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墨殇满脸震惊的看着面前的王悦,冰云匙这种东西说送就送?

    如果不是确信面前的女子是青石镇年轻一辈的领头人,如果不是王悦眼神中依旧存在的清明,他都会怀疑王悦是不是头被门挤了才会做出这么傻的事。

    接过王悦手中的冰云匙,陆墨殇仔细的观察着。

    不知何种材质铸就的冰云匙入手一片冰凉却并不刺骨,比上好的玉石更洁白剔透,淡淡的白色雾气飘荡在冰云匙的周围,仔细看时,一条条白色的细密丝线勾勒于冰云匙之上,形成莫名的图案,不知是何用意却摄人心魂,让人忍不住停驻目光。

    这传说中的冰云匙,他没想到能够有一天如此轻易地就到自己的手中。

    心中满是感慨,陆墨殇却是淡淡的叹了一口气,并没有立刻将这冰云匙收入云戒。在王悦略带失望的目光中,陆墨殇抛了抛手中的冰云匙,便将它轻轻地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

    “说吧,要我答应什么事?”陆墨殇淡淡的问道,依旧是那刻意而为下变得略显得沙哑的嗓音。

    王悦听到陆墨殇并没有直接拒绝也是缓缓地出了一口长气,这代表着她还有一定的希望可以成功达到目的。沉吟了片刻,王悦边思考着措辞,边缓缓说道。

    “冰域是明山山脉已知的最大的四个传承福地之一,每十年开启一次,不瞒前辈,我拍卖行的大型拍卖会之所以每十年一次,就是因为此事。”

    “自从先辈第一次发现冰域并得到进入的方法之后,就不断派人前去探索,而其内部的种种玄妙之地也在一一被人所发现,这次请求前辈所做的事也与此有关。”

    顿了顿,王悦抬起思考时微垂的头部,眼中的期待和渴望逐渐凝聚成炽盛的光芒。

    “上一次对冰域的探索中,我拍卖行付出巨大代价,终于得到一处隐藏之处的地图,而这地图所指,是一位云尊境界存在留下的洞府!”

    云尊!?

    陆墨殇不复最开始的悠闲和散漫,端坐起身性,黑袍遮掩下的面孔却是前所未有的凝重,微眯着双眼,细细的思考起来。

    云界的实力划分极为明显。

    最低级、最基础的塑型期,到天、地、灵三境的第二阶,再到可以称之为入门的云师境界,这已是绝大部分人一生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了。

    而云师之上还有七个位阶,分别是云尊、云王、云皇、云圣、云海、轮回,还有那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云帝。

    云尊作为第四阶,远远超越了绝大部分的武者,要知道青石镇的三大势力也只有云师境界的强者,而且这也是只有家主和长老才能够到达的境界。

    陆墨殇摸了摸脸庞,缓解有些兴奋地心,淡淡的问道。

    “这云尊的洞府和我有何关联,没记错的话,这冰域好像只有年轻一辈才能进入吧。”

    王悦却仿佛是早就知道陆墨殇会如此发问般,点了点头。

    “这冰域的确只有年轻一辈能够进入不假,但以前辈您的实力应该能够在一年内找到一个合适的年轻才俊。我拍卖行的请求并不太高,只希望前辈所找之人到时候可以陪同我拍卖行的人一同探索云尊强者的洞府,到时候得到的好处归各自所有,前辈以为如何?”

    陆墨殇有些失笑的摸了摸额头,搞了半天原来是将自己当成隐士高人了,那自己这个‘高人’可要好好盘算盘算了。

    心里估摸了下怎样才能将利益最大化,陆墨殇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扬起一丝坏笑,保持着沙哑的声音说道。

    “要我帮忙也不是不可以,我有一弟子正好符合这冰域的要求,不过,你也应该清楚这云尊级别强者留下的洞府内会有多大的凶险,这应付危机时刻的物品。。。”

    “我拍卖行会提前辈准备妥当。”

