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

    少年口中一阵急促的喘息声显示出此刻的疲累,满身汗水的陆墨殇拖着略微缓慢的步伐行走至树桩旁的岩石处。随意扯掉了上身的衣衫,背靠着岩石慢慢坐下。

    通红的脸颊上不断有汗水流下,黑色的眼眸却是异常的闪亮,上身发达却不臃肿的肌肉密布着汗珠。

    只是此刻闪亮的双眸中却不时闪过沉思的色彩。

    “踏云果然不是那么好用的,卷轴上所写的一定要用云力才能使用果然有它一定的道理,只是想尝试一下,却没想到这么吃力。”

    自从心中决定尝试踏云的力量后陆墨殇已经不间断的练习了动作两个月,而刚刚便是满怀信心的陆墨殇尝试去用如今接近圆满的云气去使用这只是熟悉了动作的踏云身法。

    在一次次的运行失败后,终于成功了一次,却是因为控制不住那速度暴涨的身体而又一次摔下了树桩。要知道自从陆墨殇完全掌握了踏云的动作后已经再没有从树桩上摔下来过,这猛地一摔直接让他猝手不及,没有一丝丝心理防备的陆墨殇直接就啃了一嘴的泥,看的旁边的陈叔大笑不止。

    “陈叔,就不会帮我一下吗,就只知道看着我出丑。”

    吐掉了嘴中泥土的陆墨殇愤愤的看着不远处大笑不止的陈叔。

    陈叔略微收敛脸上的笑意,从云戒中取出一瓶药液扔给了灰头土脸走向自己的陆墨殇。

    “修行的道路本就是坎坷的,需要自己不断地创新和尝试,没有人能够一蹴而就,也没有人能够帮助你,现在的帮助如果让你产生了依赖感,以后你又该如何。”

    “不就是不想帮嘛,还说那么多大道理。”

    陆墨殇接过药液,嘴角撇了撇,虽然明知道陈叔所言非虚,但还是有种不爽的感觉。

    打开药液的瓶盖,顿时空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清香,深深地嗅了嗅空中弥漫的清香,陆墨殇微倾瓶口将一部分药液倒至手中,开始向身上伤口处抹去。

    “墨殇,很多事你需要慢慢经历过才会明白,如今嘛,还是尽快突破你现在的境界,到达灵境吧,不将这云气转化为更为实用的云力,你很难做更多的事,也会限制你对一些战技的学习使用。”

    陆墨殇点了点头,刚刚才用云气勉强使出踏云的他最能理解这一点,仅仅是踏出一步,便已耗费了他体内云气总量的接近三分之一。

    这身法只是用来迅速规避敌人的进攻或者迅速接近敌人所用的,这三分之一量实在是有点多了,如果一直耗费这么多的话,下次如果在对敌时使用,好不容易接近敌人的他,反而会因为云气的枯竭而被吊打。

    不过好在陆墨殇感受到体内的云气已经接近饱和状态了,离突破成为灵境,将云气完全转化为云力也仅仅只需要一个契机罢了。

    幻想着以后灵境因为云力的关系能够更自如使用踏云的场面,陆墨殇不由自主的开始傻笑起来,直看的一旁的陈叔苦笑着不断摇头,再怎么说陆墨殇的天赋异禀,他现在也还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孩子呀。

    接下来两个月的每一天,在天气刚刚蒙蒙亮的时候陆墨殇便已从盘坐的姿势站起身形,结束了长达一夜的吐纳,简单的洗漱后,便开始练习拳术。

    陈叔曾对陆墨殇说过,拳术是所有近距离格斗技术的根本所在,即使现在没有练习其他的战技,拳术也足以他在这个级别立足了,而且拳术的练习还可以促进陆墨殇对于其他战技的理解。

    对于自幼便陪伴在自己身侧的陈叔,陆墨殇深信不疑,这也使得拳术成为了他每天的必修课之一。

    在拳术练习到天色大亮的时候,陆墨殇简单的吃了一些食物,喝了点水,略作休息,便到端木树桩处开始他又爱又恨的踏云练习。

    在一开始的练习时总因为控制不住那速度暴增的身体而不断失足从木桩上摔下,每一次的跌落都疼得他龇牙咧嘴。

    至于陈叔,除了在陆墨殇结束练习时帮助他在伤口处擦拭药液,以及某些时刻指点陆墨殇如何改正错误外只是在旁边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每次陆墨殇从木桩上摔下,看到陈叔那莫名的笑意后都是一肚子的火气,如果不是他自幼时陈叔就已经一直陪着他,确信陈叔不会害他的话,他都会以为陈叔是故意的了。

    “墨殇,你觉得一个人成熟的标志是什么?”

    一次结束修炼后,陈叔轻轻抚摸着陆墨殇的头,缓缓开口问到。

    “成熟的标志么,当然是成为更强的武者,能够去做更多的事,能够去做一些自己愿意做的事,自己希望做的一些事。。。”

    陆墨殇歪着脑袋,左手不断抚摸着自己右手上的云戒缓缓说道。

    “也对,也不对。”

    陈叔看着陆墨殇,将手收回负在身后。

    “更强的武者不代表成熟,因为强大的武者也有不成熟的因素,成熟的确是能够做更多的事,却并不是随心所欲,更不是肆意妄为。一个人真正的成熟是看一个人能够肩负起多重的责任。”

    陈叔说到这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陆墨殇,又缓缓说道。

    “墨殇,你的天赋决定了你以后道路必定精彩,可你也必须要牢记,一个人强大的实力代表着他所需要承受的责任之重大。实力与责任永远都是对等的,也永远都是相互促进的。”

    说罢,再一次摸了摸陆墨殇的头,陈叔负着手向林子外的方向走去。

    “今天的修炼就到这里吧,修行之道,有张有弛,你也早些回去休息吧。”

    看着陈叔离开的背影,陆墨殇呆呆的坐在原地,脑海中不断回响着陈叔先前的话语。良久,才略微有些清醒的晃了晃脑袋。

    “成熟是承担责任么,还是不怎么理解,不管这些了,以后会明白的,现在最重要的事还是尽快进阶到灵境,云界中的武者也只有到了那个时候才算是入门呢。”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