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瑞卡德号一路向东,终于在四天后吃完早饭看到前方出现了一座岛。

    时景安那时正在甲板上开发新招数,羽洋召唤出三只驭兽正在练剑法,钮尼斯最苦逼,一个人在厨房里刷碗。突然,时景安注意到瑞凯森在注视着眼前那座岛。

    瑞凯森轻轻的说了一句,“终于到了。”

    时景安没听懂瑞凯森在说什么到了,羽洋却已经明白。

    羽洋问,瑞凯森,前面就是东盛岛吗?

    瑞凯森依旧手握船舵,双目凝视前方说,对。

    时景安也很兴奋,喊道,钮尼斯!我们到东盛岛了!可以去见我外公了!

    瑞凯森有些好奇问,时景安,你有亲人在东盛岛吗?

    时景安将自己的经历大致说了一下,瑞凯森惊讶的问,“你也是皇族啊!而且是艾伊斯国的王孙!”

    时景安拜拜手说,低调低调,我其实和你一样,也是个复仇者而已。

    这时,钮尼斯也从厨房里出来,两只手在裤子上抹了一下,盯着前方的岛。此时,钮尼斯心中想的是自己的师傅欧德。欧德和贝格尔一君一臣,却也是一对老朋友。钮尼斯不知道,见了贝格尔陛下后,该如何告诉他欧德公爵的死讯。

    很快,迪瑞卡德号就已经靠近了港口。

    钮尼斯环顾一周,觉得有些不对,问瑞凯森,“东盛岛作为千岛联盟所在地,为什么港口如此冷清。”

    瑞凯森解释说,东盛岛有东西南北四大港口,因为其他国家靠近大都不再兰德洲西侧,所以兰德洲西港口也是最冷清的一个。

    钮尼斯点点头说,原来如此。

    西港口不仅船只少,连卫兵也是稀稀落落。不过在钮尼斯四个人登陆后,卫兵还是认认真真对他们进行盘查。

    瑞凯森从怀里掏出一张黑卡,卫兵们一看,立马恭恭敬敬的放行。

    四个人离开了卫兵们的视线后,时景安忍不住问,你那黑卡是什么东西?

    瑞凯森说,那是东盛岛少部分人拥有的“黑尊卡”,有了这张卡,在东盛岛消费十兰德币以下可以不支付。而且所有关卡都能畅通无阻。是象征着身份与地位的至尊之卡。说到这里,瑞凯森的背后,似乎有一道金色的光打了下来。时景安三个人抬头仰望着这位拥有至尊之卡的男人。

    可羽洋冷冷的说了一句,瑞凯森,就此告别吧。希望以后有机会还能再见。

    瑞凯森看着面无表情的羽洋,心想,大哥就是帅!但与此同时,瑞凯森心中溢出一股悲伤。

    往往,四个人中时景安话最多,可此时时景安却一言不发。

    钮尼斯说,瑞凯森,你这次有做的事,不仅轰动,而且十分危险,保重。

    瑞凯森点点头,看着时景安。

    时景安沉默了一会儿说,你虽然很令人讨厌,不过还是希望能再见到你。别忘了,你答应过辛迪伽特船长,你会加入他们的。所以你,一定别轻易的死掉了。

    瑞凯森撇撇嘴说,我要做的这件事,很难不死,不过时景安,我听你的建议。

    自从瑞凯森目睹了父亲的死,他就了无牵挂,一心要为父报仇。为此,瑞凯森觉得性命什么的都不值得一提。因为他不知道有谁还会牵挂自己。不过现在,瑞凯森突然有种惜命的感觉。

    四个人,就此分道扬镳。

    此时,远在神通洲的爱兰国首都威尔士内。那坡仑没想到敌方来的如此快。那坡仑让吕西安镇守戴斯峡谷,原本以为吕西安可以坚守十天,没想到这才到了第三天,大军就已经突破戴斯峡谷,兵临城下。

    那坡仑站在威尔士城墙之上,看着城墙下面的大军,突然体会到当初爱兰国国王的感觉。不过,那坡仑告诉自己。

    “我和那个无能的国王根本不可能一样!”

    那坡仑看下城墙,看到骑在马上的吉哈诺。

    吉哈诺一身闪亮的银色盔甲,手中握着一把银枪,背后插着十把短银抢,成扇形插在背后。身下是一匹白色骏马,马鞍也是白色的。不仅如此,马的头上还戴着一个银色面具。千军万马之中,这一身闪闪亮很是显眼。

    那坡仑在城墙上大喊,我乃亚述国镇东大元帅伯纳马.那坡仑,你方统帅是何人?!

    吉哈诺抬起头说,是我!艾伊斯国公爵,阿索隆.吉哈诺。

    吉哈诺话音刚落,城墙上不少士兵都紧张了起来。毕竟五大公爵的名号还是很响的。

    接着,吉哈诺身边的弗拉基米尔大喊,你们亚述国现在已经不复存在了,你还自称亚述国元帅,趁早改称吧。

    那坡仑正色道,我国国王虽降,可我手下的将士们可都不降,既然我手下的将士都不降,那我就还是亚述国的大元帅!

    不得不说,论鼓舞人心,那坡仑当仁不让。

    弗拉基米尔深吸一口气,还要嘴炮几句,吉哈诺拦住他说,没看到敌方意志吗?再说什么也都没用。

    然后,吉哈诺手一摆,高喊,“攻城!!!!”

    士兵们握紧兵器,冲到城墙下,架起云梯猛攻城墙。

    那坡仑指挥士兵们扔石头、射箭、倒油点火来阻挡敌军攻城。突然,那坡仑注意到两个人。那两个人是前几日,跟谁弗拉基米尔一同来劝降的两个保镖。

    迪欧玛揽了一把长胡子,然后喊道,“异形术.鬼胡”。然后,迪欧玛的长胡子瞬间伸长数倍,延伸到城墙上,直接将城墙上的士兵拽下来。或者迪欧玛用胡子直接穿过士兵的心脏或者脖颈,手段很是残忍。

    而冲到城墙下的梅普海斯特,一个士兵扔了一块大石头,对准了他的头顶砸下去。可梅普海斯特双手一合,喊道,“御物术”。接着,这块大石头开始升高,一直抬升到城墙上方,砸到那个扔石头的士兵头上。

    然后,梅普海斯特的六把剑全部出鞘。两把剑飞到梅普海斯特脚下,带着梅普海斯特升到空中,另外四把剑挡在梅普海斯特头顶,替梅普海斯特挡住箭雨。和快,梅普海斯特就成了第一个登上城墙的人。

    而梅普海斯特的能力,也让他在城墙上所向披靡。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