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凯森见羽洋昏倒,第一反应就是挡在羽洋面前。

    刚才扑了个空的野猪王见主人倒下,再次发动了撞击。卡特里特正对着扑过来的野猪王,微微侧过身子,同时右手凝聚了一团灰色“灰旋弹”。直接摁在了野猪王头上。饶是野猪王皮糙肉厚,也被打的口中喷血,鼻子都被打歪了。然后,野猪王化为一道光,回到了银杏叶中。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科特里特也握住左臂,一行血流了下来。接下来,就只剩下瑞凯森和卡特里特对战了。

    而另一边,羽洋和狼人加布的对战很是激烈。羽洋手中有双剑,加布手腕上双刀。两人出招速度都极快,只能看到被笼罩在刀光剑影下的两人。突然,红刀揪准机会,撞上加布右腿,加布右腿一麻,仰天倒在地上。羽洋一剑砍下,却停在加布眼前。

    加布说,为什么不砍下去?

    羽洋将红刀召唤回金羽里。开口说道,这一剑砍下去,我就不配当个剑客了,起来,接着打。

    加布露出微笑说,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说,小子,侮辱人也要有个限度啊。我可不会像你一样手下留情的。

    羽洋做了个无所谓的表情,然后舞起双剑再次和加布双刀对战起来。

    渐渐的,双刀双剑上都发出青光,然后青光变为橙光,再然后变为黄光。突然,羽洋向后一跳,来了个后空翻,然后双剑往甲板上一劈。喊道,“紫地刃”。接着两道紫光沿着两条直线射向加布,沿路将甲板劈开两条裂缝。加布也把双刀劈在甲板上,也打出两道紫光。四道紫光相抵,发出巨大的声音。

    现在,羽洋和加布都觉得,紫字具象术已经是对方极限了。可突然,羽洋双剑的光变为红色。然后,羽洋将左手阴火烈剑剑横在手中,右手耶提剑和阴火烈剑交叉,猛地将耶提剑划了出去。同时,羽洋喊道“具象术.红刃”。接着,一道极细极长的具象术被打出,加布右手用刀挡住,发现右手刀被震出一道裂缝。

    下一瞬间,羽洋阴火烈剑回鞘,双手握住耶提剑奔到加布面前。加布抬起左手挡住。

    只听见“铮”的一声清脆的声音,加布左手刀被劈为两段。

    加布倒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没想到,你的具象术已经到了红字级别。”

    羽洋长剑回鞘,看着脚下的狼人加布说,和你对战前,我的确不会红字级别具象术。不过,人总是会变强的!

    与此同时,卡特里特对战瑞凯森。

    卡特里特看着瑞凯森说,殿下,你知道么?大元帅的隐形天赋术,不仅可以将身体隐形,甚至还能把脚下的一艘军舰隐形。这全靠大元帅浑厚无比的“炁”。你和你父亲,真是差得远了。

    瑞凯森说,乔治!别小瞧人了,总有一天,我一定会超越我父亲的!

    卡特里特叫道,“好!殿下你的志气还是不输大元帅的。”

    瑞凯森说,少对我说教了!然后,将双手摊开,转成一个圈子,将子午双刀扔了出去。子午双刀呈弧形,一前一后飞了过去,两个双刀中,后面的那把刀以隐形形态飞向卡特里特。

    科特里特手里没了枳罗伽,却不躲不闪。眼疾手快抓住那只没有隐形的子午刀,一下子给扔了回去,半路上,子午刀突然像是撞到什么一样,掉在地上。突然!卡特里特感觉后背一阵剧痛,卡特里特回头一看,瑞凯森的另一把子午刀正插在自己后背。

    卡特里特心中一惊,看到自己扔回去的子午刀掉在甲板上,旁边躺着的是自己的枳罗伽。卡特里特疼得脑门已经出汗,咬着牙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瑞凯森说,就在刚才时景安用铁云弹,你用灰旋弹,你们两人对战时。我就悄悄从甲板上拔出了你的枳罗伽,藏在袖子里。在刚才旋转时,我扔出的,不止是我的子午双刀,还有你的枳罗伽。你接住我的一只子午刀,然后击中了隐形的枳罗伽,以为击中的是我的另一只子午刀。可你没想到,此时我的另一只枳罗伽,已经绕到了你的背后。

    卡特里特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说,你很小的时候,大元帅就常常夸赞他有一个机智聪明又有脾气的儿子。现在看起来,还是大元帅最了解你啊。说完这些,卡特里特一下子趴在甲板上,人事不省。

    瑞凯森看卡特里特倒下,跑到船舱里,取出一些急救药物。瑞凯森从小就生活在军舰上,对于找到这些自然是轻车熟路。然后,瑞凯森拔出子午刀,给卡特里特上了药,又包扎好。

    瑞凯森边包扎边说,乔治叔叔,我子午刀上的麻药,药效仅仅只有三个小时,所以我就先走一步了。

    可就在瑞凯森和羽洋打算离开甲板后,突然听到背后传来靴子踩在甲板上的声音。

    瑞凯森和羽洋回头一看,背后是一个腰板笔直,服装挺刮,马靴锃亮的军人。那名军人一头金黄色的短发,上嘴唇长着整齐的小胡子。眼角、额头上长着数条皱纹。

    那个军人说,如果就让你们这么走了,那老夫可是会很没面子的。

    羽洋说,怎么?那你还想拦我们吗?

    瑞凯森放下背上的时景安说,老头,要不要尝尝我的厉害。

    那个军人对瑞凯森说,小鬼,就算是你父亲见了我,也不敢这样跟我说话。华伦斯坦那小子没教过你尊敬老人吗?

    瑞凯森怒了,喊道,你这老头竟敢这样称呼我父亲!

    军人微微一笑说,论辈分,我叫华伦斯坦小子一点也不过。

    瑞凯森右手一挥,将子午刀扔了出去。

    那个军人上半身一侧,躲了过去。然后依旧一脸微笑的看着瑞凯森。

    瑞凯森也笑了说,我这一刀,可不是躲过去就行。

    那个军人接口说,拿的刀,还会回旋吗?然后他把背在背后的右手伸了出来,手上赫然是那把子午刀。

    瑞凯森吃了一惊,瞪着那个老军人问道,你到底是谁?

    那个军人缓缓开口说道,我叫约瑟夫.潘兴。

    瑞凯森结结巴巴的问,你....你就....就是..混沌岛三大元帅之中的陆军元帅,潘兴!?

    潘兴点了点头说,正是老夫。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