    王悦满脸欣喜的说道,有这位‘老前辈’相助,成功的几率应该会大上不少吧。

    “好,这张纸上所写的丹药,每种都要四十粒。”陆墨殇微微一笑,从云戒中取出一张满是丹药名称的字条。

    这张字条却是陈叔交给陆墨殇,让陆墨殇购买的以增大荒野生存率的丹药。在一开始购买时,陆墨殇花了极大地价钱,每种却也只弄到了不到二十粒。

    然而此刻一头肥硕的羊就站在自己面前任自己宰割,陆墨殇岂能放过如此的大好机会,当然要先狠狠敲诈一笔,至于能不能达到对方的要求,到时候再说,反正即便是达不到这个要求,在不知道自己身份的情况下,这拍卖行又不能拿自己怎样。

    王悦接过字条,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丹药名字和解释也是微微愣神,不过片刻之后,却是微微点头,说了声“稍等片刻”就已走出了会客室,看样子是去找家族人员商量了。

    陆墨殇却也不急,作为陆家的少爷,他对这个存在了数百年的青石镇老字号强大势力有着足够的了解,拍卖行所拥有的财富虽然不及另外两大势力总和,却也远远高于任何一大势力。

    如此数量的丹药对于其他势力来说或许拿出会比较艰难,甚至有的药可能无法找到足够的数量,不过如果换成是拍卖行来拿的话,绝对不成问题。只是看他们愿不愿意付出这个代价罢了。

    静静地坐在会客室的沙发上,微闭着双眸,虚合双掌,十指交叉,两手手掌轻放于腿上。默默地感受着檀香烧尽后逐渐淡去的香味,陆墨殇渐渐地有了一丝焦急,却并没有表现出丝毫。

    良久,陆墨殇感受到了会客室木门被悄然推开,睁开双眼,淡笑一声。

    “王悦小姐此行去了如此之久,老朽还以为你将老朽遗忘了呢。”

    刚刚推门而入的王悦微微愣神,不过片刻就堆起了满脸的笑容,快步行至陆墨殇身侧,将一枚银白色的戒指递给陆墨殇。

    “前辈说的哪里话,我拍卖行即便是将我忘了也不敢忘了前辈您呀,只是这四十粒的丹药凑齐需要一定的时间,所以我才来的迟了一些。”

    说着,看了一眼已经被陆墨殇接到手的云戒,眼中闪过一丝肉痛,又缓缓说道。

    “前辈所要的丹药已经分别用玉瓶装好,连带着前辈所要的冰凝草也已用上好的玉盒装好,都在前辈所拿的这枚云戒内。只是不知委托前辈之事。。。”

    “绝对没有问题,你就放心好了。”

    还有些迟疑的王悦立刻扬起笑意,家族花费如此大的代价,如果真的能得到一个极大地助力,进入云尊级强者的洞府,那就一切都值了。不过王悦总觉得面前的‘前辈’身上满是不靠谱的味道。

    摇了摇头,将这想法甩出脑海,对方既然能拿出那张卡,应该是有一定的实力的人才对。王悦抬眼看了下依旧躺在茶几上的冰云匙,几步靠近茶几,拿起冰云匙,转身微微弯腰,双手持着冰云匙,将冰云匙递给陆墨殇。

    陆墨殇从沙发上站起,接过冰云匙,放入自己的云戒之中,也不待王悦再次说话,看着王悦欲言的表情,直接抢先说道。

    “这冰云匙就放在我这吧,顺便将地图给我一份,一年后我会带着弟子前往冰域,届时云尊强者洞府见。”

    王悦也不多说,从云戒中取出一份用羊皮制成的卷轴,递给陆墨殇,看着陆墨殇接过地图后转身离去的背影,噙着一缕笑意赶紧跟上。

    “那就静候前辈佳音了。”

    微微点点头,陆墨殇却没有在说什么,任由王悦跟着自己,一直到了拍卖行门口,陆墨殇止步。

    “就送到这里吧,你请回吧。”

    “那好,期待前辈的下次光临以及一年后的冰域合作。”

