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房古典,藏书万卷。

    万俟集团现在几乎全由万俟青云打理,平日里,万俟青衣做的最多的事,就是在书房看书。

    书中自有万千世界。

    万俟青衣穿着青衣,容貌俊朗,眉宇间异常秀丽,有着女子般温婉的气质。

    年轻时,他就是个戏子,青云衣兮,快意红粉林。

    刚过而立之年,他突然隐退,创建万俟集团,起初以文娱为主业,而当万俟青云暂时接手时,集团大肆进军房地产,资产获得迅猛增长。

    可以说,万俟青衣能成为长安首富,独子万俟青云功劳最大。

    万俟青云带着魏冲进入书房,只见万俟青衣靠在藤椅上,安静地看着一本古旧的书,神情陶醉。

    难怪万俟青衣会怀疑儿子不是自己亲生的,原来跟万俟青衣一比,万俟青云实在太丑了。

    “爸,你最近不是心神不宁吗?我碰到了一个神算子魏冲,就带他过来,想给你算一卦。”进门后,万俟青云没有说一句废话,如此开门见山的风格,难怪年纪轻轻就能将长安商界搅得天翻地覆。

    万俟青衣没有说话,只是向外摆了摆手,意思就是让他们赶紧滚,别打扰他看书。

    万俟青云绝不敢顶撞父亲,求救般看着魏冲,因为刚才在外面,魏冲信誓旦旦地说有办法让父亲算一卦。

    魏冲的确是很自信,但前提是得看到万俟青衣的正脸,现在只看到了侧脸,虽美得惊艳,却看不出什么。

    不过万俟青云惧怕万俟青衣,魏冲可不怕,猛地走过去,一把夺过万俟青衣手中的书。

    万俟青衣并不恼怒,只是缓缓扭转头,冷漠地瞧着魏冲。

    就看一眼,万俟青衣的过去,如放电影般,闪现在魏冲的脑海。

    魏冲整个人都懵了,慌得向后退了几步,手心手背,全是汗水。

    “万俟先生,你之所以退出戏剧界,是因为一个襁褓中的小女孩吧?”感觉万俟青衣就要赶人,魏冲急忙说道。

    用神眼看到的过去中,就是那个襁褓中的女婴,改变了万俟青衣的一生,不然的话,在当今戏台,仍能看到万俟青衣惊艳华丽的表演。

    万俟青衣微微皱眉,眼珠子骨碌碌地转,猛地看向万俟青云,意思不言而喻。

    万俟青云倒也识趣,用极其复杂的目光看了魏冲一眼,快速退出书房,并带上了门。

    书房内外都有监控,他并不敢偷听,而是来到花园里,焦急地等待着。

    神眼果然厉害,一眼就能看出一个人的命脉。

    魏冲不客气地在一旁坐下,笑道:“阁下一直都很担心那女婴如今过得如何,还请宽心,那女婴早已长大成人,过得很好。”

    “那你应该知道,我一直在找她?”万俟青衣话不多说,努力克制着内心的悲痛。

    魏冲叹道:“找到了又如何?在你亲手将那女婴的母亲推进河里时,就已对她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

    万俟青衣不愧是老江湖,一听这话,虽全身一颤,眸中透出疑惧,终稳如泰山,眨眼平静如水。

    魏冲在这如水的平静中,感觉到可怕的杀气,便道:“阁下若真想找到那女婴,何不算上一卦?”

    魏冲知晓他此生最大的秘密,这让万俟青衣很是不安,但算一卦,也是无妨。

    魏冲没有作过多的解释,就说算一卦三千块,这点钱对万俟青衣来说,不算什么,当即拿起手机,给魏冲发了三千块的微信红包。

    未来一个月,万俟集团将会爆发大地震。

    超品红包给万俟青衣卜算的结果,让一切变得更加清晰。

    当年的那个女婴,成为此事的关键。

    万俟青衣正是为保护她,才会被万俟青云成功暗算,虽死无憾,但事后,那个女婴的命运,将完全掌控在万俟青云手中。

    绝对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如果找到那个女婴,你打算认她吗?”魏冲做样子地扔出铜钱,看着卦象陷入沉思。

    万俟青衣缓缓摇头,真能找到,他只会给她留一大笔钱,绝不会相认,因为他知道自己不配。

    魏冲收起铜钱,道:“万俟集团收购步行古街,将所有商户逼上绝路,其中有一家店,正是当年的那个女婴所开。”

    “你说什么?”万俟青衣猛地扑起,抓住魏冲的肩膀,双眸血红,神情骇人。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有些过错,需要用性命弥补。”魏冲不慌不忙地说道,双肩被掐得生疼,这老东西,是杀人杀习惯了吧?

    万俟青衣颓然坐回藤椅,双眸空洞,轻叹道:“若能用我的命换她一生平安幸福,倒也值得。”

    “然而现实是你用你的性命,将她推进了地狱。”魏冲毫不客气地浇了一盆冷水。

    激动过后,万俟青衣恢复冷静睿智,瞪着魏冲,魏冲是青云带来的卦师,所说的一切,极有可能是一个圈套。

    那女婴是他此生唯一的软肋,用她做文章,很容易让他中套。

    但他没有立即发飙,只是问:“可知她叫什么名字?”

    “白霓裳。”

    魏冲淡淡地道。

    “白霓裳?”

    万俟青衣全身一颤,起身走到窗户前,望着外面,喃喃道:“青云衣兮白霓裳,素问,素问……”

    说着,泪若落英。

    魏冲也很无语,没想到白霓裳还有这种身世,瞬间压力倍增,在这场命数死局中,白霓裳的下场最凄惨。

    好不容易碰到一个让他动真心的人,怎可能还没得到就这样失去?

    片刻后,万俟青衣转身看着魏冲,问道:“你能带我去看看她吗?”

    “如果让万俟青云知道她的身世,那她将活不过今晚。”魏冲只觉万俟青衣一定是脑子坏了,当前是认女儿的时候吗?

    万俟青衣点点头,然后问魏冲该如何做。

    魏冲让他宽心,决定先试试超品红包的改命功能,结果尝试之下,竟然成功了。

    原来这场死局命数的突破口,就在万俟青衣这里。

    刚才的改命,成功让万俟青衣暂时不用死,但重伤在所难免。

    “顺从内心,方得圆满。”魏冲只能给出这样的建议。

    万俟青衣再次点头。

    魏冲离开时,谢绝万俟青衣重酬的好意,毕竟这是未来的老丈人,初次见面,必须得留个好印象。

    刚走到花园,万俟青云突然冲过来,握住魏冲的双手,赞道:“大师,你真是神人啊!”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