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梅普海斯特登上城墙,迪欧玛将胡子分为两股,一股散开,形成一把保护伞挡在迪欧玛头上。另一股变成一只手的形状,绕到城墙内侧。五根“手指”牢牢钉在城墙内侧,攀附在墙壁上。接着,迪欧玛攀附在墙内侧的胡子猛地一拉,将迪欧玛拉上城墙。

    迪欧玛双脚踏上城墙,胡子瞬间分为数股,每一股都刺死了一个士兵。迪欧玛和梅普海斯特联手,将城墙上的士兵很快就杀得差不多。很快,没有石头和箭雨的威胁,城墙上摆满了云梯,云梯上爬满了士兵。眼看下一刻,士兵们就要爬上城墙。

    突然,站在城墙上的那坡仑双手一合喊道,“大风起兮!”

    接着,天地间突然刮起一阵飓风,卷起灰尘落叶席卷而来。紧接着,就像一口气吹散一群蚂蚁一样,墙壁上的士兵们被吹的满天都是。霎那间整个墙壁变得空空荡荡,一人不剩。

    此时,迪欧玛和梅普海斯特注意到城墙上的那坡仑,一个操纵胡子,一个操纵飞剑。一左一右攻向那坡仑,那坡仑依旧站着,对身旁的攻击视而不见。眼看迪欧玛两人就要得手,突然两个人影挡在那坡仑两边。

    挡住迪欧玛的人,是一个金色长发美女,身穿露出大腿的旗袍,身材一流。

    那个美女手里拿着一把金色大剪刀,微笑着说,老公,看看那些人的眼神,刚才的飓风真是震慑了敌人呢。

    伯纳马说,夫人,他们是被你的身材相貌所震撼了吧。

    美女哈哈一笑,很有巾帼风范。

    挡住梅普海斯特的人,是一个身材修长的年轻人,相貌和那坡仑很是有几分想象。这个年轻人两只袖子里面各有一把袖剑,双脚的鞋上个安着一把剑。

    年轻人嘴角露出微笑说,大哥,每次看你用这一招都觉得很震撼啊。

    那坡仑微微一笑说,夫人、弟弟,多亏你们帮我挡住了这一击。

    那坡仑的夫人,金发美女波莉娜笑着说,老公,你还是这么客气,就算我和博阿内尔不挡住他们的攻击,他们也根本伤不了你啊。波莉娜相貌美丽,可声音却很有中性的感觉。

    迪欧玛看着眼前的美女,冷冷的说,女人吗?我可丝毫不懂得怜香惜玉啊。

    波莉娜说,男人都是如此自大啊,都这么瞧不起女人吗?话音刚落,波莉娜手起剪落,将迪欧玛附着了“剑气”的长胡子断为两段。

    迪欧玛看着对方行云流水的动作,暗暗惊讶。“这个女人,真不能小看。”

    另一边,那坡仑之弟博阿内尔舞起袖箭,在梅普海斯特的六把剑之间躲避。城墙上围观的士兵都会替博阿内尔捏把汗,可博阿内尔看起来凶险万分,身上却一点都没受伤。

    梅普海斯特心中暗想,这个年轻人,不禁感知术极强,而且动作居然如此灵敏。

    博阿内尔灵活的穿过六把剑,往斜上方一跳,伸脚踢向梅普海斯特。梅普海斯特伸出双手挡住他的脚脖,看着他鞋上的短剑,体会到很久没体会过的紧张感。

    博内阿特一击不中,梅普海斯特的六把剑已经攻了过来。

    博内阿特一边在六把剑中间穿梭,不时的用袖剑格挡,发出“叮叮”的声音。

    就在梅普海斯特认为这六把飞剑已经是对方极限时,博内阿特突然开口说,鸭舌帽!你应该是个神赐者吧。

    梅普海斯特听到这这句话,心中一惊。

    “这家伙在躲过我的六把剑的同时,还能一边和我对话,而且气息如此平稳!”

    梅普海斯特不禁对这个动作灵敏,脑袋灵活的年轻人产生了兴趣。梅普海斯特问,“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博内阿特说,能又有御物术的人,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将剑气附着在物体上,通过操纵“剑气”来操纵物体。这种能力可以说是具象术和和合术的结合。不过,这种“御物术”属于天赋术范畴,所以很少有人能使出。但是,你的武器上我根本没感应到剑气。所以,只有第二种可能,你是神赐者,拥有操纵物体运动的能力。

    梅普海斯特点点头说,这么快,你就已经发现了我的能力。

    博内阿特说,不仅如此,很可能你的能力也是有限的,如果物体过重或者过大,你应该就无能为力了。

    这次,梅普海斯特真的叫大吃一惊。的确,他的能力,他曾经亲自测试过。超过自己体重十倍的质量,就是自己的界限。

    博内阿特说,你要想问为什么的话,很简单。如果你搬运的物体无界限的话,你大可以用你的能力将我脚下的城堡搬开。

    梅普海斯特的惊讶,此时已经转化为愤怒,他大怒道,少得意忘形了。就算你知道这些,你也根本伤不了我。

    博内阿特微微一笑说,少逞强了,我已经看出来,你的体术不是一般的弱。

    梅普海斯特突然有种自己一丝不挂,完全被博内阿特看透的感觉。的确,在梅普海斯特从神狱山死里逃生后,他不仅获得了神赐之果,也得到了无法根治的冻伤后遗症,全身上下的关节非常不灵活。这也是梅普海斯特体术极弱的原因。

    梅普海斯特惊讶和愤怒交织在一起说,年轻人,论聪明和洞察力,你的确很强。可你千万别小看了神赐者。

    然后,梅普海斯特双手一抬,喊道,“三倍御物!”接着,地上散落的兵器石块飞了上来,悬浮在梅普海斯特身边。梅普海斯特双手往博内阿特那里一挥,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长了眼睛一般,攻向博内阿特。

    梅普海斯特笑着说,年轻人,你还能防得住吗?

    博内阿特表情严肃的说,也不过如此,仅仅是兵器多了些而已。

    梅普海斯特脸都青了,喊道,“五倍御物!”接着更多的武器武器攻向博内阿特。

    这下,博内阿特再也无暇说话,凝神闪躲格挡。

    梅普海斯特继续猛攻,喊道,“八倍御物!”

    这次,博内阿特的防御已经到了极限。

    城墙下,大风渐渐减缓。那坡仑居高临下,一个人站在城墙上,面对着城墙下的千军万马,宛若天神。

    突然,一道银色的影子冲到城墙下面。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