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景安跳下去,拨开瑞凯森和钮尼斯身上的土壳,发现两人都无大碍。

    羽洋站在时景安身边问,是你救的我们吗?

    时景安转过身看着羽洋说,当然了。

    羽洋看到时景安的模样,问道,时景安,你怎么变样了?头发和眼睛都变成灰色了。

    时景安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看你们变成泥俑,我还以为你们死了。然后就看见眼前所有东西都变成了灰白色。

    羽洋看着时景安灰色的眼睛说,你这眼睛,看东西不灰白才怪。

    这时,瑞凯森和钮尼斯也相继醒来。对于他们还活着的这个事实,都有些不敢相信。

    渐渐的,羽洋发现时景安开始恢复正常。同时,天上的乌云也开始消散,紧接着,阳光重新洒在海面上。

    潘兴慢慢走进走进这四个少年,缓缓开口说道,瑞凯森,刚才你在甲板上所说的我全部都听到了。你是要刺杀你的伯父查理三世是吧?

    瑞凯森不说话,而时景安则瞪着潘兴张牙舞爪的说,臭老头!还想打吗?!

    潘兴看着时景安说,你们四个少年里,你是最令我感兴趣的。潜力无限大,不过我更想知道,你和查理三世有什么仇?要跟着这小子去刺杀他。

    时景安属于那种有什么说什么的傻小子,不管对方是敌是友,他都能毫无防备的回答对方的问题。对于时景安的这种性格,羽洋的评价是。

    “一个豁达的傻子”

    时景安说,我跟瑞凯森这小子才不一路,我去东盛岛是去找人的。

    潘兴点点头说,查理三世的死活,和我没关系。你们的到来也真帮我解了闷,所以我不打算杀你们。

    时景安惊讶的问,“那你是要放我们走了?”

    潘兴说,如果你们十秒钟之内不离开我的军舰......。说到这里,潘兴愣住了,因为他看到时景安已经以极快的速度跳下军舰。

    钮尼斯紧随其后也跳了下去,接下来羽洋也跳下军舰。

    最后一个钮尼斯,他在军舰上呆的时间最长,紧紧地盯着潘兴。

    钮尼斯问,为什么你要放了我们?

    潘兴说,因为我很期待和你在东盛岛上的再次见面。

    钮尼斯听了这话,沉默着跳下了军舰。

    等到时景安四个人上了迪瑞卡德号,发现原本受伤躺在甲板上的海兵已经站起来好几个。

    羽洋双剑一拔,一剑劈裂了甲板,霸气的说,都给我滚下去。

    海兵们吓得互相搀扶着,屁滚尿流的爬下了迪瑞卡德号。而时景安看着那个裂缝,心疼的不得了。

    就在海兵们下了迪瑞卡迪号后,时景安三个人发觉到船在缓缓下沉。紧接着整个海岛又瞬间没入大海,沉入海底。迪瑞卡德号重新飘在海面,时景安赶紧打开发动机,开动螺旋桨就走。

    一直开到看不见军舰了,时景安这才松了口气。

    羽洋这才问起一个很想问的问题,“时景安,你是怎么救下我们的?”

    时景安一本正经的说,你们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存在吗?就在刚才,你们被变成泥像时,一道雷劈天盖地就劈了下来啊。将你们身体上的泥壳给劈裂了,然后就把你们救了。

    瑞凯森听了这话说,有可能真是神在保佑我们啊。

    而钮尼斯却有不同的看法。他想起来,上次在山林木屋院子里,和梅里米对战时,也是一道雷下来救了流沙。钮尼斯深深觉得,这两道看似天意的巧合很可能和小王孙有关。

    一场大战过后,四个人也已经饥肠辘辘了。厨房虽然被毁了一半,好在锅碗瓢盆什么的都在。时景安做了一席鲨鱼宴。

    时景安将鲨鱼摘好,用鲨鱼肠做了爆辣鲨鱼肠,用鲨鱼鱼翅做了鱼翅汤,用鲨鱼皮做了糖醋鲨鱼皮。剩下的鲨鱼肉,时景安点了炭火,架起铁甲,做了一道碳烤鲨鱼肉。这道鲨鱼宴,羽洋和瑞凯森都没敢说是怎么引诱来的。不过抛开这一层,四个人还是吃的非常开心。

    接下来,迪瑞卡德号朝着目的地东盛岛,直线前进。

    而此时,远在千里之外的亚述国东部,正在进行着一场激烈的局部战争。

    艾伊斯国公爵弗拉基米尔,奉库伯之命,前去招降亚述国东部的残余势力。

    自从枫丹白露事件后,路易士王投降库伯,亚述国其他疆域也都跟随着他们的王投降艾伊斯国。可每个国家都会有它的脊梁所在。亚述国那根最难啃的骨头就是那坡仑。

    那坡仑是亚述国的镇东大元帅,一个有勇有谋的猛将。枫丹白露事件时,那坡仑正在东征爱兰国,而且已经取得决定性胜利。就在那坡仑准备班师回朝,突然后方探子传来急报。

    “路易士十二世宣布投降艾伊斯国,现在我国已有大半落入库伯手中。”

    那坡仑看着探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坡仑问那个探子,“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明明两天前陛下还送来他的嘉奖信和赏赐!怎么突然就亡国了!?”

    探子说,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不过据现在已知的情报,艾伊斯国并未发动大军侵略我国,好像是直接攻破了枫丹白露宫。

    探子离开后,那坡仑冷静下来,开始思考。

    “敌人是靠的闪电战直接袭击陛下的位置吗?如果想跨越边境直接攻进首都的话,也只有依靠空军了。可是,艾伊斯国并未设有空军。五大洲中,空军最强的也就只有兰德洲的混沌岛了。不过,混沌岛和艾伊斯国联手的可能性,基本没有。可到底是为什么?我国首都居然就这样被一举攻破。而且,更令人气愤的是,举国上下居然都跟着路易士投降了?!他们不都是手里握有军权,镇守一方的将军吗?只怕,这个屈辱,是将来亚述国难以抹掉的了。”

    想到这里,那坡仑突然听见营帐外面传来吵杂的声音。紧接着,守门士兵掀门进来说道,“报告元帅,外面诸位将军要议事。”

    那坡仑站起来,走出帐外,一边嘀咕道,怎么?消息这么快就传开了啊。

    那坡仑走出帐外,站在人心动摇的将军们面前。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