    陆墨殇摆了摆手,不再多言,向着与陆家相反的方向走去,直到远离了拍卖行,才又如同个没事人般连续转悠几条街道。

    在感受到身后没有跟踪的人后,找了一处隐蔽的地方换下黑袍,将黑袍收入云戒之中,慢悠悠的向平时修炼的山脉走去。

    却说王悦一直等到陆墨殇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后才转身进入拍卖行,她心中仍然还有众多的疑问想要得到解答。

    此时,拍卖行的会议室,墙壁上的壁纸尽情宣泄着精致和奢华,几幅名画名字嵌入其中,增添了不少高雅的气息。金色的四线巧妙地将不同风格的字画隔离开来,形成各自独特的意境。

    会议室的正中央,一张巨大的圆形木桌旁,已有不少人就位,只不过此刻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所有人都静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一声开门声响起,声音虽轻,但此刻会议室的寂静足以让其传遍整个室内。

    所有人都抬头看向会议室门口的位置,直到看到那身着金色旗袍,含着微笑的少女时,寂静终于被打破,有几人甚至按捺不住内心的情绪,就想发话,不过最后还是忍住激动,坐回了原位。

    坐在圆桌主位的中年男子看着王悦脸上的笑容,内心就已经泛起波澜,不过为了确认,他还是向着王悦投去了一个询问的眼神。

    王悦微微躬身,“回禀大叔,您所托之事成了。”

    闻言,中年男子再也按捺不了内心的激动,大笑出声,好片刻后,才略微收敛,不过脸上却依旧留存着无法掩饰的喜悦。

    中年男子噙着笑意点了点头。

    “悦儿此次做的不错,为家族立下一大功劳,悦儿想要什么尽管说,家族这次会尽量满足你。”

    “谢过大叔,为家族付出是理所应当的,悦儿自当尽心尽力,不求有什么回报。”

    王悦抬起头,看着现任的家族族长王紫宸,脸上有着难以掩饰的困惑,她还有很多的不解之处希望能得到答案。

    “只是,大叔,悦儿有一件事尚未弄清。。。”

    王紫宸摆了摆手,王悦看到也是停下了尚未说完的话语。王紫宸看了眼坐在自己身侧的男子,这男子赫然便是先前于拍卖厅中接待陆墨殇的那人,也是王紫宸的亲弟弟,王紫方。

    “我知道各位对我和二弟今日的做法颇为的好奇,也很想知道我们此次这么做的原因。”

    王紫宸环视了一眼此刻坐在圆桌旁的众人,看到所有人都露出极为好奇的神色时,才缓缓说道。

    “出于对家族事物的保密,以及对那个层次存在的尊敬,我并不方便说太多,只能说,那位客人今日所拿出证明身份的那张卡很不一般,持有那张卡的人即便不是本人,也代表了他的身后至少有一位云王级别的强者作为靠山。”

    顿了顿,王紫宸低垂着脑袋,似乎在回忆着什么,“之所以我和二弟会知道,而你们却不清楚,仅仅只是因为我们去过家族所在的主圣城。”

    王紫宸说到此处,声音却逐渐变弱,脸色不断变幻,一会变得痴迷,一会变得震惊。

    只有一旁的王紫方才知道当年第一次碰到云王级强者,感受那种气场时的震撼,这种感觉即使现在他成了云师级强者也依旧淡化不了,反而越加浓郁,他的实力越强,越能感受到云王级强者的强横。

    良久,王紫宸神绝回归,再次环视了一周,感受着周围并不强烈的情绪,淡然一笑。

    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不会理解那个境界的强大,因为这个境界对他来说,永远只是存在于言语和书籍中的文字而已。

    “今日的会议就到这,悦儿的奖赏以后再细谈,至于那位不知名的神秘人,记住,能交善绝对不允许与之交恶,违背者,族规伺候。”

    说完王紫宸领着王紫方先行离开会议室,只留下会议结束后瞬间如同炸开锅般的一群人。

    王悦静静地看着离开的二人,紧握双拳,眼中却是逐渐凝聚了浓烈的斗志,“云王是么,迟早有一天,我也可以达到那个境界!”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