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山山脉位于青云镇的北面,距离我们现在修行的位置大概有数百公里。而我们的目标所在就位于明山外侧山脉的一处山腰位置。”

    距端木木桩不远的一处庭院内,数间大小不一的木屋。位于中间的一间木屋较之周围木屋要大上许些。此时,木屋窗纸透出的点点微光零星的洒落在木屋的周围,点缀着夜晚的寂静。

    而先前对明山的一段议论便是从这间木屋中传出。

    木屋中,宽大的木桌旁陈叔正负手而立,此时的陈叔略微有些严肃的看着坐在木桌旁低头看着地图的陆墨殇。虽然看不到表情,但是他却能感受到陆墨殇周身洋溢的兴奋气息。

    这也是他所担心的,如果陆墨殇被兴奋冲昏了头脑,直接不顾一切的前往目的地的话,丧命的可能极其之大。

    不过还好,在陈叔静下来并不长的时间后,陆墨殇略微有些疑惑的抬起了头,眼中除了兴奋外却依旧可以清晰的看到眼底那一抹宁静的神色。也正是这抹宁静的色彩在支撑着陆墨殇的理智。

    陈叔微微颔首,接着先前的话题继续说道

    “明山主峰作为这西南之地少有的几座高峰之首,明山山脉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山上灵兽群集,彼此之间地位等阶分明,比人类社会的等级更为严格,而越是高阶的灵兽越接近主峰,越接近明山主峰。”

    “当然,这是一般情况下,并不能排除明山内部的高阶灵兽出现在明山外部的可能。不过这种情况十分稀少,我们此行的目的地又只是明山的最外围,所以不需担心这种情况的出现。”

    陈叔顿了顿,眼中露出沉思的神色。

    “这两天先休息一下,养精蓄锐,顺便去一趟集市,将外出所需要的物品准备好,虽然明山距我们此地并不远,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要做好在山中过上几天的打算。干粮,帐篷,淡水,驱虫粉都必不可少,顺便带一份明山的详细地图。”

    翌日清晨。

    结束吐纳的陆墨殇从床上弹身而起,虽然体内的云气早已饱和,但是每次在夜间吐纳的习惯早已可入骨髓。

    简单的伸展了一下枯坐一宿的身体,双眸中迸发的精气神比以往要超出些许。

    并不是因为实力有何精进,只是进阶的希望就在眼前,想到很快就能将云气转化为云力,进阶期许依旧的灵境,踏入武者真正的大门,陆墨殇就有些莫名的兴奋。

    正值夏秋交接时节,天气不复夏天的炎热,却带上丝缕秋日的微凉。刚刚踏出房门,清晨的微光伴着些许凉意刺激的陆墨殇缩了一下身子。搓了搓手,陆墨殇向着院子外走去。

    在陈叔的要求下,陆墨殇今日将独自一人前往集市购买需要的物品。

    从云戒中取出记载了所有需要购买的物品的清单,微微扫了一眼,陈叔所说过的物品赫然一一在列,除此之外,还加上了一些陆陈轩连名字都没有听过的物品。

    撇了撇嘴,陆墨殇收起清单,踏着不急不缓的步伐向集市的位置走去。

    陆家作为青石镇中最大的三个家族之一,有着属于自己的庞大领地。青石镇在最初的时候,家族数量仿佛雨后的春笋般不断出现,最后零零总总算上大小家族竟有数十个之多,而为了竞争种种资源,家族之间不断进行联盟、血拼。到的最后只剩下了陆家和另外两个家族。

    而到了这个时候,三大家族之间仿佛达成了某种默契,彼此之间竟同时停止了厮杀,只在属于自己的地接中不断经营着,并在一些利益相同的时候互相相助。

    陆墨殇平日间修炼所处的地方位于陆家后山的几处山峰之一,位于青石镇的外围。属于三大家族开辟的范围,所以山上的灵兽不仅稀少而且等阶非常低。

    现在的陆墨殇又属于被家族保护的阶段,所以他想要得到实战训练就要离开青石镇的范围,去到遥远的山体之中。

    此次去到明山外围,除了寻找那焚灵果之外,寻找合适的目标进行实战训练也是陈叔此行的最主要目的。用陈叔的话来说,那就是:在温室中成长的花朵永远无法承受住外界的狂风暴雨,想要不断成长必须不断经历。

