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拍卖行的门口,陆墨殇抬头看了一眼门匾上遒劲有力的五个大字,微微点了点头,摸了摸藏在袖中的紫色卡片,卡片的中间,一条金色的细线悄然勾勒。

    自从昨日和陈叔提了他要去拍卖行买这冰凝草之后,陈叔只是出去了半个时辰左右,便为他带来了五十万的金币。

    从陈叔的口吻中,陆墨殇了解到,这是家族给予他的成长资金,只是希望他能够更快的成长,更快的为家族效力。

    这张卡就是昨日陈叔交给陆墨殇的,而那五十万金币就存在这张紫色的卡中。

    隐在黑色斗篷下的陆墨殇微微笑了笑,将手中把玩的紫色卡片收入云戒,拉了拉帽檐,缓缓步入拍卖行的大厅。

    淡淡的黄色微光映衬着拍卖行大厅的富丽堂皇,暖色的光系既增加了买家的几分热情,也减少了人们的一丝紧张,至少此刻的陆墨殇就是如此。

    虽说看到大厅内布景第一刻的陆墨殇的确为这种华丽略微愣神,不过好歹是陆家的少爷,虽然在深山中成长,却也早就锻炼出了足够的心性,片刻就将这种惊讶压入心底。

    大厅中的服务人员见到进门的陆墨殇,也是立即上前迎接。

    虽说今天是十年一次的拍卖盛会,但终究青石镇是个并不大的小镇,而且四周环山的因素,所以参加拍卖会的人除了本地人之外,外地的人其实并不多,这也导致了参加拍卖会的人虽然多却并没有到达人满为患的地步。

    “您好,请问您是来参加今日的拍卖会吗?”

    服务人员待得快步行至陆墨殇旁时,微微弯身,礼貌的询问道。

    “是的。”陆墨殇刻意让嗓音变得略微沙哑,微微点头道。

    虽说行走在属于自己家族领地附近,但陆墨殇依旧谨记家族的训诫,在没有足够的实力前,在外注意隐藏身份,避免被人惦记。

    服务人员听到这略微沙哑的声音也是略微皱了皱眉,不过良好的职业素养却让他快速的地掩饰了自己的情绪,打量了一下陆墨殇的穿着,又露出一丝礼貌的微笑,上前询问道。

    “请问您有代表身份的物件吗?”

    “贵拍卖行拍卖物件还需要知道每一位客人的身份吗?那岂不是每位客人都不存在隐私之言了?”陆墨殇听闻此言,微微皱了皱眉,言语中更是带上了一丝不快。

    听到这话,服务人员赶忙堆上满脸的笑容,用带着一丝歉意的语气向陆墨殇解释道。

    “我们的拍卖行在拍卖时的座位存在贵宾区与非贵宾区,贵宾区不仅座位更加舒适,而且相比于非贵宾区会多出一部分特权。”

    “我并没有什么可以证明我身份的东西展示给你看,不过。。。”陆墨殇摸索着下巴,缓缓说道。

    不过顿了顿,像是想到了什么,微微一笑,又说道

    “不过,这个东西可以证明吗?”

    陆墨殇伸出藏在黑色长袍斗篷中的手,手上一张紫色卡片悄然出现,这张卡片正是陆墨殇先前收入云戒内那张来自陈叔的卡片。

    坐在舒适的沙发上,看着房间内奢华的布置,陆墨殇微微摇了摇头。

    “这紫色的卡没想到这么好用。”

    回忆着先前的画面,陆墨殇低声笑了笑。

    先前的服务人员在见到陆墨殇展示出来的紫色卡片后愣了愣神,在接过卡片仔细端详后脸上露出惊讶的色彩,赶忙将卡片还给了陆墨殇。

    在向陆墨殇微微鞠躬后离开了片刻,在向一个工作人员低声说了几句后,又在陆墨殇好奇的目光下带着那位工作人员快步走了回来。

    “先生,您的身份只有贵宾区最好的贵宾室能够符合您的身份,现在请您随我来。”工作人员欠了欠身,恭敬地说道。

    “恩,带路吧。”

    陆墨殇拉了拉帽檐,在服务人员极为恭敬的眼光中随着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向贵宾区走去。

