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元感觉到时间仿佛被放慢了一般,眼前飞溅的血花在空中慢慢地形成了一朵艳丽的花。

    在这一瞬间,李元回想起了很多,很多。

    从第一次有些滑稽的见面,到一年前的篝火晚会,其中和宋南度过的每一天的日常,还有宋南的每个笑容,都像是幻灯片一般在李元的脑海中回放了一遍。

    越到最后,李元的心里就越痛。

    “原来,在日复一日的平淡生活中,我早已习惯了身边有宋南。原来,宋南在我心里占据了这么多。原来,爱会是如此的痛……”

    “给我去死吧!”

    看到黑熊对宋南高高举起了熊掌,李元终于惊醒了。

    握紧了手中的九棱棍,李元冲上前,含怒一击正好和拍下的熊掌对撞在了一起。

    黑熊在这一击之下倒退了两步,却马上又冲向了李元。

    “来得好!”

    李元只感觉身体在怒火之下变得恢复了战斗之前的状态,甚至更胜一筹。

    “嘭!”

    “嘭!”

    “嘭!”

    ……

    一时之间,李元不知道自己到底挥出了多少棍,直到发现,黑熊已经被自己砸成了肉酱,李元才清醒过来。

    “宋南!”

    李元抱起宋南脑袋,悲切地喊道。

    宋南慢慢地睁开双眼,尽管嘴里还在流着着大滩的血,尽管痛得脸都皱了起来,却还是勉强挤出了一个微笑。

    “元哥,保重……”

    “不要……不要……”

    李元不断地摇着头,却无力扶起宋南垂下的脑袋。

    “啊啊啊……”

    李元仰起头,眼睛变得猩红,对着天空嘶吼起来。

    一道虚幻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李元的旁边,看着李元一副走火入魔的样子,不由得无奈地摇了摇头。

    “叫什么叫呢……”和伯无奈地说道。

    李元听到和伯的声音,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对着和伯大声叫道:“和伯,你一定有办法的吧?你一定有办法就活她吧?求求你告诉我怎么救她吧。求你了……”

    “唉……”和伯叹了口气道:“干嘛求我呢,救她的办法不是在你身上么?”

    “啊?”李元一脸惊愕。

    “你三年前在地灵猿身上得到的古兰草,完全可以救她的。”和伯无奈地说道。

    “原来如此!”

    李元兴奋得叫了起来,眼中的红色迅速消退了。手掌一翻,一个粗糙的玉盒出现在了李元手中。

    看到李元把古兰草拿了出来,和伯叹了声,然后说道:“你要知道,这古兰草是可以把你成婴的几率大大提升的,你要考虑清楚了。”

    李元听到后,没有丝毫反应,直接把古兰草撕碎了塞入宋南的口中。

    “和伯,这个要多久才能奏效啊?”李元心焦地问道。

    “很快的,这灵药是入口即化的,不用担心,很快你就1能看到完好的宋南了。”和伯笑着说道。

    “果然。”

    李元惊喜地叫道。

    宋南的胸腹处被那黑熊一掌拍得凹陷下去,此时,在李元的注视下,竟然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回复原状。

    在宋南的身体完全回复后,李元满脸期待地看着宋南。

    终于,宋南的眼睛又一次睁开了。

    “咦?元哥,死后也能和元哥在一起吗?好高兴啊。”宋南微笑着说道。

    “傻瓜,你没死,你还活得好好的。”李元也开心地笑了。

    “真的吗?我真的没死吗?”宋南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突然,宋南的眼睛里流出泪来。

    “元哥,我好怕,好怕不能继续和你在一起了。”宋南哭着说道。

    “别哭啊,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李元安慰道。

    此时,李元已经彻底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一边安慰着宋南,一边考虑着自己的感情。

    “我要不要现在和宋南说呢?可是还不确定宋南的心意啊。不表达自己的心意是不行的,可是又怕说了宋南她会拒绝。不对,宋南应该不会拒绝我的,毕竟相处了这么久。可是,就怕万一宋南不同意……”

    李元此时陷入了两难之际。

    犹豫了良久,李元还是没有下定决心对宋南表明自己的心意。

    这让旁边看着的和伯有些无奈。

    “毕竟,李元这小子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完全不懂女孩子的心思。算了,这事我也帮不了多少,回去吧。”

    想到这里。和伯便直接消失了。

    “元哥,你不会是用了那古兰草吧?”半靠在李元身上的宋南忽然想起了什么,紧张地问道。

    “对啊,我是用了古兰草。”李元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那可是对你以后有很大帮助的东西啊,怎么能用在我身上呢。”宋南带着责备的语气说道,

    “那东西怎么能比得上你呢。灵药再怎么难找,也是能找到的,可是你却只有一个,不可能复制的。”李元说道。

    宋南听后,心里甜甜的,也就不在说什么了,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靠在了李元怀中。

    ……

    三天之后,李元还在两难中。

    晚上,李元坐在屋里等母亲做饭来吃。

    吴兰走出厨房,看到李元坐在屋里,诧异地说道:“你怎么还在家里?”

    李元听到后一愣,“难道我不应该呆在家里么?”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篝火晚会,你不去么?宋南这孩子今年应该是十六岁吧?我看你们平时总在一起,还以为你们早就私定终生了呢。”吴兰笑着说道。

    李元猛地站了起来。

    “糟了,竟然忘记了这回事。”

    “不管宋南的意见是什么,我今天一定会去打败所有竞争者,我就没看到过篝火晚会上哪个女孩拒绝了比斗胜利者。”

    想到这里,李元便急匆匆地准备出门了。

    “对了。”

    走到门口,李元想起了件事,篝火晚会要成年才能参加,而他现在只有十七岁。

    “不管这些了,我把九棱棍拿上,需要是直接武力开路,我不信除了族长,还有谁能挡我。”

    李元又掉头准备到屋里拿九棱棍。

    “真好啊,让我想起了年轻的时候。”吴兰看着李元急切的样子笑着说道。

    李元停下来,看着母亲似乎想说什么的样子,便站着等母亲的下文。

    “当年,你父亲也是和我从小就认识,那时候他总来找我玩,即使我每天跟着你外婆要做很多事,他也总能找到我空闲的时间来陪我玩。”

    吴兰的眼神渐渐迷离起来:“后来,相处的时间久了,我们便决定要一辈子在一起。不过和你现在一样,你父亲也只大我一岁。当时在篝火舞会上,我都急的哭了,结果你父亲一来,直接把我面前的五个男的全都打趴了。”

    “结束之后,族长破例允许了这门婚事。并下了新的规定:只有实力足够,便能提前来参加篝火舞会。但是像你父亲那样在那个年纪就那么强的人,基本没有。所以,这个规定也就鲜为人知了。”

    李元听完后,便急匆匆地出了门,并没有带九棱棍。

    “既然不需要强闯,那便不带九棱棍了。仅仅是和那些刚成年的人比斗的话,一双拳头就够了。即使有十个竞争者,那也是不费吹灰之力。”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