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山,冰域,冰云匙。”

    低声的念叨了几遍这些名字,陆墨殇眼神陡然变得火热了起来,再也不能像一开始那般静坐,站了起来,不停地在贵宾室内踱步。

    逐渐按捺住内心的激动,陆墨殇依旧抱有一丝疑惑。左思右想却不得而知,正当他准备开口询问时,却有位宾客替他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王悦小姐,既然这冰云匙如此之重要,那为什么还要拿出来拍卖呢?”

    王悦保持着固有的微笑,眼神似有似无的瞥了瞥陆墨殇所在的贵宾室,这冰云匙本身具有多把,而每一把一次都能够带上数人进入。

    由于冰云匙并不是一次性的消耗品,拍卖行从崛起到现今已经拥有了两把冰云匙,所以这对大部分人来说珍贵无比的秘钥对于拍卖行来说就显得有些鸡肋了。

    此次拿出这一把冰云匙仅仅只是为了讨好那一位不明身份的贵宾。

    据管理拍卖行的中年人汇报,那位贵宾所使用的贵宾卡属于他们家族外发的贵宾卡中的最高级,面对这种即使是他们家族高层都要重视的贵宾,这些定居于青石镇的家族支脉自然只能尽力去博得欢心,希望能交上关系。

    当然陆墨殇并不知道这张贵宾卡的特殊之处,也不知道这一件物品出现都是因为他。

    而面对台下宾客发问的王悦虽然心中嘀咕着:你以为我想卖。她却也不能将实情和盘托出,更不能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

    不过王悦不愧是拍卖行年轻一辈的天才,略微思索便带着微笑回答道。

    “作为青石镇的三大势力,这冰云匙每一势力都持有至少一把,每一把都可携带数人进入,不过因为洞府的结界限制,只有不到二十岁的人才能进入,而一年后,冰域即将开启,我们拍卖行愿意拿出一把秘钥,最大的一部分的原因是希望能结盟,从而可以达到双方获利的地步。”

    王悦特地将即将开启和结盟加重了语气,虽然并不太明显,不过根据台下宾客的反应来看,明显基本所有的人都已经了解。

    王悦环视了一周,才缓缓接着说“鉴于即将拥有的合作关系,我拍卖行经过商讨决定,不定起拍价,只要能立下契约,今后为我拍卖行做一件事既可。”

    “甚至我行可以保证,所做之事不会超出道德要求,不会让各位冒着必死的危险。当然,也可以以物易物,只要价值相当就可以了。”

    此言一出,台下顿时喧哗了起来,虽然拍卖行所要求的事可能会相当艰难,但在拍卖行的保证下,这件事的危险性已经与冰云匙的价值画了等号。

    以物易物更是想都不要想,这冰云匙的价值对目前台下的宾客来说已是极高,这类物品很多人更是见所未见,更别提以物易物了。

    不过和大部分宾客的兴奋不同,听到这,陆墨殇冷笑了一下,停下身形,摸索着下巴,边思索着,边看着拍卖台上的一切。

    得到的好处越大,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就越大,这是从修行开始陈叔就一直在反复强调的道理。

    虽然陆墨殇并不能完全清楚这句话的含义,不过却并不影响他此刻的冷静思考。他知道,拍卖行所谓的“帮忙”绝对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不过显然知道这个道理的人并不仅仅只有陆墨殇一个人,拍卖台下坐在前排的几人在听到消息后也不曾露出丝毫激动地神色,从眼中不时闪过的光芒来看,明显他们也在思索得失问题。