    闭上了双眼,陆墨殇换了一个舒适的姿势靠着沙发,静静地等待着拍卖会的开始。而因为陆墨殇来得早而显得有些空旷的拍卖厅也开始陆续进入了一批批客人。

    “铛——”

    一声轻盈的钟声,并不巨大的声音却让原本有些喧哗的拍卖厅逐渐变得安静下来。

    坐在贵宾室的陆墨殇也是微微睁开了双眼,居高临下般的环视了一圈。心里面因为拍卖场的人数之多而微微叹息了一口气,随即眼眸微动,视线转移到了拍卖厅的最中央。

    在拍卖厅的最中央处,此时已有一名身着金色旗袍的成熟女子,女子的一颦一笑配合着衣摆处偶尔显露的雪白,当真是充满了诱惑力。

    此时这名女子正微微开合着樱桃小口,说着本次拍卖会的规定和一些注意事项。大厅中大部分人的目光紧紧地跟随着这名女子的身影而移动,深怕遗漏了什么的细节。

    陆墨殇看了一眼就闭上了双眼,这名女子他倒是听家族中的长辈提起过,是拍卖行王家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名叫王悦。

    据家族中的长辈所说,这王悦不仅仅在营销方面有着独到的理解和天赋,就连在修炼方面都有着过人的天赋,年仅十九岁的她却已是灵境中期,在青石镇年轻一辈中绝对属于领头人物。

    当然,陆墨殇这种绝世妖孽除外,陆墨殇作为千年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他所拥有的天赋已经难以衡量。

    而从长辈透露的信息中可以看出,不仅是陆家,连青石镇三大势力中的另外一大势力都有与王家结姻的想法。

    脑海中的念头只是刚刚出现就被陆墨殇抛却到脑后,不论长辈怎样,此刻的他对这一切都不感兴趣,他所想要的仅仅只是借拍卖行的手得到冰凝草然后进明山得到焚灵果进阶灵境。

    台上的王悦又说了一段时间暖场的话语后,微微立定身形,灵动的美目环视了一圈台下的宾客,然后略微正色,带上一抹职业性却不失魅惑色彩的笑容,轻启红唇。

    “今天的拍卖会正式开始,下面请出今天的第一件物品。”

    伴随着王悦的话音,一名穿着红色旗袍的侍女缓缓将一座移动的展台推上拍卖台。展台上放着一把红色的剑体,随着台下宾客们视线转移至展台的剑体上,王悦的解说声音也随之响起。

    “这把剑名为炎,剑长三尺六寸,宽一寸八分,重约二十六公斤,剑刃本身采取火玉铸成,剑刃与剑柄交接处嵌有两颗三级火属性灵晶,为青石镇铁匠坊所处。起拍价为五万金币。”

    简单的话语却将这把剑的性质说了大概,不过说到一半时王悦的脸上却带上了一丝狡黠之色。

    “火玉?”陆墨殇愣了愣。

    火玉他也听说过,一般高温的地域会伴生一种名叫火岩的矿石,在火岩矿石的中心部便会诞生一小部分的火玉。

    火岩本身价值并不高,而火玉却因为稀有而比火岩贵重了十倍不止,要知道一个大型的火岩矿,其内所含有的火玉的数量只有火岩的数十分之一。

    深知火玉贵重的陆墨殇眉头微微一皱,旋即睁开了双眼。

    “一把用火玉铸成的剑,配上两块三级的灵晶,只值五万金币?”

    灵晶的成型一般有两种办法。

    一种是击杀灵兽。一般情况下,灵兽在死亡的时候会在在身上的某处产生与其等阶相当的灵晶,这种办法一般需要具有一定的实力,不过越是高阶的灵晶越是稀有和昂贵,也导致不断有许多财迷心窍的人前去尝试,最后的结果不过是人财两空,历史上这种事并不在少数。

    另一种就比较安全了,随着云气的运用和理解,人们逐渐掌握了一种可以同时提取大量相同属性材料精华能量,并运用一些特别的手段将这些提取出的能量进行提炼融合,逐渐形成灵晶的方法。不过这种方法的缺陷及其明显,那就是越高级的灵晶所需能量越多,也正因为如此,至今云界无人可以用这种方式合成七级和七级以上的灵晶。

