神。对于能够迷倒万千少女的人,钮尼斯一直都很嫉妒。

    罗伯茨说,这次终于碰上了蒙博托的商船,现在船上全部人员已经全部投降,真是解气。

    对于蒙博托这个名字,时景安和钮尼斯不太了解,可瑞凯森却早有耳闻。蒙博托是兰特洲纳西斯国总统,一年前由于暴露了贪污、结党营私等丑闻,被民众赶下台,也因此,纳西斯国被赶出了“七大理事国”,被鞠丽国取代。可赶下台的蒙博托,却靠着政府官员的把柄,成了一个富商。不过,他还是一个口碑恶劣的人。

    接着,罗伯茨看着瑞凯森说,你对海盗有偏见我能理解,不过别把帽子扣在我们黑山姆海盗团头上。不然我真的会生气的,我生气起来,可是很可怕的。

    瑞凯森冷冷的说,就是你们黑山姆海盗团,进攻了我们国家。害死了我的父亲。

    辛迪伽特好奇的问,你家乡在哪里?你是什么人?

    格瓦接口说,船长,你一定想不到。这个家伙就是东盛岛那个皇族大将,华伦斯坦的儿子。

    辛迪伽特听完这话,微微一笑。而罗伯茨却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