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后,一支四万人的队伍浩浩荡荡的从艾伊斯国出发,一路向东,来到原爱兰国边境。

    率领这支雄师的,是史上最年轻的公爵吉哈诺。他可以说是艾伊斯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一位公爵,从骑士直接升任到公爵,直接跨过了135位军官。对于这位年轻的公爵,也是库伯的一次豪赌。

    吉哈诺领兵刚刚到达爱兰国边境,就迎来了谈判失败的弗拉基米尔三人。

    吉哈诺的军队,驻扎在爱兰国边境的一处树林里。主帅军营在最靠近森林边缘的位置。

    弗拉基米尔进了主帅营帐,看到吉哈诺手里拿着一本书,正在聚精会神的读着。因为过于专注而没有发现军营里已经进来了三个人。

    弗拉基米尔很清楚,吉哈诺有两大爱好,骑士小说和马,这在他还是骑士的时候就已经传开了。艾伊斯国有一个最强骑士,因为酷爱小说和马而不务正业,所以不被上司重视。

    弗拉基米尔站在营帐中央,朗声说,禀报公爵,那坡仑不愿被招降。

    吉哈诺头也不抬的说,我知道,所以我才率大军到来。

    弗拉基米尔问,那公爵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吉哈诺说,先在这里扎营修整,后天开始进攻。

    弗拉基米尔接着问,那就没有更具体的部署了吗?

    吉哈诺放下书,看着弗拉基米尔说,没有。

    弗拉基米尔看着吉哈诺不上心的模样,火气顿时升上来,一字一句的说,公爵!打仗不是儿戏,现在我们对敌方一无所知,您却还有闲心在这里看书!

    吉哈诺以前当骑士时,常常被这样训斥,所以并不生气,微笑着说,既然陛下信任我,将我连升八级,还令我带兵打仗,那我就一定不会辜负陛下。

    话音刚落,一个探子冲了进来,跪下来喊道,“禀公爵!前方有一处峡谷,能四马并行,深约十米。”

    吉哈诺摊开地图,让探子标出位置并画出峡谷大致形状。

    然后,吉哈诺点点头说,了解了,你先下去吧。

    吉哈诺说,一般峡谷都是绝佳的埋伏地点。往往敌人会在峡谷上方各埋伏一支部队,然后备好巨石。待我方进入峡谷内后。敌人将巨石砸下,一方面可以作为武器,另一方面可以截住我们去路。然后埋伏在峡谷另一边的部队,会形成最后的包围网。这时,再对我们困在峡谷内的军队用火攻或者箭雨,都能让我们全军覆没。

    弗拉基米尔听完,问道,那该如何破解?

    吉哈诺说,那太简单了。可以先派两名猛将,各带一队兵马绕道上悬崖两边。如果没碰上伏兵,说明敌方并没有在悬崖设伏。如果碰上了,那就可以将计就计。先将两队人马歼灭,然后换上他们的衣服。在我们进入峡谷后,假装敌方伏兵,将他们最后的一支伏兵全部引诱出来,接着就能将他们全歼。

    弗拉基米尔听完,对吉哈诺的军事能力很是惊讶,说道,很抱歉,公爵,刚才我误会你了。不过据我所知,这应该是公爵您第一次带兵吧,为什么经验如此丰富。

    吉哈诺微微一笑说,如果你经常看骑士小说,你也能做到。

    弗拉基米尔叹口气心想,这家伙,心态还真是好。

    吉哈诺说完了计划,突然皱着眉头说,不过现在,我还却两名实力高强的将军,率领奇兵打探悬崖顶端。敌方派去的伏兵,也一定是精兵。

    弗拉基米尔笑着说,这好办,我身边这两位就能胜任。

    吉哈诺打量了一下吉哈诺两边的护卫问,侯爵推荐的人,我自然放心,不过你们两人得先自我介绍一下,我也了解一下你们。

    那个长胡子侏儒开口说,我叫迪欧玛,代号是沉默使。

    另一个鸭舌帽男说,我叫梅普海斯特,七魔使中代号为地魔使。

    吉哈诺听到七魔使这三个字,心中也不禁一惊。这个组织神秘而又可怕,直接受库伯命令。这次库伯一下子派来两个,可见对这一战的重视程度。

    吉哈诺咽了口口水,笑着说,那就麻烦二位魔使了,你们需要多少人马?

    迪欧玛和梅普海斯特都异口同声的说,不需要人马。

    吉哈诺假装没听到,自顾自的说,那就一人带五十人去吧,他们就是用来假装敌方引诱出来敌方的。

    迪欧玛和梅普海斯特朗声说道,“遵命!”

    爱兰国靠近边界处,有一个峡谷,峡谷两边的山和莱奥国的戴斯山相连。所以名为戴斯峡谷。这座戴斯峡谷,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所以那坡仑派遣手下虎豹营一千人守住峡谷,作为第一道防线。

    虎豹营统帅吕西安临行前,那坡仑跟他说了一句话。

    “我只有一个要求,如果能拦住十天,我亲自率大军助你。如果十天之内,戴斯峡谷被破,就立即撤退。”

    吕西安到了峡谷,第一件事就是分派两支部队,一队两百人,带上七天的干粮,分别埋伏在峡谷两边。牙将热罗姆率领两百人,埋伏在峡谷北。牙将夏尔,埋伏在峡谷南。也就在吕西安做好部署的第二天,吉哈诺大军就到达了峡谷前面的森林。

    也就在两支小队埋伏的第二天,热罗姆突然发觉有人上来了。他立即提高警惕,却发现上山的只有一个人,而且是一个皮肤黝黑的侏儒。

    热罗姆不敢放松警惕,喝到,你是谁!?

    迪欧玛轻轻说了一句,还真有伏兵啊。然后双手一合,喊道,“异形术.鬼胡”。接着,他的那根胡子辫子突然解开,而且猛地张开,无限拉长。

    有几个士兵拿起剑就冲了上去,可迪欧玛的胡子就像树藤一般,猛地伸长,缠在那几个士兵的脖子上,将他们勒的喘不过气来。

    热罗姆很是惊讶,他听说过,有一种聚散术,可以通过操纵炁来影响身体结构,名为异形术。而今天,他也是第一次见识到这种术的可怕。

    热罗姆拿起剑,迎着迪欧玛的胡子,剑光如影般斩断对方的胡子。

    迪欧玛没想到对方剑法如此精湛,来了兴趣,瞬间将胡子上附上一层红色“剑气”。

    胡子上附上“剑气”后,变得如细铁丝一般,很难斩断。很快,热罗姆就被胡子缠住四肢,动弹不得。接着,迪欧玛将一股胡子对准热罗姆太阳穴,说道,“穿!”接着这股胡子穿过热罗姆太阳穴。

    还有几个热血的士兵,冲上去和迪欧玛拼命,却被迪欧玛用同样的方法杀掉。其余士兵见到同伴们死去的惨状,纷纷跪下投降。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