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在修行的岁月中过的很快,距离陆墨殇晋级到塑型期九层已经过去了六个月之久。

    除了感觉到体内已经饱和到不能再饱和的云气之外,陆墨殇竟是一点进阶的契机都没有触摸到,这也让他在休息时只能不断思考是否哪里出了差错。

    “还有陈叔,最近总是跟我玩失踪,不然这些问题我还可以请教他,唉。”

    陆墨殇苦着小脸在那里长吁短叹,如此的年纪却一副老成的样子,简直让人忍俊不禁。

    休息了一会,陆墨殇走上端木木桩,继续他的踏云修行之路。

    踏云分为四个层次:入门,小成,大成,圆满。

    一般来说踏云入门的都是至少灵境的武者,不过如果要硬算的话,此时的陆墨殇在踏云方面的成就属于小成,只是因为体内是云气而非云力的原因无法完全发挥出踏云小成的威力,而且能够使用出来的次数也比其他达到小成的灵境强者要少上一些。

    不过这却并不影响陆墨殇对踏云的练习,在不断地熟悉和加深认知后,陆墨殇发现,踏云的使用并不一定需要调动大量的云气。少量的云气虽然无法让他暴涨出入门应有的速度,但却可以急速的掉转身形,做出一些应急的改变,在他无法使用云力的现在简直就是完美的身法了。

    仅仅只需要少量的云气来使用踏云,而剩下的云气则用来和对方搏斗,再也不用担心会出现使用了踏云后面临云气枯竭被对方吊打的尴尬场面了。

    起身,腾空,旋转,落地。

    一套赏心悦目的动作,陆墨殇嘴角的微笑自从踩上木桩的那一刻起就不曾消失过,这是一次次失败,又一次次尝试后得到的自信;一次次落地,又一次次爬起后得到的熟练!

    端木树桩上,陆墨殇不断地腾挪旋转,姿势之熟练完全不见数月前狼狈的影子,每一次的脚掌离开木桩都伴随着一声轻响和脚掌处微弱的白光。

    如果不是云气限制了陆墨殇的身形,他甚至有自信能够偶尔使用大成的踏云身法!

    良久,陆墨殇从木桩上飘身落地,一头黑色的长发随风飘舞,漆黑的瞳孔中除了一丝慌乱,剩下的只有说不出的安静,微微喘息了几口气,陆墨殇用袖子抹去额头上浮现的汗珠,刚欲有所动作。

    “啪啪啪——”

    随着一阵掌声传来,陆墨殇全身肌肉猛地紧绷,然后急速转身面向身后。

    “看来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已经完美的掌握了踏云的使用,而且还没有忘记随时要保持警惕,不错。”

    伴随着声音出现的还有一名紫袍男子,细细看去竟是那消失已久的陈叔。

    陆墨殇早在听到声音时就已经知道了来人的身份,顿时小脸上的平静完全消失,只剩下激动和兴奋。

    一同生活了那么多年,他对陈叔的声音无比的熟悉,从小到大,他和陈叔在一起的时间已经比他陪在父母身边的时间更长了,可以说陆墨殇与陈叔实非父子,情似父子。

    “陈叔!”

    陆墨殇激动地向紫袍男子跑去,说到底他还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能独自一人待在山上实属不易,平时除了父母和其他长辈会偶尔来看望以外,也只有陈叔陪他的时间最长。

    可是这一次,陈叔只说了句出去有事,便离开了十数天之久,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让少年的心都一直处在不安中,只有用不断地修炼来充实自己,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因为他知道不论陈叔去做了什么,如果回来时看到自己的努力和进步一定会开心的。

    “陈叔,你出去了那么久,究竟是做什么去了啊?”

    陆墨殇双手抓着陈叔的衣服,一脸的好奇。陈叔眼中满是慈爱,抚摸着陆墨殇的头,思索了一段时间后说道。

    “墨殇,你想成为灵境吗?”

    说着,还低头看了陆墨殇一眼。

    “想啊,当然想啊!只要是一个武者没有不想到达灵境的,陈叔说过:那是一个质变,是武者的入门!”

    提到灵境,陆墨殇的眼眸瞬间闪亮了起来,一边开始幻想成为灵境之后的状况,一边在那里昂着头碎碎念着。

    “那你看这是什么?”

    陈叔右手一翻,一个卷轴就已出现在手掌中。

    陆墨殇接过卷轴,缓缓摊开,卷轴整体呈淡黄色,是用一种不知名的动物皮毛制成,上面简单的几笔勾勒却将一座山峰的大概形体描述出来,甚至用了另一种颜色描绘出了一条通向山腰的道路,并在尽头处用一个红色十字表示。

    “那个红色的十字就是你的目标,焚灵果。”

    陈叔看着入神的陆墨殇慢慢说道,过了一会继续又说道

    “这十几天我一直在附近的山脉上寻找能够促使你进阶的东西,不过到最后,也就只找到了这个。”

    陈叔指了指地图上红色十字的位置,将陆墨殇的思绪拉了回来。

    “焚灵果,拥有煅烧云气,除去杂质的作用,虽然不是这个阶段促使进阶最好的东西,但是也足以帮助到现在的你。而且我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只要按照我画给你的路线走,所遇到的灵兽中也就一只一阶的云豹需要注意一下,其他的不足为虑。”

    “可是,可是陈叔,既然这么安全,你为什么不把它直接摘回来呢。”

    小脸上满是迷茫之色的陆墨殇呆呆的看着陈叔。自幼的教导已经让他习惯了去索取。

    “因为陈叔觉得是时候让你自己学着去成长了,有很多事需要你自己去经历了,毕竟以我们墨殇的天赋,以后的道路肯定会比陈叔更长,以后的世界肯定会比陈叔的更为宽广。”

    顿了顿,陈叔仿佛还想说什么,却在短暂的犹豫之后化为了一声长叹,摸了摸陆墨殇的头,而陆墨殇则是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不谈这些了,走,我们先回去,路上我和你详细分析一下你所需要去的地方的情况吧。”

    说着,陈叔收回放在陆墨殇头发上的手,负在身后,转身缓步向着这片林子中两人共同的住处走去。

    而陆墨殇独自在原地愣神了一会后,像是想通了什么,双眼重新焕发出光彩,跟着陈叔的背影疾步而去。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