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时景安几个小子离开圣克罗伊岛后,奎忠看着有些不舍的船长辛迪伽特。

    奎忠问道,船长,你好像对这几个小子挺感兴趣啊。

    辛迪伽特缓缓地说道,那个叫时景安的孩子,很像是过去的我。你还记得他和你对战时说的那段话吗?

    奎忠点点头说,当然记得了,他身为一个弱者,能说出那段独白,很是令我惊讶。不过,船长你不会就是仅仅因为他一句话吧。

    辛迪伽特笑了笑说,你错了,就凭这一番话我就已经对这个孩子刮目相看了。不过,这个孩子带给了我另一个惊喜。

    奎忠问,什么惊喜?

    辛迪伽特说,其实,我的故乡在艾伊斯国。在那里,我有一位好兄弟。我的这位好兄弟,是一个豪爽又霸气的人。那时,艾伊斯国国王还是贝拉格,我和他同为贝拉格身边的护卫。我的这位好兄弟,后来娶了公主,出任公爵,走上了人生巅峰。更可气的是,他还得了一个称号,名叫狮子伯爵。万万没想到,后来我听说艾伊斯国大乱,库伯发动政变,我的这位好兄弟也失踪了。

    奎忠点点头说,我记得那时候你还托付我去寻找他。

    辛迪伽特满面笑容,对奎忠说,你一定想不到!那个时景安,就是我好兄弟的儿子。

    奎忠觉得这事未免有些巧合,问道,船长,你怎么就这么确定?

    辛迪伽特说,格瓦曾经交给我一把剑,说那把剑是他捉来的小鬼的,因为看得出来那把剑不是凡品,所以交给我。我当时就觉得那把剑很眼熟,拔出来后才发现那把剑是我好兄弟耶提的“狂狮剑”。刚开始我以为这把剑是那个名叫阿卡德.羽洋的。后来我在问他们姓名时,那个时景安说自己姓“迪奈瑞”。然后我就问了他那把剑的来历。果不其然,那个时景安就是耶提老兄的儿子。

    奎忠说,那你为什么不把这层关系告诉那小子?说不定你说了这些那小子就愿意上船了。

    辛迪伽特摇摇头说,我本想时景安加入了我们后,我再告诉他。不过既然他不愿意,也就算了。我相信以后我们还会见面的。就是不知道,耶提老兄现在怎么样了?

    此刻的东盛岛,热闹非凡,尤其是港口处,更是人山人海。

    五年一次的千岛联盟大会临近,各国首脑政要纷纷莅临东盛岛。东盛岛东西南北四大港口全部开放,来迎接远道而来的客人。而这一天,东盛岛的东港口,来了一个不走套路的大人物。

    在东港口附近,有一队礼仪士兵,都穿了一身红,站在港口边。突然,其中一个圆脸士兵站久了,想要微微活动一下脖子,突然看到海上游来一条大鱼。

    那条鱼,巨大无比。背上全部是黑色,腹部却是白色。它掀着巨浪,游向岸边。

    那名开小差的圆脸士兵推了推旁边的尖脸士兵,问道,你看看海里那是什么东西。

    那名尖脸士兵往海里看了一眼说,傻逼,那是鲸鱼,虎鲸!亏你还是在海边长大的。

    圆脸士兵说,鲸鱼我肯定认识啊,我问的是在鲸鱼上站着的那个人。

    尖脸士兵又看了一眼,眼睛都直了说,鲸鱼上还真的站着一个人啊!

    这句话惊动了旁边的人,很快,所有人都发现了那站在鲸鱼背上的人。礼仪队长不知道那个人是敌是友,下令士兵们不许轻举妄动。

    渐渐的,鲸鱼越来越靠近,士兵们也看到了那人的装扮。

    那人全身上下一身雪白的制服,头上戴着白色的帽子。背后有一个白色披风,威风凛凛的站在鲸鱼背上。

    这时,礼仪队长拿着望远镜,看清了那人头上帽子的标志。这下,礼仪队长已经完全确认了那人的身份。然后,礼仪队长下令。

    “列队欢迎!”

    不一会儿,鲸鱼已经靠近海岸二十米左右。然后,那人腾空一跃,跳到半空中。就在所有人以为他要掉到海里时,他的脚下突然出现一条巨龙。

    那只巨龙,体形足足能比上一艘巨型军舰。而且全身上下覆盖了一团金黄色的火焰,背上长着一对双翼。那人站在龙背上,身影在火光中若隐若现。

    巨龙飞在空中,一瞬间就带着背上的主人飞到岸边。随之而来的是龙背上的那团烈火。士兵们都目瞪口呆,看着那团火越来越近。可龙飞来后,所有人都没感到火焰的灼热,反而觉得清清凉凉的舒适感。

    然后,那人从龙背上跳下来。稳稳地站在地上。空中那条龙高傲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士兵,消失不见了。

    礼仪队长急忙迎住那人说,布雷德利元帅,欢迎来到东盛岛。我是负责迎接的礼仪官员。

    布雷德利眼睛都没偏一下,说,带路,我要去那不勒斯宫。

    围观群众里,一个圆脸群众说,这家伙也太装逼,架子这么大。

    他旁边一个尖脸群众冷笑了一声说,因为他有这种资格。

    这时,另一个方脸群众说,这位可是混沌岛三大元帅之一。号称“狂龙”的海军元帅。他常常骑着鲸鱼视察海域。而他的那只通灵兽,可是龙系通灵兽里的烛阴龙。有趣的是,那只烛阴龙跟他的主人一样,高冷张狂。不过,他们的确是因为有实力张狂啊。

    礼仪队长弯着腰,打着哈哈跟在布雷德利身边说,元帅,据鸿蒙均陛下说,您和潘兴元帅会一同到,请问,潘兴元帅呢?

    布雷德利垂着眼皮撂下一句,等着。然后离开了港口,由士兵带着,朝着那不勒斯宫的方向走了过去。

    而此时赶往东盛岛的,还有一艘船,名为迪瑞卡德号。

    现在虽然是正午,可时值深秋,海风吹来,感觉很是凉爽。

    瑞凯森在掌舵,时景安在做饭,钮尼斯在时景安身边埋头刷盘子。而羽洋则吹着海风,在甲板上睡熟了。身边还放着半瓶啤酒。

    瑞凯森把握着航向,看着前方的路。突然,他看到前面有一艘军舰。

    那艘军舰,看起来很是大气,明显是背负了重要使命的船。只不过,瑞凯森觉得那艘军舰很是眼熟。

    突然,瑞凯森看到了那艘船上的旗帜。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