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面旗帜,是一面让瑞凯森又爱又恨的旗帜。

    那个旗帜,轮廓像是一朵荷叶,正中心画了一个黑点。曾经,瑞凯森以这面旗帜为傲,可现在,瑞凯森对这面旗帜的感情只有恨。

    那是瑞凯森的故乡,东盛岛兰格列颠国的国旗。东盛岛在地图上,外形就像一只荷叶。而荷叶中心的点则代表着东盛岛地处神通洲中心。

    瑞凯森突然觉得气血上涌,他心里有一个念头,这个念头无论如何也压不下去。

    “真想让这艘船沉入海底。”

    然后,瑞凯森握紧了手中的舵,紧紧跟在那艘军舰后面。迪瑞卡德号也不愧是海盗船,速度很快,渐渐的拉近了两船之间的距离。

    前面军舰上的巡逻士兵很快就发现,后面有一艘奇怪的船。巡逻士兵立即报告了队长,队长拿望远镜看了看后面的船,发现上面没有海盗旗。只不过船身上画了一些奇怪的东西。巡逻队长说,这艘船虽然不是海盗船,不过很是可疑,给我盯紧了。

    很快,两艘船的距离越来越近,渐渐的能够互相看清对方船上的人。

    突然,巡逻士兵发现后面的船转了个头,将侧面对准了自己。接着,就听见轰隆一声响,对方一发炮弹打了过来。这一发炮弹不偏不倚,将军舰主桅杆打断。同时,主桅杆上的旗帜也掉到了海里。这一发炮弹无异于表示对方宣战。巡逻队长立即下令,炮击!

    时景安正在厨房整理鲨鱼,钮尼斯在他旁边洗碗,这一声巨响吓得钮尼斯手一滑,手里的碗掉在地上。时景安和钮尼斯急忙冲出去,看见甲板上还在酣睡的羽洋。时景安上去一脚踹醒喊道,羽洋,发生什么了?

    羽洋睡的正香,突然被踹了一脚,怒喊一句,“操!”然后伸手就把剑拔了出来。对准了时景安就要砍过去,钮尼斯急忙抱住羽洋。

    这时,一发炮弹飞过时景安背后,击中了甲板上的厨房。然后将厨房一角轰了个粉碎。时景安吓得背后出了一阵冷汗,大喊,“到底发生了什么?!”

    接着,又是三发炮弹打了过来,落在迪瑞卡德号旁边的海里,溅起巨大的水花。

    时景安环顾一周,看到炮台旁边的瑞凯森,正点火炮击,对象就是前面的那艘军舰。

    时景安大喊,“瑞凯森!你在干嘛?!我们又不是海盗,你干嘛轰那艘军舰?!”

    瑞凯森冲到舵旁边,开足马力驶向前面的军舰,口中喊道,“那艘军舰,是东盛岛的军舰”

    时景安说话都带了哭腔说,你报仇归报仇,也别拉上我们啊。你去找查理三世啊,你在这跟一艘军舰较什么劲?再说,你打得过吗?

    此刻瑞凯森已经听不下去这些话,只想将这艘军舰击沉。

    可羽洋关注的点似乎很不一样,他脸上露出惊讶又带些惊喜的表情说,瑞凯森,没想到你还会使用这些炮。

    瑞凯森的父亲是兰格列颠国大元帅,瑞凯森很小就在军舰上玩耍,也看过军事演习,所以八岁的时候就学会了开军舰上的大炮。也更别提这一艘海盗船上的炮了。

    而时景安却是一脸生无可恋,知道这次是被瑞凯森坑死了。

    其实那艘军舰,是东盛岛派去接重要贵宾,混沌岛三大元帅的军舰。三大元帅里,空军元帅哈利.阿德诺留守混沌岛,所以并不出席会议。海军元帅“狂龙”纳尔逊.布雷得利,半路上嫌弃军舰太慢,召唤出驭兽虎鲸,骑着鲸鱼一个人先走了。也就有了混沌岛港口的那一幕。所以,现在在这艘军舰上的只有陆军元帅“铁锤将军”约瑟夫.潘兴。而护送潘兴的则是混沌岛“十大上将”之一的乔治.卡特里特。

    很快,迪瑞卡德号上的炮弹就被用完了。

    时景安大喊,你闹够了没!赶紧跑!

    可瑞凯森根本不听,握着船舵驶向军舰。

    时景安冲上去,抱住瑞凯森。然后钮尼斯眼疾手快,握住舵,掉头驶离军舰。瑞凯森在时景安身子下面玩命挣扎,时景安大喊,“羽洋,快来帮忙!”

    羽洋冷漠的看着说,既然这艘船东盛岛的那个混蛋的,那就应该打。

    此时,卡特里特站在船头,紧盯着敌船动向。科特里特一身军装,唯独没有戴军帽,露出非常靠后的发际线。从相貌来看,他已经是一位久历战场的老将。从容不迫的状态叫人很是信服。

    卡特利特发觉,对方已经不再发炮,反而摇摇晃晃的掉头要跑。卡特里特下令,停止炮击,追上去,捉活口。

    卡特里特有理由相信,这群莫名其妙发动攻击的人,肯定和上次刺杀鸿蒙均的人有关系。这下,双方角色一下子反转,变成军舰追,迪瑞卡德号逃跑的局面。很快,军舰就赶上了迪瑞卡德号,从迪瑞卡德号右面慢慢的靠近。时景安感觉到军舰的阴影慢慢的将迪瑞卡德号吞没。

    时景安站起来,放开瑞凯森说,没办法了,打吧。

    瑞凯森也站起来,轻轻说了一句。“大哥,时景安,钮尼斯,抱歉!”说完,就冲向军舰,用力一跃,跳到军舰甲板上。羽洋紧随其后,也跳了上去。

    时景安叹了口气,对钮尼斯说,拜托了,留下来守住迪瑞卡德号。接着也跳了上去。

    时景安冲上甲板后,发现夹板上已经热火朝天的打了起来。

    羽洋两手抬起,握住双剑,冲上士兵群里面。然后瞬间拔出双剑,大喊,“多重半月斩”。接着,十几道紫色半月形斩击被打出来,秒杀了十几个士兵。打空的“半月斩”打向船舷,将铁质船舷打出一道道凹痕。这一招,快!准!猛!,吓得士兵们都出了一身冷汗。

    瑞凯森双手拿出“子午双刀”,握在手中,瞬间将弯刀隐形,然后冲向士兵群。一众士兵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被一把看不到的刀砍得死的死,伤的伤。士兵们都吓得不敢再靠近瑞凯森,围成一圈,和瑞凯森保持好距离。

    时景安也不示弱,挥起拳头,打出“白雾拳”。一团拳头形状的白雾打向士兵,像连环车祸现场一般,将一排士兵推到船舷,最外侧的两个士兵还被挤到了海里。

    就在这时,瑞凯森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