    陆墨殇自从想明白这件事顿时淡然了很多,抚了抚身上的衣袍,重新坐回了沙发上,闭上双眸,如个局外人般静待着事态的发展。

    拍卖行要求的事一定不会那么轻松,这是肯定的,不然并不值得让拍卖行拿出这把冰云匙。

    所以这件事的难度甚至可能,不,是一定超出了陆墨殇现在的能力范围,虽说陆墨殇的天赋近妖,但现在的他就是一个即将踏入灵境的武者。

    再大的天赋也要成长起来才行,没有实力的人即便具有极其逆天的潜力也仅仅只是枉然。所以这把冰云匙对现在的陆墨殇来说,并不能算是一种机缘,反而是一种负担。

    王悦并不在意拍卖台下的宾客能给出的交换条件,这次冰云匙的拍卖本来就只是临时起意,并没有做任何一丝一毫的宣传,所以另外两大势力都并不知晓,也没又派人前来。

    她也并不怕台下的人直接动用武力,早在这件冰云匙刚刚拿上拍卖台开始,拍卖行的高手就已经在拍卖场的角落处蛰伏,任何想要动用武力夺取的人都会被在第一时间内拿下,毕竟拍卖行作为青石镇的三大势力之一,除了因为和其他两大势力彼此间存在利益关系,自身的实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在委婉的拒绝了几个提出交换条件的宾客之后,王悦假装扫视了一遍台下的宾客,眼神却似有似无的看向那贵宾室。

    在感觉到那贵宾室内的客人似乎不打算出手时,王悦的脸上终于闪过一丝慌张,不过这抹神色刚刚出现,便被她压了下去,速度之快,并没有让台下的宾客察觉到什么异样。

    脸上依旧保持着礼貌性的笑容,王悦微微侧首看向拍卖场的一个角落,似是征询着什么。片刻后,像是得到了认同般,不着痕迹的吐出一口积压已久的浊气,脸上的笑容却是更加自然。

    “各位应该都清楚这冰云匙的价值,目前各位所提出的条件对我拍卖行都存在一定的价值和意义,不过在我行看来并没有能与这把秘钥等值的条件,所以我行暂时不打算卖出这把冰云匙。”

    此言一出,拍卖台下坐在前排的几位顿时满脸的气愤,不过大部分的人却是没有什么太大的表情,甚至还有一丝幸灾乐祸。

    这冰云匙本来就和他们关系不大,对这些人来说冰云匙这种东西在梦里面想一想就可以了,所以很多人一开始便坦然了,而此刻能看到一群在青石镇中略有些地位的人难堪,他们也是略微的有些开心。

    “本次的拍卖会到此结束,感谢各位能抽空前来,我拍卖行万分荣幸。”

    像是没看到台下几位铁青的脸色,王悦微微欠身后直接转身离开了拍卖台,脸上甚至带起一缕不易察觉的冷笑。

    台底下的人,再愤怒又能如何,在拍卖行势力远远超越的情况下,她根本不担心他们会翻出什么浪,真要惹怒了拍卖行,直接碾死这些挑衅者既可,谅他们也不敢有什么过分之举。

    微睁着双眸静静地看着王悦离去的身影,以及拍卖台下几位恼羞成怒的宾客拂袖而去的场面,陆墨殇有些失笑。

    “有点意思,看来这王悦也不是什么善茬。”

    脑中回忆着王悦离去时的笑容,因为角度关系,他真好可以将拍卖场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自然也是对王悦的冷笑和漠视影响深刻。

    缓缓站起,将因为随意坐下而略有些凌乱的衣袍整理整齐,再次拉了拉帽檐,将少年的面容深藏,陆墨殇抬起脚步向着拍卖行的大厅走去。

    虽然拍卖过程中没有见到他所想要的冰凝草,但是以拍卖行本身数百年的底蕴来说,应该会收藏了这种灵草才对。

    到得大厅,刚准备寻找一开始那位中年男子说及此事的陆墨殇却看到大厅中早有一名女子在四处张望,看其模样,正是先前主持了拍卖会的王悦。

    蓦然,王悦像是终于发现了什么,脸上扬起喜悦的笑容,向着目光所指的位置快步走去,目标所指正是刚刚进入大厅的陆墨殇。

    陆墨殇当然看到了那向着自己走来的王悦,略有些疑惑的停下脚步,拉了拉帽檐,静静地等待着王悦的到来。

    “前辈是第一次来我们拍卖行吗?”

