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洋第一次看到被吓成这样的瑞凯森。

    瑞凯森对羽洋说,混沌岛海陆空三大元帅,号称兰德洲的三个怪物。就连我的父亲提到他们,声音也会高八度。今天我也是第一次见。不过据我所知,这个陆军元帅潘兴,是个神赐者,而且他的能力是御土术。

    突然,瑞凯森脚下传来一阵慵懒的声音。

    “茫茫大海,上哪弄土?就算他再厉害,叫上钮尼斯,咱们四打一还能打不过吗?”

    时景安说完这句话,试图站起来,却又是一个踉跄坐倒在地。

    潘兴听了这话,笑的脸上又多了几根皱纹。潘兴说道,“年轻人,说话别太绝对,海底不是有土吗?”

    时景安站起来说,得了吧,大爷,大海可有几千米....深呐。

    时景安之所以结巴,是因为,他突然发现军舰周围的海上不断有气泡冒出来,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涌上来一般。

    潘兴依旧一脸微笑说,少年们,永远别小看了神的力量。

    与此同时,潘兴挺拔的背后,一道土墙霎那间横在海面上,如同一座城堡的墙壁一般高高矗立着。接着,时景安感觉到四周阴影面积越来越大。时景安环顾一周,惊讶的眼珠都要瞪出来。只见四周一圈土墙将军舰包围。

    羽洋看到这四周的土墙壁,由衷的赞叹说,这就是神赐者的真正实力啊!

    然后,潘兴双手一合,说,“御土术.海岛瞬生。”然后,四周土墙壁底部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座小型海岛,将军舰向上托出海平面。

    钮尼斯留守迪瑞卡德号,通灵出流沙,将一众攻上迪瑞卡德号的海兵轻松解决,正一个人在甲板上焦急的等着时景安三人。

    突然,钮尼斯看到海上升起巨大的土墙。然后,钮尼斯感到脚下的船突然被抬升。钮尼斯心中一惊,急忙跑到船舷,往下一看,船下面已经变成了一座海岛。

    钮尼斯回过头对流沙说,这座海岛,多半是神赐者的能力。这移山倒海的能力,实在是可怕。

    流沙说,依我看,碰上这样怪物一般的敌人,直接投降吧。或者咱们逃跑,你踩我背上,我背着你游离这片海域。

    钮尼斯不理流沙的提议,而是眼神坚定的说,流沙,你要是怕了我就送你回异界莲塘,我自己去帮忙。

    流沙一脸笑意的说,钮尼斯,自从你遇上时景安后,变化真大,搞得我都不那么瞧不起你了。走吧,一块上。

    而此时的军舰上,时景安三人已经开始反攻。这三个少年,虽然各有各的缺点。羽洋骄傲自负,时景安胆小怕事,瑞凯森脾气很大。可三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不会坐以待毙。

    时景安将云雾压缩,手中出现一个白色云球。然后,时景安喊道,“白雾炸弹”。接着,时景安将“白雾炸弹”扔了过去。潘兴左手缓缓抬起,然后一块泥土悬浮空中飞了过来,瞬间飞到潘兴右手上方。潘兴喊道,张。然后泥土变为片状,拦住白雾炸弹去路,将白雾炸弹包了起来。接着,潘兴轻轻说了一句,“泥土硬化。”然后,原本稀泥一样的泥土,瞬间硬化。

    时景安见炸弹被泥土包裹住,两手一合喊道,“炸!”。

    时景安话音刚落,就听见“砰”的一声闷响。然后就看见包裹在炸弹外面的土层产生裂缝,接着慢慢剥落,一片片掉在地上。

    白雾炸弹明显对对方无效,可时景安依旧双手连扔数发炸弹。潘兴也“云来土挡”,将炸弹用泥土硬化一一包裹。

    潘兴说,小子,你这一招,对我可是根本毫无威胁。你为什么如此执着?

    时景安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看着面前的潘兴。

    潘兴好奇的问,你在笑什么?

    就在这一刻,羽洋突然出现在潘兴右侧。双剑发出耀眼的红光。羽洋大喊道,“红雕歃血”。然后双剑砍下,红光并起,红光隐隐如同一只大雕模样。大雕笼罩在双剑之上,扑向潘兴右肩。潘兴不慌不忙,右手往上一翻说道,“土之盾”。

    然后,一大团土从军舰旁飞来,接着瞬间变成一块盾牌的模样,厚约一指,而且上面还有着祥云花纹。

    羽洋的“红雕”撞上土之盾上,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羽洋的双剑也扎进土之盾里,根本拔不出来。

    羽洋的“红雕歃血”轻易被化解,脑门上不禁渗出汗来。羽洋的最强招数,也就是“红”字级别剑气已经使出,却没能伤了对方分毫。这种结果,是在羽洋的意料之中。因为羽洋的这一招,和时景安刚才的“白雾炸弹”,只是为了下一招铺垫。

    然后,潘兴那颗脑袋,就像石块一样突然从他头上滚下来,掉在地上。和潘兴的头一起掉在地上的,还有两把刀。

    那两把刀是瑞凯森的子午双刀。

    时景安看着喘着气的瑞凯森,兴奋地喊,“成功了!”

    方才,时景安的无脑攻击和羽洋的奋力一击,都是为了掩护瑞凯森的隐形飞刀。终于,潘兴没能防备住瑞凯森的最后一招。

    羽洋松了一口气,低下头去看尸体。看到地上一滴血没有,羽洋仔细一看,发现伤口都是黑色的。羽洋又仔细看了一眼,发现那些黑色的东西,都是泥土。羽洋的心瞬间沉了下去。

    羽洋大喊一句,“这个不是潘兴!”

    时景安莫名其妙看向羽洋,却没防备一个黑影突然闪到时景安身边。那个黑影伸出腿,一个侧踢踢中时景安右腰,将时景安一脚踢飞,踢到军舰下面。

    瑞凯森和羽洋看到那个黑影时,都不由得打了个寒噤。

    那个黑影,不是别人,正事刚刚被砍了脑袋的潘兴。

    潘兴看了一眼“自己的尸体”说,“哎呀,没想到你们能把我的拟物术给破解,真是后生可畏啊。”

    瑞凯森和羽洋此时都在像一个问题,“为什么潘兴没死?那他们杀死的那个潘兴,到底是谁?”

    钮尼斯下了迪瑞卡德号,踩在粘乎乎的小岛地面,奔到军舰下面,突然看到一个人从军舰上飞下来。

    钮尼斯仔细一看,发现那人就是时景安。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