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漆黑的海洋,偶尔有巨兽的背脊出现在海面,天空不再是应有的蔚蓝,只有成片的乌云和乍现的雷弧,一切都体现着此处的不凡。

    海水的中央一个巨大的漩涡缓缓旋转着,旋涡的周围千里范围内竟感受不到丝毫的生命气息,一切仿佛都是死寂的领地,只有连接天空与海水的巨大雷霆偶尔打破宁静。

    视线缓缓移向漩涡中央,竟看不到一丝丝的海水,只有一条泛着银白色光彩的洞口似乎通往着未知的地方。

    在欲往通道内看去时,只看到一只巨大的眼睛突然显现,巨大的眼睛看不到一丝丝的眼白,眼睛猛然开合间,一道巨大的黑色光束猛然喷吐而出,然后一切都开始变得虚幻。

    “哎呦!”

    一声仿佛吃痛的呼喊,只看到一个稚嫩的身影从床上翻坐而起,用力的揉了揉通红的额头。小脸上带着愤怒的看着站在床边的人,刚欲加以呵斥,但在看到床边面容上带着一丝笑意的中年人后,小脸上的愤怒便转化为了一丝讨好。

    中年人看着床上变脸飞快的少年,也是好笑的摇了摇头,摸了摸少年的头。

    “墨殇,都快太阳晒屁股了,还不起床!还想不想为师教你了?”

    陆墨殇“嘿嘿”的干笑了几声,挠了挠头。

    “反正陈叔你会一直教我的嘛——”

    满脸无所谓的表情看着中年人,陆墨殇憨憨的说道,语气中不无依赖的语气。

    “你啊。”

    陈叔满脸的无奈,轻拍了拍陆墨殇的背部,笑道

    “快去穿衣洗漱吧,今天的训练内容也并不轻松呢!”

    “恩!”点了点头陆墨殇快速翻身下床开始穿衣。

    “对了,陈叔,你有听说过完全漆黑的海洋吗?”

    一边穿着衣服,陆墨殇随口问道。

    “漆黑的海洋?”陈叔微微皱起眉头,像是在思索着。

    “恩,对啊,就是那种完全漆黑的海洋,就连天空都是完全漆黑一片的那种。我最近做梦老是梦见这个地方,感觉好熟悉。”

    “这种地方,我倒是没有听说过呢。”陈叔略微思考后摇了摇头,笑了笑。

    “不过陈叔也并没有去过太多的地方,就连这云界的南方,你陈叔都没有游历过多少地方。”

    “哦。”陆墨殇小声的应答了一声,小脸上满是苦闷,显然对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而有些失望。

    “不过现在不需要思考什么啊,墨殇你还小,以你的天赋,将来成就一定远在你陈叔之上,以后一定能够游历这云界的山河,所有的奇观都能尽收眼底,以后一定会找到答案的,现在要的只是努力!”

    陈叔嘴角含着一缕微笑,满是期许的看着眼前的少年。

    “恩,知道了,谢谢陈叔!”

    陆墨殇幻甩了甩头,将脑海中那能够翱翔于天地的不切实际想法狠狠甩在脑后。随意洗漱了一下,走出了房间,微眯着眼,感受着那全身因被阳光照耀而弥漫的舒适感,轻喝了一声,转过头看向身后的微笑着的陈叔。

    “墨殇,从今天起,训练和以前不一样了,会更加辛苦,有信心吗?”

    “嘻嘻,陈叔,不说其他,就算为了咱陆家今后,我也要努力不是,辛苦怕什么,来就是了!”

    陆墨殇张开双臂,伸了个懒腰,说道。

    “好!有志气!那就来吧!”

    陈叔欣慰的看着眼前的少年,虽说每天的训练还算辛苦,但陆墨殇至少能达标完成,这比其他许多因为家族强大就不思进取的公子哥好多了。

    “首先,绕着后山跑上五圈,就当是热身了,这是你过去几年每天的必修课,相信对你来说并不算难,跑完后再到后山山顶找我吧,记住,别偷懒!”

    说完,陈叔便借力腾身而起,在房顶上又一次借力,便失去了身影。

    羡慕的看着陈叔消失的方向,如此快的速度,也只有云师境才能拥有了吧。目光在陈叔身影消失片刻后才缓缓收回,暗暗给自己打了口气,陆墨殇眼神开始变得坚毅,小脸上洋溢着一丝兴奋,向着小院的门口处走去。

    “训练,开始啦!”

    陆家,家族会议室内。

    “族长,家族的人们修炼速度越来越慢了,青石镇的其他两个宗族虽然没有公开表明这一点,但从各方面的种种反应来看,他们似乎也遇到了和我们一样的情况。”

    巨大的椭圆形玉石桌,一位面带着凝重之色的中年人端坐在正中的主位上,中年人赫然便是陆家之主陆云!刚才说话的正是坐在陆云左侧的陆家大长老。

    “自从十五年前开始,我便感受到青石镇的周围天地灵力越来越稀薄,这也应该是族人们修炼速度变慢的重要原因。”

    陆云摸索着下巴,缓缓说道。

    “十五年前,刚好是墨殇少爷降生的日子,墨殇少爷的努力在镇子里都是数得上名号的,而这几年墨殇少爷的进步我们也有目共睹。”

    大长老接过话说道,老脸上满是笑容。

    “墨殇的天赋的确极高,但还是太过松懈了,努力也只是相对于其他家族传人而言。”

    谈论起自己的儿子,陆云脸上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意,能得到如此有天赋又肯努力的儿子是他认为他此生最幸运的事。

    “但也正伴随着墨殇少爷,有着一系列耐人寻味的问题,且不论他是家主夫人怀胎两年才生下来的,单说随着他的降生,青云镇的天地灵力开始变得稀薄就已经让旁人颇有些微词……”

    一直未曾开口的二长老皱着眉头说道。微微点了点头,陆云也在这番话下皱起了眉。

    “青云镇的灵力之浓郁是方圆数千里之最,这也使这个虽仅是一个小镇的地方诞生出了比周围的城市都多的强者,而且我也在这几年翻遍了祖上留下来的书籍,没有任何与这次情况相似的情况。”

    顿了顿,陆云缓缓抬起头,长出了一口气,身体中隐隐露出一丝霸道的气息。

    “不过不论如何,墨殇既然是我的血脉,是我们陆家的继承人,那么我们整个陆家就是他的靠山,任何想要伤他的人,都得先过我陆家这关!”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