    王悦满脸笑容问道,眼神似有似无的打量着隐藏在黑色长袍下的陆墨殇,却因为在黑袍遮掩下显得有些臃肿的身躯,以及那一直藏在黑袍中难以看清的面容而微微皱了皱眉。

    陆墨殇陈沉默着微微点了点头,心头却是思虑万千,他完全不知道这个青石镇年轻一辈的领头人物,拍卖行新一代的商业精英到底找自己所为何事。

    在苦思无果之后,陆墨殇皱了皱眉,却并没有开口询问什么,而是刻意压低了声音,让声音变得沙哑,淡淡的问道。

    “我们可以换一个安静的地方谈吗?”

    王悦愣了愣,看了看周围因为她的存在而被吸引过来的目光,心中虽然好奇黑袍人的身份,却依旧面带笑容,甚至带上了一丝歉意的说道。

    “不好意思,是我太过急切了,我这就带前辈去最上等的会客室。”

    说着,王悦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然后带着满脸的笑容走在前面指引道路。

    看着面前修长的身影,嗅着从这比自己大了好几岁的女子身上散发的青春气息,陆墨殇顿时觉得一阵清爽,心中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波澜,他只对于王悦作为拍卖会主持人可以成功的原因有了一丝明悟。

    端坐在会客室的椅子上,看着眼前燃起的檀香,又看了一眼坐在自己对面的王悦,陆墨殇反而淡然了下来。

    虽然对于王悦想做什么陆墨殇丝毫不清楚,就像这袅袅的檀香看不真切,不过陆墨殇明白,对方既然如此客气的对待他,那应该是有求于他才对,所以他一点也不慌张,反而更多的是好奇心。

    “前辈怎么称呼?”

    沉默良久,王悦忍不住的开口问道。

    “陈。。。”

    黑袍下的陆墨殇带着淡淡的笑容,微张唇齿,吐出了这个字。心里面却是盘算着:陈叔强调过要掩藏身份,那就连姓名也谎报呗,反正我只是要到一株灵草就走了。

    “陈前辈此次前来我拍卖行应该不会仅仅只有观看一场拍卖会那么容易吧。”

    王悦满脸尊敬的笑意,却是将‘观看’这二字咬的极重,看来对先前陆墨殇一次都没有竞价的事耿耿于怀。

    并不在意王悦言语中的不快,陆墨殇只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此行前来只为一株灵草,不为其他,不过能顺便看场拍卖会也是快事一件。”

    “哦?能劳烦陈前辈亲自跑一趟的灵药定然不是凡品,敢问这是何种灵药?”

    柳眉一挑,王悦好奇的问道。

    被她一口一个前辈叫着,如果她知道我比她还小几岁,她会不会气疯了。有些恶趣味的想了想,陆墨殇赶紧拉了拉帽檐,将脸庞隐藏的更深,在确定对方看不见自己脸上的笑容后,才缓缓地说着自己寻找了好半天的灵草名字。

    “冰凝草?”

    重复着灵草的名字,王悦微皱着眉,像是在思考着什么。陆墨殇也不急,就静静地坐在原处,等待着王悦的结果。

    过了好一会,连陆墨殇面前的檀香都已燃烧过半,王悦才猛地抬起一直微垂的头,像是决定了什么。

    “这冰凝草是四阶高级材料,只有极度寒冷的地方才会有几率诞生,这灵草在我的记忆中,连我们拍卖行这么多年都只收集了三株左右,平常不会作为拍卖物品。”

    听着王悦的话,陆墨殇已是慢慢皱起了眉。如果真如王悦所说,那么这冰凝草的价值就有些大了啊,想必想要得到应该会付出不小的代价。

    顿了顿,王悦眼神中的光芒再次凝聚,像是坚定了决心。

    “冰凝草的确不予拍卖,不过以我的身份,我可以做主赠予前辈一株,只希望前辈能答应我一个条件。”

    “哦?什么条件?”

    陆墨殇并没有露出太过兴奋地情绪,而是淡淡的询问道。

    “还是和先前拍卖会上提到的冰域有关,如果前辈愿意帮忙,我行甚至可以将这件物品一并赠予前辈。”

    说着,王悦抬起修长玉手,玉手食指处云界微微一亮,一件约莫拳头大小的菱形物品出现在王悦掌中。

    感受到陆墨殇有些疑惑的眼神,王悦微微一笑。

    “这就是冰云匙!”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