    陆墨殇摸索着自己的下巴,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光是那两块三级的火属性灵晶就以价值三万金币,再配上用火玉铸造的剑刃,且不论剑柄的材质,这把剑的价值绝对不止五万金币才对,除非。。。

    想到这个除非,陆墨殇眼睛微微一亮,略微颔首又是闭上了双眼。

    “好一个拍卖行,也难怪这是第一件拍卖物了,这火玉怕是有着不小的缺憾。”

    拍卖台下的宾客也不全是傻子,自然有人能根据火玉的价值猜出一部分的原因,当即就有人高声问道。

    “王悦小姐,这火玉的价值似乎不止这么点吧。”

    王悦面带微笑的看了一眼那人,左手轻捂着嘴,轻笑一声。

    “真是好眼力,这火玉的确存在一定量的杂质,不然也不会只值这个价而且作为第一件物品出场了。”

    “不过本拍卖行可以保证,这把剑虽然有一定的杂质,但给出的这个起拍价绝对没有问题。”

    听得王悦的保证,台下的宾客也是微微坐正了身形,不论这火玉的杂质到底如何,拍卖行的保证还是有一定信服力的,身为青石镇的三大势力之一不至于这点诚信都不曾具备。

    在知道关于这把剑的大部分信息后,接下来就是竞价的时刻了。

    虽然这把剑有着一定的缺憾,拍卖台下的宾客依旧是不断响起加价的声音。

    毕竟大部分的宾客没有三大势力的强大资源,很多的事物都要凭借自己去一点一点收集。这把有着一定缺憾的火玉剑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却是足够了。

    陆墨殇对这把剑一点兴趣的没有,他自从练习拳技开始就深深的为之痴迷,虽然这拳技不曾评定云技的等级,却不愧为陈叔于生死搏斗间总结出来的格斗术,每一次的练习,陆墨殇依旧是受益匪浅,也让他喜欢上了近身搏斗,而不是拿着兵器对敌。

    静静地看着台下的宾客将价加到了八万四千金币,陆墨殇点了点头,这王悦果然有其独到的地方。

    他虽然闭上了双眼,却可以清晰的听到,每一次价格上涨速度减缓的时候,她都会进行鼓舞和激励,也让得原本宾客快要冷淡的情感再一次火热了起来。

    价格最后停在八万四千金币不是她能力有限,而是这已经是这件物品所能卖到的极限。甚至在一开始陆墨殇的认知中,这把剑七万金币已经算比较高的价格了。

    接下来的拍卖过程对于陆墨殇就有点乏味了,不仅没有等到他所需要的冰凝草,就连侍女推上来的拍卖物品都没有一件能让他感兴趣的,不是他眼界过高,而是他所需实在是太少了。

    渐渐地,拍卖会在王悦动听的声音下推向了高潮,一件又一件比之前更稀有、更珍贵的物品被推上了拍卖台。

    陆墨殇却仿佛局外人一样,从拍卖会开始到现在,一次价格都不曾加过,此刻的他甚至都要进入睡眠阶段了。也幸亏还有身上的黑色长袍遮住了他的身形和容貌,保留着拍卖行人员眼中的高人形象。

    “下一件物品是本次拍卖会最后的大轴,冰云匙!”

    “冰云匙?”陆墨殇愣了愣,抹去嘴角的一丝晶莹,终于睁开双眼看向拍卖台。

    王悦的眼神已是极为的亢奋,似乎是在酝酿着情绪,过了一会,她才接着说道。

    “我相信很多客人都曾听说过,却不曾与之谋面。也相信有很多人了解过它的由来和用途。但是为了避免有的客人不知道这冰云匙,我先解释一下它的用途。”

    “明山作为我们这西南地域的最高峰,其附属山脉上自然少不了前辈先人留下的财富,而以我们目前所探索出来的情况看,明山山脉中前人留下的最顶级的洞府为冰火玄灵四域,四域并驾齐驱不分高下,其内部种种灵草异兽,幸运者甚至可以得到先人遗留下来的功法和云技,而进入这四域唯一的要求就是拥有与之相对应的秘钥。”

    顿了顿,王悦收敛了语气中的亢奋,又说道。

    “相信大家也都猜出来了,这件物品,就是进入冰域所需的秘钥。”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