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晚上,羽洋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陌生的屋子里。

    屋子里,满是各种昆虫、鸟类、海鱼、的标本。羽洋抬起头,甚至看到了一个人体标本,正在床脚瞪着一双空洞的双眼。

    羽洋转过头,向右一看,看到床头放着一张大桌子,桌子上摞着高山一般的文献、资料、书本。从书的缝隙中传来一道光,羽洋坐起来,看到桌子旁边有一个伏在桌子上的身影。那个身影,极其专注,仿佛一尊雕像。

    羽洋轻轻问了一句,这是哪儿?

    那个身影坐起来,转过头,看着羽洋。

    那是一张饱经沧桑,白发到垂胸的脸。他的头顶一圈,因为聪明而绝顶,可两鬓长着浓密的银发。而这张脸上最奇特的地方,就是他一半青丝、一般银丝的胡子。

    那个老人说,估计你伤已经好了,如果能下地的话就赶紧离开。

    羽洋感觉莫名其妙就赶自己走,却还是强忍着痛,推开门,晃晃悠悠的走了出去。因为羽洋最不希望的,就是自己会招别人烦。

    刚一出门,羽洋就看见蹲在门口的时景安。

    时景安一看见羽洋,惊喜地说,你居然好的这么快!

    羽洋那一瞬间有些恍惚,思绪一下回到了八年前。自己蹲在时景安家门口,时景安一推开门看到自己时的情景。

    羽洋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时景安说,我想看看你,却又不敢进去,只好在门口等着。

    羽洋很好奇,问道,你为什么不敢进来?

    时景安说,那个给你疗伤的人,脾气特别古怪。他每天只给一个人治病,而且除了病人,他不会让任何人进他的屋子。

    羽洋更好奇了,问道,你知道屋里那个老头是谁吗?

    时景安说,我当然知道了。船长老大都告诉我了。里面那位名叫丹彼尔,是号称“海上博士”的神医。他可以说是五洲医学界的传说,特别厉害。你受了那么重的伤,这么快就能下地,都是托他的福。

    羽洋听的更加混乱了,问道“船长老大又是谁?”

    时景安皱着眉头,组织了一下语言,将羽洋昏迷后的来龙去脉都讲了一遍。

    羽洋听完说,这群海盗真是海盗里的一股清流,你口中那位船长老大,我还真想见见。

    时景安拉着羽洋说,我这就带你去。然后拉着羽洋上衣就要走。

    羽洋大喊,时景安!轻点儿!疼!

    辛迪伽特见到羽洋后,打量了一下羽洋。羽洋手上带着护腕,穿着黑色紧身裤。一头帅气的黑发遮住了眉毛。而最令辛迪伽特感兴趣的,是羽洋双眼之中透着的一股想要变强的欲望。

    辛迪伽特见了羽洋说,你愿不愿意加入我们,成为我们的副队长。

    羽洋摇摇头说,不愿意。

    辛迪伽特笑了笑说,你是第一个拒绝的这么干脆的人。

    羽洋的心里,想要打败苏美尔家族,振兴阿卡德家族。自己如果背负了海盗的身份,对于完成最终的目标只能是阻碍。

    三天后,羽洋伤已经痊愈。一番队队长罗伯茨亲自送他们到了海边。

    临走时,罗伯茨问瑞凯森,你们船上有没有大箱子,拿一个下来,我给你一个礼物。

    瑞凯森跑到船上,拿下来一个箱子,那是三亚村村民送给时景安盛水果的箱子。

    罗伯茨让瑞凯森将箱子放在地上。然后,罗伯茨双手放在地上,突然,瑞凯森看到沙滩上飘起一大团沙子。沙子慢慢移动到箱子上方,装满了整个箱子。

    时景安看到这一幕,惊喜的说,一队长,你也是神赐者啊!能力是不是操纵沙子。

    罗伯茨没有答话,表示默认。只见他走到沙滩上,两手一挥,沙子渐渐分层,然后一层层的被拨开。直到罗伯茨发现了目标。

    罗伯茨捡起埋在沙子下面的一个蛋,放在一箱子沙子上面,对瑞凯森说,这就是我送给你礼物。

    时景安在罗伯茨旁边站着,一脸“你TM在逗我”的表情。因为这个礼物真是太随意。

    可瑞凯森却很满意说,罗伯茨,这个,不会是乌龟蛋吧。我最喜欢乌龟了。

    时景安在心里吐槽,“等你看到钮尼斯的通灵兽流沙,你就会知道乌龟有多讨厌”

    罗伯茨说,这枚蛋,是绿达利龟的蛋。动物都有寻根的本能,这一点极其强大。因为圣洛伊岛是一座移动的岛,所以这些绿达利龟就是我们的指针。它永远都会把头朝向圣洛伊岛,有了它指路,你就能再次回到圣洛伊岛。

    时景安不禁问道,那为什么不直接送一只龟多好,送个乌龟蛋,有点危险啊。万一碎了怎么办?

    罗伯茨说,原因很简单,绿达利龟破壳后,会永远追随他看到的第一个人。

    时景安不禁有些羡慕瑞凯森,问罗伯茨,能不能也送我一只这种龟?

    罗伯茨摇摇头说,这些绿达利龟特别珍贵,而且你又不愿意加入我们,不给。

    时景安有些失望,跟着瑞凯森上了船。

    看着圣克罗伊岛越来越小,时景安的不舍之心也越来越强。

    突然,时景安听到钮尼斯的声音。

    “时景安!你快来看看!”

    时景安循声找到仓库,眼前是堆得满满的仓库。仓库的最外面,是一个大箱子,箱子里放的是羽洋杀的那两只鲨鱼和冰块。那一瞬间,时景安感动到泪奔。时景安已经记不得自己已经多久没哭过了。

    时景安边哭边说,这些粮食,够我们吃半年的了。

    当晚,瑞凯森半夜起来上厕所,突然看到夹板上蹲着一个人影。瑞凯森第一反应就是来了敌人。于是躲在船舱后面,悄悄监视着那个身影。

    突然,乌云飘过,月光打到那个黑影上,瑞凯森看到了那人的侧脸,发现那个人是时景安。

    瑞凯森松了口气,走过去问,时景安,大半夜的,你在这儿干嘛?

    时景安听了这话,反应很大,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时景安结结巴巴的说,瑞...瑞凯森,你....你怎么来了?!

    瑞凯森看到时景安这么心虚的样子,心中生疑,突然看到时景安面前的箱子。箱子里是沙子,沙子上是那枚乌龟蛋。

    瑞凯森一下子明白过来说,好啊你,你是不是想让乌龟破壳先看到的是你?!

    时景安看事情败露,理直气壮的说,就算这只乌龟跟了我也没什么,大方点嘛。

    瑞凯森看时景安这么厚脸皮说,你想都别想,这是罗伯茨先生送给我的。

    月光下,静静的的海面的甲板上,两个少年正在斗嘴打架。船舱里,另外两个少年正在酣睡。

    镜头越拉越远,小船越来越小,渐渐的和海水融为一体,再也看不清。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