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坡仑身材偏矮小,相貌一般,鬓发浓密。背后飘荡着一件普通的披风,腰上系着一根很粗的腰带。他的身材相貌打扮都极其普通,却是整个军营里最具有威信的人。

    那坡仑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嘈杂声一下全部消失,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那坡仑身上。

    那坡仑环顾一周问道,大家都知道了吧,我们的王投降了!所以,你们是要战还是要降?!

    将军们都沉默了。突然,人群里有一个人喊道,“要战!!”接着,有第二个人发出“要战”的喊声。

    霎那间,声音如同会传染一般,人群里爆发着要战的呐喊。那坡仑看着沸腾的将军们,一言不发。

    突然,整齐的呐喊里发出不和谐的声音,所有人都闭上嘴,认真的听那个声音。

    “王都降了,我们战还有什么意义?不如跟随王的脚步,一起降了吧!”此话一出,人群里一片死寂。

    那坡仑喊道,前锋营将军疆达!是你喊的吧?

    疆达站出来说,就是我喊得,元帅!依我看,咱们不如降了。咱们现在占领的爱兰国,面积仅仅是我国的十分之一不到,而且兵力只有两万,根本没法打啊。

    那坡仑点点头问,现在,还有没有和江达将军想法一致的?

    又是一阵沉默过后,人群里又站出来两个人。

    那坡仑轻叹一口气,看着疆达说,你统领着前锋营,骁勇善战,而且很有分析局面的头脑,我一直都很器重你。还有左将军善圭,步军营将军阿铁打。你们这次真的很令我失望。

    现在,你们三人,各自回到自己军营,带着自己的亲信,离开我的地盘,去追随你们的王吧。粮食和路费,自己去补给处拿,接下来的路,不会有任何人阻拦。

    疆达三个人咬咬牙,转过身离开了大营门口。突然,那坡仑将他们三个叫住,轻轻说了一句告别的话。

    “你们三个,如果在战场上和我相遇了,要做好准备。因为我,不会手下留情。”

    这轻轻的一句话,仿佛有巨大的威慑力一般,三个人都不约而同的停下脚步,愣了一下。很快,三个人回过头,最后对那坡仑行了个军礼。

    三人离开后,那坡仑下令,决不投降艾伊斯国,这是铁律!接下来,大军驻扎到爱兰国城内,做好防御部署,时刻准备迎战。

    就这样,当弗拉基米尔来到爱兰国国境后,看到森严的守备后,他就知道自己这次招降多半要失败。

    弗拉基米尔一行一共三人,在接到那坡仑的会见许可后,进入了爱兰国原首都威尔士。

    威尔士正中心,是爱兰国国王居住的城堡。而那坡仑的指挥所,却驻扎在城堡外的广场上。

    弗拉基米尔进入大帐后,看到那坡仑普通的样子,和自己想象中的那坡仑完全不同。

    弗拉基米尔自我介绍说,在下是艾伊斯国的侯爵,奉我国国王之名请元帅会面于里维拉宫。

    那坡仑坐在正对着门的座位上,笑着说,库伯居然派了一个侯爵来招降我,真是瞧的起我啊。

    那坡仑说着话,同时睁开眼扫视着另外两个弗拉基米尔的同行者。弗拉基米尔左边的,是一个侏儒矮子,那个侏儒身材瘦小而且皮肤黝黑,一看就知道是来自极热之洲的人。除此之外,那个侏儒还有一条几乎垂到地上的长胡子。那条胡子被编成辫子,又粗又长。

    而弗拉基米尔右边的,是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中年人,他的头上还戴着一顶鸭舌帽。帽檐下的那双眼睛,黑暗而深邃。而他的腰上,还插着六把长剑,左右各三把。

    弗拉基米尔看那坡仑笑,也跟着笑着说,既然元帅知道了我的意图。那元帅是否愿意受降于我王?

    那坡仑说,侯爵来时,一路上看到不少守卫森严的士兵吧,那些士兵可不是来迎接你的。

    弗拉基米尔说,元帅,你应该知道,路易士....。

    那坡仑打断弗拉基米尔说,我知道。

    弗拉基米尔接着问,那你还打算负隅顽抗吗?

    那坡仑正色说,我手下十万精兵,猛将百员,我想知道这叫负隅顽抗吗?

    那坡仑旁边的副将听了“十万精兵”四个字,知道这是那坡仑在虚张声势。

    弗拉基米尔点点头说,元帅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了。数日后,我再率大军与将军见面。

    那坡仑冷冷的说,不送。

    弗拉基米尔站起身,走出大帐,走在最前面。就在他出门的那一瞬间,埋伏在门两边的两个杀手突然双双砍下手中的剑。

    电光火石之间,弗拉基米尔听到了刀铁相击的声音,可他却安然无恙。

    而作为旁观者的那坡仑和他的副将,看到了惊人的一幕。弗拉基米尔背后站着的那个鸭舌帽男,依旧冷冷的站着,可他腰间的六把剑,已经有四把不在剑鞘里。

    那两个偷袭者的两把剑,分别被一把悬空的剑抵住。而他们的喉咙前面,还悬浮着一把剑,仿佛时刻都要刺下去一样。

    弗拉基米尔回过头,看着那坡仑问道,元帅你确定要在这里动手吗?

    那坡仑走过去,双手一抬,对准了那两个杀手。然后两股旋风从他的双手手掌发出,吹向那两个杀手。

    那两个杀手如同树叶一般被卷到空中,又落在地上。

    那坡仑对那两个杀手喝道,我已经说过了,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不管你们是谁派来的,我一定会严惩!

    接着那坡仑对弗拉基米尔说,很抱歉没有管好手下。你放心,接下来的路,由我的副官陪同。

    弗拉基米尔说,我就知道以元帅的身份,不会这样做。说完,弗拉基米的对那个鸭舌帽男说,收剑,走吧。

    鸭舌帽男点点头,两手握拳,然后四把剑飞回他的剑鞘。

    接着,弗拉基米尔三个人在那坡仑的副官的陪同下,走出了广场。

    那坡仑看着那两个护卫,不禁皱了皱眉头。

    弗拉基米尔出了爱兰国境后,通灵出一只鹰。然后,弗拉基米尔对那只鹰说,现在回到里维拉宫,报告陛下,可以发兵了。

    那只通灵鹰说,遵命。然后展翅飞上高空,飞向艾伊斯国首都。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