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边,戴斯峡谷南,那五十人的小队上了山后,都不敢相信眼前的场景,有几个士兵甚至都有些站不稳。

    因为他们的眼前,是二百零一具尸体。两百名士兵加上牙将夏尔,没有一个活口。唯一站着的,是七魔使中的地魔使梅普海斯特。

    梅普海斯特身上没有一点伤痕,他的六把剑悬浮在他身边,每一把剑上都沾满了血。

    一个胆大的士兵忍不住说,难道这些人都宁死不屈吗?!居然都选择死亡。

    梅普海斯特冷冷的接口说,你错了,他们这些人里,有大半都是要投降的。

    那个士兵心中一沉,问道,那将军您为何还要.....?

    梅普海斯特抬起头说,这些人,都不可信。不止是他们,根本没有人可信!

    说完这句话,士兵们仿佛看到了眼前的这个人,他的外表下隐藏着的,是一个如此嗜血的恶魔。

    梅普海斯特看着士兵们的眼神,似乎回忆起了十年前,那一件令自己性情大变的事情。

    梅普海斯特家乡在亚述国。亚述国四季如春,地势平坦,是一个很适合养生的国家。可偏偏生活在这个国家的梅普海斯特是一个骨子里喜爱冒险和刺激的人。于是,他召集了志同道合的好兄弟,一起到世界各地的极恶之地探险。他们去过神通洲和黑特洲交界处的沙漠,也去过神通洲和阿伊斯洲之间的戈壁滩。终于他们的冒险之心蔓延到神狱山,当然,神狱山上的清煞果也是一大原因。

    他们一行四个人,冒着生命危险终于登上了山顶,却遭遇了食物危机。而此时,四个人也只是完成了寻找清煞果的第一步。清煞果不仅只有神狱山独有,而且产量级低。茫茫神狱山山顶,白雪覆盖,寻找半个拳头大的果子,无异于大海捞针。可就在这食物匮乏之时,四个人将唯一的希望寄托在清煞果上。

    梅普海斯特为了他的兄弟们,以自己身体强健为由,将食物让出去。结果,四个人中最强壮的梅普海斯特就成了第一个倒下来的人。

    梅普海斯特倒在雪地里,又饿又冷,一下子昏死了过去。

    按理说,在这极寒之地,昏倒就代表着冻死。于是梅普海斯特的倒下就被他的同伴们定义为死亡。可不知道是天意还是奇迹,梅普海斯特倒在雪地里居然回光返照,醒了过来。不过他还是属于头脑清醒,全身上下都动不了的状态。

    就在朦朦胧胧之际,梅普海斯特听到了他的三个同伴的对话。这个话题就像一股电流,让梅普海斯特顿时清醒。

    这个话题就是,“我们是否要吃掉梅普海斯特的尸体来活下去。”

    三个人里,赞同的有两个。另一个因为无法接受而不同意。最后,那两个提议吃掉尸体的人,终于动摇了第三个人的决心,三个人决定依靠同伴的尸体来度过难关。

    其中,也是梅普海斯特的一个最好的兄弟,一手拿着刀,将趴在雪地里的梅普海斯特翻过来。却看到梅普海斯特脸上,他的脸颊上,从眼睛往下,有两道冰柱。

    那两行冰柱,是梅普海斯特的两行冰泪。

    可梅普海斯特的同伴只是犹豫了一下,接着把刀放在一边,就要解开梅普海斯特的衣服。

    也就在他的同伴动手的那一刻,放在一旁的刀突然飞起来,一下子贯穿要解开梅普海斯特扣子的那位同伴的喉咙。接着,拿把刀凭空飞了出来,在空中,犹如**纵一般,将梅普海斯特的另外两名同伴杀死。

    操纵这把刀的,就是梅普海斯特。而他之所以拥有这种能力,是因为梅普海斯特倒下去的地方,就有一枚清煞果。也就是靠着这枚清煞果,梅普海斯特才能回光返照,然后发现身子下面的神赐之果。

    也就是靠着这枚清煞果的能力,梅普海斯特的以逃出生天。成为一个幸运的神赐者。也正因为如此,梅普海斯特也成了一个不相信别人的嗜血狂魔。

    下了神狱山后,梅普海斯特靠着能力和变态的心理,成了神通洲的S级通缉犯。再后来,他遇到了库伦,那个令梅普海斯特胆战心惊的人。于是,在见识里库伦实力后,梅普海斯特加入了七魔使,代号为地魔使。

    很快,吉哈诺的第一步计划顺利完成,他开始率领大军进入戴斯峡谷。

    就在吉哈诺带着先头部队进入峡谷后,伪装的“吕西安部队”从峡谷上端开始扔石头,挡住了吉哈诺先头部队的去路。紧接着,吕西安见自己的伏兵已出,自己也大龄大军截住峡谷另一端。这时,又是一大波石头砸下来,这不过这次,砸的是吕西安部队。

    吕西安没想到,第一波袭击吉哈诺的伏兵,故意没有砸中自己人,只是挡住去路。而第二波,却是真刀真枪的砸石头。发生了伏兵“倒戈”这个变故,吕西安的部队就已经军心涣散了。

    这时的吕西安,身边只有五百人左右。

    可吕西安毕竟是那坡仑手下身经百战的大将,临危不惧,很快就发现敌方主帅已经被拦截在石块的一边。

    吕西安大喊,将士们,报国之时到了!前面那个银色盔甲的将领,很可能就是敌方主帅!我们冲,杀掉他们的统帅。然后,吕西安一马当先的冲了过去。将士们受到鼓舞,也都前赴后继的冲了过去。

    吕西安武器为一把长刀,他将长刀上附着红色“剑气”,然后就像砍菜一样,将穿着盔甲的敌人砍为两段,很快,他就成了一个一身是血的“死神”。

    吉哈诺看着吕西安说,这才是骑士的精神。不过,既然我们立场不同,我也不能放过他。

    然后,吉哈诺手握银枪,骑马冲向吕西安。就在两马相遇时,吉哈诺的银枪闪过,穿透了吕西安的刀面,刺中吕西安的面门。

    吕西安的战马依旧在奔跑,可吕西安却倒在马下。

    紧接着,吕西安的残余部队,共五百二十人,仅仅投降了一百零一人。其余士兵全部壮烈牺牲。

    戴斯峡谷之战,吉哈诺大军胜。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