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悠悠,山巅许多野花野草,上面还残留着一些雪花溶化后残留的水露,不知道冯川要是在江宁日报上看到今日自己辖区内竟然下雪了,会作何感想。

    但是如今劫法场这等砍头重罪已做,还是先不要回江宁的好,平湖与江宁不过百里脚程,平湖的差役恐怕现在已经去禀报郡守有人劫法场这件事了。

    而冯川那边,通过内政司得江宁日报,也一定会第一时间得知吴思廉遇刺,有歹人劫法场的新闻。

    依照冯川大义灭亲,十恶不赦的性格,捉住了那就只能依照法律依据来办事。

    孙奇还不想太早和官府打交道,他很累,心中的蓝图总是空白却又不是空白,心中的打算总是出人意料而又恰到好处,孙奇现在只想静静,一个人看一会蓝天白云。

    王叔在一旁四处转悠望风,如果一有动静,他就会告知孙奇。

    孙紫燕还在修养,那十几天的牢狱生活确实让她体力透支,连日来的折磨,无论从精神上或是肉体上,吴思廉都给予了该女极大的打击。

    她梦中一直在笑,可是笑过后又觉得失落,心中一直在想念的那个人,一直遥不可及的那个人,现在竟然如度阴山般飞来驰援自己,她的心都在笑。

    狐小七神来鬼往,来去无影,交付完这封书信后,早已离去,叔爷用自己的命换了吴思廉的命,是好是坏?狐小七不知道,孙奇也不知道,恐怕连叔爷自己,都不是很明白。

    慢慢打开狐小七递给自己那封上面沾染着丝丝血迹的书信,想必叔爷当时已经挨了数刀,要不然鲜血也不会染红这封书信。

    书信似是很早之前就写成的,叔爷一直在等这一天到来,早就将这封死书随身携带,还有那柄随身不离的宝剑。

    孙奇看着看着,泪水就如同泉涌。

    “奇儿,叔爷这是最后一次和你交心的谈话,总的来说,你很幸运,也很可悲。”

    从字里行间,都透着一股慈祥,孙奇抹去泪水,免得弄湿这个绝命书。

    “可悲的是,你前十八年来,或许由于大哥的安排,你完全与世隔绝,不了解咱们孙家的渊源,但是幸运的是,你天资聪颖,凭借自己的力量,重新挽回了得知孙家历史的权利,这一点,叔爷比不上你。”

    大哥?大哥就是自己的祖父,那叔爷就是祖父的弟弟,孙奇顿时觉得那个白玉匣子的事情有着落了。

    “你初来地下城,是三哥愚昧,一时排外心理作祟,对你不冷不热,但是你奇遇连连,竟然闯入孙家禁地,鬼使神差的将大哥的那些遗物带走,一个白玉匣子和一封血书,叔爷在这里,还要佩服你的胆大,那里有咱们浙东孙家流传数十年的的十八石人阵,但是年久失修,仅留三人能运作,你还是闯了过去......”

    孙奇将手中的信纸翻了一翻,脑海中浮现出那三个手持金色武器,差点将自己斩于马下的石人,现在想起来还是一阵后怕。

    叔爷说那本是为了防止盗贼偷窃而设置的,没想到孙奇大智大勇,竟然度过死湖,一路进发,将那遗物收归囊中。

    孙奇也是纳闷,那个白玉匣子自己一直随身带着,可无论如何不能打开,无论用什么方法,火药还是炸药,都通通试了一遍,总之一句话,白玉匣子纹丝不动,孙奇都有点怀疑这白玉匣子是外星产品了。

    “有句话叔爷不知当讲不当讲,紫燕从小父母双亡,一直被三哥照料,三哥待之如亲女儿,不过奇儿,紫燕却是你的族妹,奇儿你是大哥嫡孙此事,我还一直没有向外透露,只有我一人知晓,现在恐怕也只有我一人知晓。”

    “希望你能像哥哥一样照顾紫燕,不要让她再傻了,人的命只有一次,这次有人相救,下一次就说不准了。”

    原来搞了半天这孙得胜其实还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不知道就不知道,就一直蒙在鼓里去吧。

    不过孙紫燕竟然是自己的族妹,孙奇倒是一惊。

    翻到这封绝笔信的最后一页,孙奇的心骤然有些紧缩。

    因为最后一页,关乎着那个白玉匣子。

    “那白玉匣子中,着实有大哥被害,也就是你祖父被冤枉的证据,但是那只是其中三分之一,另外两份,分别在西北孙家与蜀中孙家藏匿着。”

    孙奇暗惊,原来这白玉匣子还不止一份,还分为三份,足见这证据的可贵,证据一定是分分钟能将那迫害祖父的奸诈小人绳之以法。

    “写这封信的时候,三哥老泪横流答应我,只要能将紫燕从死神的刀下救回,他愿意放弃浙东孙家的族长之位,在来年的族长大会上推荐奇儿....”

    “孙奇,叔爷一直把你当成那个变革的源头,希望你能牢牢记住,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当有了实力对抗朝中权贵之时,再将三份证据澄明圣上,为咱们孙家正名,咱们孙家,绝不要再坐埋没地底的老鼠.....”

    由于是沟底出来的,声名无闻,现在为止,还没人知道孙奇竟然是二十年前那个庞然大物的孙家的后裔,要不是叔爷提点孙奇,恐怕孙奇也永远不会知道。

    从牛拉车,马拉车,到磨盘的慢慢转动,孙奇都是一个人走,从来没想过身后的家族,如果家族真的需要变革,那么首先就是要将三大地区的孙家统一,集齐另外两个白玉匣子,才能为孙家正道扬名,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叔爷的绝命书也到此为止,这个中转人的消息,也算是彻底消散,以后都不会有叔爷的消息了。

    话说吴思廉被刺杀,朝廷肯定要重新选派官员,一想到这里,孙奇又浑身都是希望。

    “叔爷,放心吧,我一定回去好好整顿浙东孙家,不会让你失望的。”

    孙奇抱起正在熟睡的妹妹孙紫燕,轻轻放在摩托车后,然后开动摩托车引擎,漫无目的地向着某处进发。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