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夕的小姑名叫顾秋凤,是顾老太太最小的孩子。

    当年顾秋凤学习不好,初中都没念完就辍学了,但她却不甘心一辈子在乡下誓要做个城里人,后来经人介绍认识了丈夫吴良才,结婚后就跟着丈夫住在县里了。

    只是她的夫家日子过得也不怎么样,吴良才说是在单位上班,其实只是个临时工,一个月挣得钱还不够家里花用的。

    顾秋凤生了一儿一女,一家四口在县里日子过得紧巴巴的,简直是哪里有便宜占哪里就有她,尤其经常回娘家打秋风。

    顾老太太手里有俩钱,跟着大儿子顾国住,可就连儿媳妇杨红英都得好吃好喝地伺候着,还让孩子都哄着老太太来,就盼着将来老太太俩腿一蹬好东西都留给他们呢。

    顾秋凤每次去都厚着脸皮吃的用的从老太太那里划拉不少,杨红英特别不待见这个小姑子,当面背后姑嫂俩不知道撕了多少次了。

    但是就这样自己家几张嘴都填不饱呢,也不妨碍顾秋凤在乡下亲戚面前趾高气扬的,尤其是顾夕一家,因为三嫂周淑芳性子老实,顾秋凤这么多年都不拿正眼看几个孩子。

    “谢谢你送我回来,你去忙吧。”见顾秋凤往这头走过来,顾夕看出来纪怀风有些担心她,就笑着摇摇头。

    纪怀风大概是弄错了,她不愿意看见顾秋凤只是因为厌恶她,并不是怕她。

    顾家这些人以后都会跟她毫无关联,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纪怀风也看出来她态度的从容,就没有再坚持,只是临走前冷着脸看了顾秋凤一眼,说了句:“有事找我,别怕麻烦。”

    然后冲着顾夕点了个头就上车了。

    顾夕嘴角抽了抽,这人刚才是在替她撑腰帮她警告顾秋凤?

    她应该没有理解错吧。

    但是这种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作风,她就是真有事儿也得找得着他才行啊。

    连个电话号码都没有,他是不是以为现在还是通讯基本靠吼啊?

    这她可真是冤枉纪怀风了,纪怀风长这么大从来不做面子情的事儿,之所以没有给顾夕留电话号码,是因为他认定方媛应该已经给过了。

    因为他觉得是大家伙儿一起麻烦顾夕的,那么以后要感谢她也要一起,既然这样方媛当然会把他的号码也留给顾夕的,虽然他也是帮忙的那个。

    就因为纪怀风这莫名自信的想法,顾夕觉得她大概得靠意念才能拿到纪先生的电话号码了。

    “这小伙子是谁啊,你在哪儿认识的?”顾秋凤的目光跟着纪怀风的越野车跑出去老远都还不舍得收回来,“啧,开这么威风的车,还是个官吧,这么年轻就能在部队当官,这光是自己有本事都不够,家里肯定还得有人吧?”

    越想越觉得刚才错过跟这样的人搭上机会实在可惜,顾秋凤眼睛亮得灯泡一样看着顾夕追问:“你快跟我说说,刚才那到底是谁,家里是干什么的,你是怎么认识的?你们是什么关系?”

    显然刚才纪怀风白警告了,顾秋凤只注意到他就差打着标签的我有钱我有势形象了。

    “没关系。”顾夕视线从离开的纪怀风车上收回来,淡淡地吐出几个字,“顺路搭个便车。”

    顾夕的态度仿佛一瓢凉水,哗啦一下就把顾秋凤的热切给浇灭了。

    顾秋凤当下就变了脸:“你糊弄谁呢,没关系?没关系他能送你回来,我看你就是认识了有钱人还想瞒着,真是没想到小小年纪竟然这么多心眼?”

    “不信算了。”顾夕才懒得跟她浪费口舌,见她啰嗦个没完,转身就往学校里头走去。

    “你回来。”顾秋凤愣了一下,气得冲着顾夕喊道,“我话还没说完呢你就走,你这是什么态度?”

    顾夕站住转过身来,皱眉看着顾秋凤。

    她不想在学校门口跟顾秋凤争吵,虽说是暑假不像平时学生那么多,但是今天因为颁奖礼的事儿,也来了一些家长和学生的。

    顾秋凤气得要命,这个侄女果然让人讨厌,这油盐不进的样子她看了就想骂人。

    原来还想暂时哄哄她听话,这会儿却没好气地道:“来县里怎么不告诉我一声?”

    “你不是也知道了。”顾夕冷淡地看了她一眼。

    有顾雪在,顾秋凤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她来了省城?

    “你跟谁说话呢这么没规矩?”顾秋凤一看她的态度就又沉下脸想发火,想到来的目的硬生生忍住了,不耐烦地催着道,“算了不说这个了,你们那什么会的改成下午了,你跟我回家吧,下午到时间过来拿到钱了再来家里一趟。”

    顾夕诧异,颁奖礼改下午了?

    她都不知道的事儿顾秋凤竟然先得到消息了。

    这个可不是还在村里的顾雪能知道的,所以顾秋凤会这么准时地在校门口堵她,是姚珍珍打的小报告?

    “还不走磨蹭什么呢?”顾秋凤不耐烦地看了眼手表,“我还得赶紧去菜场买菜呢,这个点儿去正好能买到便宜菜,对了你身上带钱了吧给我拿点,我出来着急忘带钱了,要不是多你一张嘴我也用不着还去买菜。”

    说着眼睛盯住顾夕的衣兜,手一伸竟然直接把顾夕仅有的五块钱给掏出来了。

    “咋这么少?”顾秋凤一看就这么点儿钱立刻不满意了,嘴里抱怨道,“上县里一趟你妈咋不多给带点儿钱,可真够抠的,还想指望着上我家白吃白喝啊?”

    顾夕没想到顾秋凤能这么厚脸皮,反应过来立刻把钱抢了回来。

    “你干什么?”顾秋凤手还保持着刚才抢钱的动作,脸上无比震惊。

    她是不是认错人了?

    这是她那个平时连话都没几句的侄女?竟然都敢从她手里抢钱了?

    顾夕都要被她气笑了:“什么我干什么,谁让你拿我的钱了,我也不会去你家吃饭,你买不买菜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不去我家?”顾秋凤惊讶地看着她,仿佛不理解这种她自认为给了顾夕很大脸面的事儿竟然被拒绝了。

    “不去,还有事儿吗,没有事儿我走了。”顾夕转身想走人。

    “不去你想上哪儿去?你不去,不去等下午你拿了钱我上哪儿找你去?”顾秋凤一听立刻竖起眉头,她有点儿三角眼,说话声音一提高面相就跟着越发凶起来。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