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凯森记得,自己小的时候,家里总会来一个叔叔,和父亲议事,两人常常在书房里半天不出来。令瑞凯森印象深刻的是,那位叔叔稀疏的头发,还有几乎退到头顶的发际线。

    有一天,瑞凯森正在家里玩耍,那时父亲不在。突然,瑞凯森听到敲门声,推门一看是这位叔叔。瑞凯森奶声奶气的告诉他爸爸不在,他就在客厅里等。两个人在客厅里,瑞凯森一直盯着他的头发。童言无忌的说,“叔叔,你的头发好少啊。”

    那个叔叔微笑着,蹲在瑞凯森身边说,是这样的,你刚出生时,我去看你。我抱着你,可你特别调皮,一直揪着我的头发不松手,把我的头发都揪少了。

    瑞凯森至今还记得,那位叔叔叫乔治叔叔。

    瑞凯森呆呆的看着乔治.卡特里特,轻轻的说了一句,乔治...叔叔。

    卡特里特看见瑞凯森,吃惊不小说,殿下,您还在世!?

    瑞凯森说,对,我还在世。这一点,恐怕我那伯父陛下也不知道。瑞凯森面带微笑,语气里充满了讽刺。

    卡特里特说,当年,我们在华伦斯坦大元帅的率领下,打退了黑山姆海盗团。结果,与胜利消息一起传来的,是大元帅被海盗残余势力刺杀的消息。殿下,您当时就和元帅在一起,我们都以为您也......。没想到您还在世,真是万幸,陛下见到你一定会非常高兴。

    瑞凯森说,乔治叔叔,你可能不会相信。父亲他....不是死在海盗手里。而是,死在自己亲哥哥手里!

    卡特里特看着瑞凯森说,殿下,您在胡说些什么!?

    瑞凯森说,我的父亲,文武双全,忠心耿耿。二十年前,东盛岛南侧,越国曾经突袭我国,一直打到皇宫外。是我的父亲,带着皇家军队,打退了敌人的进攻,再后来一鼓作气,灭掉越国。十五年前,大臣卡姆发动政变,派人刺杀查理三世,我父亲力保查理三世,以一人之力杀死六十九名刺客,身上受伤三十二处。十年前,父亲率军跨过死亡之海,远征蟾部洲,大胜而归。那时,父亲受万民敬仰,也遭到了查理三世的猜忌。

    瑞凯森顿了顿,继续说道,直到七年前。黑山姆海盗团进攻我国。父亲不顾重病,受大元帅之职,迎击敌人,包围了国家。却在归途,被他的亲哥哥所派的人刺杀。乔治叔叔,这些,恐怕根本就不是你能想象的到的吧。你不会相信,作为一国之君,表面为国为民。行事却如此阴狠毒辣吧。

    听完这些,卡特里特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这段话是否已经被船舱里的潘兴元帅听到。

    卡特里特说,殿下,我相信这些都是误会,陛下他不是那样的人。我带你去见陛下,一切都会说清楚的。

    瑞凯森听完这话,冷冷的说,就算你不带我去,我也会去的。

    卡特里特看着瑞凯森的眼神,已经知道了他的想法,暗暗下决定无论如何也要捉住瑞凯森。

    瑞凯森说,乔治叔叔,我不想和你打,后会有期。说完,瑞凯森转过身就要下船。可面前,突然跑来一群士兵,拦住去路。

    时景安说,瑞凯森,看样子你的乔治叔叔不舍得你走啊。

    瑞凯森回过头问,乔治,你这是什么意思?

    卡特里特说,我敬仰华伦斯坦大元帅,也相信,陛下不是那样的人。所以,我一定要带你去见陛下。

    瑞凯森说,那就试试吧。不知道,号称我父亲“左膀右臂”的您,能不能拦得住我。

    然后,瑞凯森双手渐渐出现他的兵器,子午双刀。

    卡特里特一看,大吃一惊说,你...,你也和大元帅一样,会隐形的天赋术!不过,你不应该故意叫我知道的,这样,兴许你还能占些优势。你如果是念及旧情而这样做的话,那也太不应该了。与人对战,最重要的就是隐藏优势,一招制敌。

    瑞凯森不耐烦的说,别以为我叫了你几声叔叔,你就可以对我说教了。说完,瑞凯森握紧双刀,冲了过去。

    瑞凯森握紧左手刀,一下子劈了下去。卡特里特侧头避过,接着瑞凯森右手刀横劈过来,卡特里特也不躲避,左手一抬,用一根奇怪的兵器挡住这一刀。然后,卡特里特那样兵器往前一滑,刺向瑞凯森腹部。

    瑞凯森往后一撤,退了三步远左右。

    卡特里特笑着说,不愧是大元帅的儿子,虎父无犬子啊。

    瑞凯森不理会他的马屁,盯着他手里的兵器。那根兵器,大约一米长,共分为三段。最端一段最长,形状为长长的圆锥形。中间一段刚好能用手握住。最后一段最短,却是一小块方形东西,四面分别刻了四张面孔,四张面孔分别为喜怒哀乐。

    瑞凯森说,你手里的兵器,就是兰德洲二十四奇门兵器之一的金刚橛吧。

    卡特里特说,不错,就是金刚橛,不过我还是习惯称呼它为枳罗伽。

    然后,卡特里特一阵风一般扑了过来,手中的枳罗伽刺、劈、砍、削。各种招式层出不穷,瑞凯森一下子只剩下招架之力,使着一对隐形的子午弯刀,不断格挡。

    突然,卡特里特用枳罗伽直直对着瑞凯森面门刺过来,瑞凯森左右手两把刀一合,紧紧夹住枳罗伽,同时将子午双刀现出原型。

    卡特里特反应很快,并不试图拔出枳罗伽,而是左手虚握,喊道,“黄旋弹!”然后猛地推到瑞凯森腹部。瑞凯森一下子被推出数米远,狠狠地撞在船舷上。瑞凯森爬起来,觉得五脏六腑如同被打碎了一般疼。肚子上的衣服被打的粉碎。

    瑞凯森知道,卡特里特的具象术为“灰”字级别,却仅仅用了“黄”字级别对付自己,完全是手下留情。如果卡特里特使出“灰”字级别,只怕瑞凯森腹部会被开出一个洞来。

    而打小兵的羽洋和时景安,却很是轻松,很快甲板上就躺遍了士兵们。

    时景安和羽洋一左一右站在瑞凯森两边,三个人面对着卡特里特站着。一阵海风吹来,预兆着一场即将到来的大战。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