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兴对羽洋和瑞凯森说,你们还没听说过拟物术吗?刚才和你们一块的那个傻小子应该是神赐者吧,也对,以他的实力,应该还达不到拟物术的水平。

    羽洋心想,拟物术?就是制造出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吗?

    潘兴接着说,清煞果原本就是赋予了人类操纵自然万物的能力。可即使是神赐者,也有对能力开发的强弱。比如拟物术,又被称为千形万象,这就是神赐者的分水岭。看来那个小鬼,还差得远啊。

    潘兴话音刚落,时景安和钮尼斯一下子跳上军舰。时景安一脸愤恨的说,“我管你什么拟物术,什么千形万象。你可别忘了,我时景安也是神赐者。”

    羽洋在一旁淡淡的说了一句,同为神赐者,你们简直是天壤之别。

    时景安听了这话,一下子瘪了下去,用幽怨的眼神看着羽洋。

    潘兴看着这几个少年,很有回忆感。当年潘兴为了做一名军人的梦想,考上了混沌岛逢斯坦德军校。在那里,每天都有超负荷的训练和巨大的压力。潘兴很感激那段地狱般的日子,因为他身边一直都有几个苦中作乐的兄弟,就像现在他面前的几个少年一般。品性不同,相爱相杀,却从心底里把对方当作最值得托付的人。

    潘兴看着地上自己的“尸体”。说道,“千形万象.泥牛”。然后,那具泥“尸体”突然开始动了起来,慢慢的堆砌变形,变成一头牛的形状。最后,泥牛居然变成了一头真正的牛。一个什么都不缺的牛。

    那头牛后蹄不断在甲板上蹬,最后选择了羽洋。喘着粗气,瞪着眼睛,低着脑袋奔向羽洋。羽洋握紧了剑柄,紧盯着奔来的狂牛。就在牛奔来的一瞬间,羽洋猛地弓下身子喊道,“红雕歃血”。

    然后,一只红雕猛地穿过泥牛的四只腿,将它的四根牛蹄子全部削断。四根蹄子离了本体,变成了四根泥棒。羽洋解决了这只泥牛后,回头一看,甲板上已经站了几十只一模一样的泥牛。

    钮尼斯使出斜月三星,时景安用白雾拳,瑞凯森用回旋刀。一次也只能决绝掉一只。钮尼斯在心里暗暗分析,对方的泥牛的生命和数量都是无限的,可我们的体力却是有限的,这样打下去,只能力尽被擒。不过,这些泥牛都是用土制成,所以......。

    钮尼斯对流沙说,现在,使用你耗水量最大的一招,攻击那些泥牛。

    流沙已经明白了钮尼斯的意图,站在船舷喊道,“滚滚汪洋。”然后,流沙背后的海水被抬起,猛地灌进甲板上。那些泥牛一遇到水,很快就化为稀泥。

    时景安一看水能克土,惊喜的喊,钮尼斯、流沙,真有你的。

    时景安话音刚落,流沙就一下子消失不见。时景安已经见怪不怪,因为流沙的通灵时限已经到了。

    潘兴的泥牛被破,却一点也不慌乱。微笑着说,看样子你们是要聪明反被聪明误啊。记住!分析战斗,如果只能往后看一步的话,那就不算是分析。

    潘兴稳稳站定,轻轻说了一句,“泥潭深渊。”然后,甲板上的泥水突然流向时景安四个人。将四个人双腿陷在泥潭之中。

    时景安双手一合,喊道,“云舞旋风”,利用双腿涌出的气体防止自己下陷。可他看到羽洋钮尼斯瑞凯森时,发现他们已经陷到腰部。

    羽洋用双剑往下面扎,愤怒地说,这泥潭似乎没有底一般,根本使不出力气。

    瑞凯森不断挣扎,反而越陷越深。

    只有钮尼斯最淡定,他知道不能挣扎,那样只会越陷越深。不过,静止不动也阻碍不了自己的下陷。

    很快,瑞凯森就已经陷到脖子。时景安大喊,别挣扎了,瑞凯森,我来救你。

    瑞凯森看着脖子下面的泥潭,觉得无比绝望,此时时景安就是自己唯一的希望。时景安猛地一跃,抓起帆布上的缭绳,用匕首砍断。然后把缭绳猛地往下甩,瑞凯森抓住机会一口咬住绳子另一端。然后时景安站在横梁上用力往上拉。与此同时,时景安又砍下两根缭绳,分别被羽洋和钮尼斯握住。

    时景安只觉得自己浑身都是力气,一个人拉着三根绳子,三根系着自己兄弟性命的绳子。

    潘兴看着拼命的时景安,微微一笑说,少年,你知道什么叫绝望吗?说完,潘兴右手张开,手心对着自己,喊道“具象术.飞镖”。然后,潘兴食指和中指间出现一片紫色光飞镖。潘兴一甩手,甩出一片飞镖,将三根绳子里的一根削断。然后,又刷刷甩出两片飞镖,将剩余两根绳子削断。

    时景安看着面前断掉的三根绳子,也看到了绝望。

    接着,时景安就看到自己的三个兄弟被泥潭吞噬。时景安就像傻了一样,看着这一幕。

    可潘兴不管时景安,双手一抬说道,“惩戒之柱”。然后,泥潭慢慢抬起,形成一根土制的柱子。时景安看着这根巨大的柱子慢慢形成,在柱子最外表面,还能清晰的看到羽洋三个人的轮廓。

    时景安大喊一声,声音是如此悲凉、绝望、愤怒、孤寂。似乎这声悲鸣,是来自地狱的声音。

    潘兴听了这声音,皱皱眉头说,这次玩大了啊。

    突然,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突然阴云密布,狂风四起,卷起波涛,拍向这座小岛。

    潘兴抬头看向时景安时,发现他瞬间变了样子。他的头发一下子变成了灰白色,眼睛也变成了灰色。就像天上的乌云一般。随着时景安一声声的怒吼,天上的乌云越来越浓,就像翻云泼墨一般。

    渐渐的,天上的乌云渐渐有了一道道闪电,不时的在乌云中闪耀。

    突然,一道巨大的雷从天而降,正中那根巨大的“惩戒之柱”。惩戒之柱瞬间裂开,羽洋三个人也随着裂开的柱子剥落在地上。然后,这些泥俑一般的外壳渐渐裂开。

    时景安低头去看那三个泥俑,发现泥俑产生了裂缝。再然后,羽洋那个泥俑一下子碎了,羽洋从泥土碎片里坐起来。看了看天上的乌云。心想,“怎么?我没死啊?怎么突然就变天了?”

    时景安欣喜若狂,急忙跳下横杆。

    潘兴目睹了全过程,心中暗自惊叹。

    “这就是云雾之果的可怕实力吗?”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