    在青石镇外收起了身上所有能代表陆家身份的事物,陆墨殇缓步走进了青石镇,感受着耳中忽然充斥的喧闹声,陆墨殇摸了摸脸庞。

    身为陆家少爷的他却自小在山林中长大,不说青石镇,连陆家家族内他都很少会有机会去,平日间除了休息就是修炼。一般都是家族的长辈前去看望他,并教授他一些修炼的常识,除此之外从小陪伴他的就只有陈叔和满山的树林了。

    陆墨殇明白,每一个武者在二十岁之前被公认为是黄金修炼时间段,是每一个武者开始修炼经脉,固基的最佳时间段,而陆墨殇的天赋又是青石镇千年内的最佳,家族将陆墨殇隐藏起来就是为了保护陆墨殇,希望能让陆墨殇以最快的速度崛起。

    到了那个时候,即便是被别人知道了他的天赋逆天,他也拥有足够的自保能力,不至于被扼杀。

    所以陆墨殇为此不断努力训练,不仅仅是为了能够早一点看到世间的丰富多彩,最重要的希望是能够早一点获得长辈们的认可,满足长辈们的要求,用以回报长辈们对他的期许。

    随意找了一家店铺买了件黑色斗篷在无人处套在身上,陆墨殇仔细的打量了下自己的身形,在看到原本略显消瘦的身材在黑袍下变得臃肿起来之后,陆墨殇微微点了点头,拉了拉帽檐,陆墨殇向着集市走去。

    “打火石、干粮、水、帐篷等等这些都好买,随便哪个店铺都能够采购到,但这个冰凝草是什么东西,本来我以为是种不太重要的草药,可是为什么这么稀有,跑了几家药店都不行。”

    坐在一处酒肆的桌子旁的陆墨殇,在几家药店碰壁后终于开始低声抱怨了起来,仔细的看着手上所需物品的清单。

    如今大部分的物品名称之后都标记了一个小小的记号,那是已经买到了的结果。而现在清单上还没有标上记号的就只有回灵丹和陆墨殇一直在抱怨的冰凝草了。

    回灵丹属于比较低级的丹药一类,能够略微加速云力的回复,野外生存最怕遇到紧急情况,回灵丹就是应对这些紧急情况的对策之一。

    而这回灵丹已经应陈叔的要求由陈叔去向家族要了,所以陆墨殇所需要考虑的无非是目前久寻而不得的冰凝草了。

    听到陆墨殇的低声抱怨,一旁的酒肆伙计停下了手头的活,略微思考了一下,缓步向着穿了黑袍的陆墨殇走去。

    “大爷,您所需的冰凝草可是一株带着寒气、全部草叶呈蓝色的稀有药草?”

    陆墨殇略微有些疑惑的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位置,看到是酒肆的伙计后才略微点了点头。

    “是这种草药,你可知哪里有吗?”

    “如果是这种草药的话,或许我还真知道有一处可以寻到,只是你看。。。”

    伙计看着陆墨殇谄媚的笑了笑,说到最后还搓了搓手指。

    看到这,陆墨殇立刻心领神会,从云戒中取出一小袋金币向着酒肆伙计扔了过去。

    虽然陆墨殇在山中长大,可是作为陆家的少爷,更作为陆家千年内的天赋最佳者,长辈们每每看望的时候总会传授一些在外行走的经验给他。也造就了陆墨殇虽年幼却略微有些老成的性格。他的童真的一面,只在最亲近的人面前才会显露出来。

    伙计赶忙接过,将袋子放在手中掂了掂,点了点头,而那看向陆墨殇的笑容也越加谄媚,让得陆墨殇感到一阵恶寒,那隐藏在黑袍下的身躯也不禁抖了抖。

    伙计却并没有注意到这些,而是继续保持着谄媚的笑容开口说道。

    “我曾听来到这儿的一位客人说过,我们镇上的申玉拍卖行将展开一次大型的拍卖,这种大型的拍卖活动每十年才会有一次,一般都是一些比较贵重的东西。”

    顿了顿,伙计又说道。

    “最近一次的拍卖活动就在明天,哪怕拍卖的东西没有您所需要的,申玉拍卖行是我们小镇的三大势力之一,经过数百年的沉淀,肯定会有您所需要的东西,那种地方肯定有您需要的冰凝草。”

    陆墨殇摸索着下巴,过了一会,点了点头,从云戒中再次取出一小袋金币抛给酒肆的伙计,站起身形,缓缓向外走去。

    距离去明山还有两天时间,明天去参加拍卖会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只是身上需要带上许些金币了,到时候如果看上了什么,也好和人竞价。这事,还得麻烦陈叔。

    摇了摇头,刚出酒肆的陆墨殇边思考边行走着,而方向正是青石镇外,正是占据了他大部分童年时光的山脉。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