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卡拉曼加市,这里距离被FARC控制的潘普洛纳不到五十公里,已经算是政府军与FARC交火的最前线。每天都会有流弹落入布卡拉曼加郊区,单是从当地人脸上紧张的表情,就不难感受到这一带局势之严峻。

    就在一天前,从西海岸登陆的美国海军陆战队抵达了布卡拉曼加市。

    不到一天的时间,一座简易的军事基地已经初见规模。

    大大小小的营房整齐地坐落在铁丝围墙内,穿着丛林迷彩的士兵步枪在基地内巡逻。LAV-25轮式装甲车整齐地停在军事基地的车库中,黑洞洞的机炮向上翘起,楔形装甲上挂着涂着数码迷彩的反应装甲。不远处的停机坪上停放着的,赫然是AH-1眼镜蛇武装直升机,火箭蜂巢中挂满了粗大的空对地火箭弹。

    但从这些装备来看,这支部队的战斗力,就绝非那些FARC的游击队能比。

    下午,一架大力神运输机降落在布卡拉曼加军事基地的机场,又是一批全副武装的海军陆战队士兵,有条不絮地从机舱中小跑出来,在跑道旁的空地上集结,接受军官的检阅和训话。

    站在跑道旁边,戴维斯探员看了眼手表。

    没有等待很久,一名身形魁梧的军人和一位穿着西服的老人向他这边走来。

    清了清嗓子,戴维斯伸出了右手,刚准备做个自我介绍。

    然而那名军人非但没有和他握手的打算,甚至直接打断了他的发言,开门见山道。

    “失踪的直升机找到了吗?”

    “找到了,虽然是残骸……”戴维斯的表情有些遗憾,“在哥伦比亚与厄瓜多尔边境地区,我们发现了坠毁的直升机。从黑匣子上的数据来看——”

    “我不管什么黑匣子,”用老鹰似得目光盯着戴维斯,乔纳森一字一顿道,“我只想知道,我的人现在在那里!”

    “飞机上能够搜集到他们的血迹……如果不出意外,他们可能已经遇难了。”不敢直视乔纳森的眼睛,戴维斯轻轻咳了咳,语气有些低沉地说道,“我很抱歉。”

    盯着戴维斯看了半天,乔纳森扯了下嘴角,将军绿色的提包甩在了肩头,头也不回地向着军事基地的指挥部走去。

    哑然地看着乔纳森的方向,戴维斯张了张嘴,但什么也没说出来,最后只得耸了耸肩,表达了自己心中的无奈。

    “上次任务损失的战士都是五队的精锐,而且是乔纳森上校亲手带出来的。”走到了戴维斯的身边,先前一直没说话的那位老人,轻轻叹了口气,“他一直对CIA的人抱有成见,但绝对没有恶意,希望你见谅。”

    “我理解他的心情,”戴维斯说道,“只是我还是不明白,根据海豹最后的通讯,他们当时已经成功压制了目标,为什么……”

    “我同样很困惑,”看着乔纳森离开的背影,老人微微眯起了双眼,仿佛是陷入了某种思考,“站在爆炸中心小女孩,能够操纵液态金属的异能……这完全超出了我们对‘异能’这个单词的理解。”

    异能这种超自然现象,一直是美国国防部先将项目研究局的科研焦点之一。尤其是在黑船身上得到证实后,美国国防部在这个项目上倾注的预算,更是一年大过一年。

    然而即便是异能,也不可能在一瞬间解决掉一个作战班的海豹吧?!

    “会不会是魔法?”戴维斯用开玩笑的口吻,抛出了这个并不好笑的问题。

    “我更愿意相信又是星环贸易的黑科技。”老人耸了耸肩,“老实说,无论他们拿出什么新鲜玩意儿,我都不感到奇怪。”

    吸了吸鼻子,老人从乔纳森的背影上收回了视线,看向了戴维斯,接着说道,“布拉多克探员的死已经不重要了,甚至是那些死的不明不白的海豹……我们所面临的事态,恐怕比去年西太平洋对峙还要严峻。”

    “需要我怎么做。”戴维斯肃然道。

    “这次行动将有四个作战班的海豹参与,由乔纳森亲自带队。你在南美工作了这么多年,对这里的情况应该很熟悉。我希望你和你的助手担任情报支援,以及行动策划。”老人说道。

    “斩首行动?”戴维斯的眼中闪过一抹精芒,“可希门内斯藏在山上,没人知道他具体藏在哪。”

    “不是希门内斯,是新国大使馆。”看着停机坪那边,正在起飞的眼镜蛇武装直升机,老人嘴角勾起了一丝阴险的笑容,“说准确点,是那些准备救人的幽灵。”

    ……

    波哥大市,新国大使馆。

    全副武装的哥伦比亚士兵将使馆团团围住,甚至在使馆外面拉起了充当警戒线的黄条,只在正门处开了一条小口。正门处停着两辆警用冲锋车,由波哥大市警方控制,每一个进出使馆的人,都将受到盘问。

    充分遵守了日内.瓦公约,哥伦比亚的人没有踏进新国大使馆一步,只是戒严了使馆附近的街道。很显然,即使是在这个混乱的当口,他们也不打算和新国闹得太僵。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如果哥伦比亚的士兵真的踏进了使馆,现在光临这里的也不会是幽灵特工了,必然是星环贸易的轨道空降旅。

    坐在使馆客厅的沙发上,额头上缠着绷带的张亚平看上去相当的狼狈。很显然座驾撞进超市的那一下让他伤的不轻,不过所幸人没什么大碍,至少还能下床走动。

    这些天来,他的电话都快打爆了。

    由于波哥大市警方要求新国访问团配合调查,甚至采取了限制出境的措施,被软禁在使馆中的他,不得不取消了南美之行剩下的行程。甚至于处理国内事务,都只能通过卫星电话来进行。

    任何人都无法出入使馆。

    也正是因此,在看到朱玉等人时,他的表情会如此诧异。

    “你们怎么来了?”

    “江先生让我来接你们回家。”将步枪挂在了K2外骨骼上,朱玉坐在了张亚平对面的沙发上,对身后的队友打了个手势,示意她去把窗帘拉上。

    “计划是?”张亚平问道。

    “一小时后FARC的游击队会对波哥大市东部郊区发动佯攻,吸引波哥大市警方以及驻军的注意,届时我们将掩护你们从使馆撤离。在波哥大市西郊有一架直升机,我们在那里上飞机。”

    “我们根本走不掉,”张亚平摇了摇头,瞟了眼已经关上的窗帘,“你进来的时候也看到了,外面全是人,我估计至少有一个营。”

    “没有一个营,只是总统府的警卫连,莉莉丝说她会解决。”

    听到陌生的名字,张亚平愣了下。

    “莉莉丝是谁?”

    “就是上次救了你一命的人。”

    张亚平的脸顿时就绿了。

    握草?你管那叫救人?!

    “我可以选择不走吗?”张亚平苦笑道。

    留在这也挺好,至少没有生命危险。

    “你可以打个电话请示江先生,”朱玉耸了耸肩,“不过我估计他的回答多半是不行。”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