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轻推上院门,转过身静静地靠着小院的墙边,陆墨殇长出了一口气,呼吸着这生活了十多年地方所独有的气息,揉了揉面庞,让脸上的浓烈不舍逐渐淡化,这才抬起头看向不远处的陈叔。

    “走吧,陈叔。”说着,陆墨殇已经缓步向着远处走去,轻轻地话语伴随着脸上不高的兴致,陆墨殇此刻的心情可想而知。

    陈叔只是点了点头,陆墨殇的状态它能够理解,换做任何人在一个地方呆的时间超过了十年,甚至这十年还是将这个地方当作家,那么即便是一开始再不熟悉的地方,再厌倦的地方,到得最后也会产生一丝丝的依赖感。

    不过陈叔相信,以陆墨殇自己的能力,也会逐渐开朗起来,这种离别的伤感无法占据他太久的时间。

    冰云匙的事陆墨殇已经和陈叔提起,按陈叔的说法来看在陆家家族的计划中,陆家虽然不如拍卖行财大气粗,但是多年的积攒也让得陆家本身拥有众多冰云匙中的一把。

    而一年后,接下来这一次对于冰域的探索本来就打算让陆墨殇以外来客卿的身份进入,以此避人耳目。不过陆墨殇从拍卖行获得了一把冰云匙,虽然出乎意料,却让计划更方便实行。

    接下来只需要陆墨殇一人用这把冰云匙进入既可,一人的力量虽然薄弱,却也让得行踪更加飘忽不定,行事也更为方便快捷。到时候坐拥青石镇两大势力的冰域地图,或许陆墨殇会成为最大的赢家。

    至于帮助拍卖行的人马,只要在利益冲突不大的情况下,尽量帮忙就行了,没必要将自己的性命作为赌注。需要注意的,不过是那些不属于两大势力却依旧拥有冰云匙的其他势力人马。

    有的时候隐藏在黑暗中,无法让人注意的东西才是最致命的。

    清晨的微光戳破黑暗的封锁撒下点点光亮,树林飘荡着一片轻柔的雾霭,山峦被涂上一层柔和的乳白色,白皑皑的雾气吧一切渲染的朦胧而迷幻。

    天际灰蓝色的穹隆从头顶开始,逐渐淡下来,变成天边与地平线接壤的绚烂色彩。

    陆墨殇微微抬头,天空的启明星是如此的明亮,那贯穿天地中黑暗的光芒是如此的耀眼。认了认方向,陆墨殇低下头,继续向着北方行去,目标直指明山!

    “嘭!”

    一声轻响,脚下轻踩着踏云身法,陆墨殇不断地侧身,挪移,躲避着一条条奔向他而来的能量匹练。

    陈叔微微颔首,出发到现在才仅仅十数天,陆墨殇就已经逐渐熟悉了踏云身法的使用,现在即便是再用完美版的踏云陆墨殇也能做到完美的控制身形,再也不会像刚开始学习的那样,因为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而出现种种尴尬的事情了。

    再次躲掉那翻卷而来的能量匹炼,陆墨殇终于是因为体力不支而摔倒在地,而不远处的陈叔也是适时收敛掌间光芒的喷吐,站起身形,向着陆墨殇的位置走去。

    趴在地上狠狠地吸了几口气,疲惫的身体总算是恢复了一点气力,陆墨殇双手撑地,硬生生的让自己爬起,然后盘坐在地面上,闭上双眼开始吐纳。

    在精神时训练,在疲惫时修炼,这早就成了陆墨殇生活不变的规律。

    停滞不前的云气,只能阻碍他成为灵境的强者,却无法阻碍他不断前进的决心。只要不断地修炼,不断地拼搏,哪怕是没有这焚灵果,陆墨殇依旧有信心能够冲击灵境,他对自己,有着相当的信心。

    感受着逐渐回归的体力和不断在修炼中凝实的云气,陆墨殇笑了笑,每一次感受到的进步都是他下一次前进的动力之一。

    约莫半个时辰后,陆墨殇呼出一口带着一丝白雾的浊气,睁开微闭的双眸,双眼再次恢复了清明,站起身形,活动了下因为久坐而显得有些僵硬的身体,顿时响起一阵疏松筋骨的声音。

    过了好片刻,陆墨殇才发现已经渐晚的天色,摸了摸头,傻笑着看着一旁的陈叔。

    却发现陈叔也正一脸坏笑的看着他。

    “墨殇,怎么说这过夜前需要做的准备你也看了十几天了,具体应该做些什么,相信你也早就已经记住了吧,那么今晚的事就全部交给你去做了,我只有一个要求,在我狩猎回来的时候,把一切都准备好。”

    说完,也不待陆墨殇有任何反应,陈叔已经腾空,几个起落之后就已经消失在陆墨殇的视线中,只留下还在原地发懵的陆墨殇。

    “可是,我明明这十几天什么都没看到啊!每次都是在我修炼的时候做好这一切,谁知道该做些什么啊!”

    停留在陆墨殇并不远处的陈叔听着陆墨殇的惨叫和满腹的怨气后,失笑的摇了摇头。

    “墨殇啊,陈叔不可能陪伴你一生,为了你一年以后能够独自进入冰域,所有的一切必须要现在开始培养,这是陈叔目前所能做的极限了啊!”

    怅然的叹了口气,陈叔眼神逐渐变得坚定,在检查了周围发现并没有什么灵兽出没的痕迹之后,陈叔终于不在停留,开始了他的狩猎之旅。

    陆墨殇呆呆的站在原地,好一会后才长舒了一口气,逐渐冷静下来,虽然不曾独自经历过丛林生活,不过陈叔的教导陆墨殇一直都有记在心上。

    不论任何时刻,保持冷静是一个人的必备因素,只有保持冷静才能做出正确的抉择,甚至可能绝处逢生。

    略微思考了一下,陆墨殇从云戒中取出一张被折叠好的的纸条,逐渐摊开纸条,一行行清晰地小字跃然纸上。

    这是陈叔交代陆墨殇去购买生活必需品时交给他的字条,上面写满了需要购买之物和与之对应的用途,陆墨殇一直没有扔这张纸条就是认为以后外出时可能还会用到,却没想到这个时候派上了用场。

    逐行逐字的看着纸条上的小字,一边看一边取出自己认为重要,可能用到的物品,没过一段时间,一堆在陆墨殇看来有用的东西就已经一一分类摆放在陆墨殇周围的地面上。

    重新折叠好纸条,将之收入云戒之中,看着眼前摆放在地上的一堆物品,陆墨殇轻笑了一声,不过刚准备动手,他就发现了一件极为尴尬的事情:相当一部分东西他用都没有用过,比如说帐篷。

    不过很快陆墨殇就淡然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陆墨殇拿起属于帐篷的那一部分物品,按照记忆中陈叔搭出来的样子去进行模仿,却不知看着容易,真正实践起来时才是要人命,不是位置不对帐篷不稳定,就是预留空间太小,搭建的帐篷内部空间较小。

    终于,废了好半天的力气,帐篷在陆墨殇的额头已经密布汗水的时候终于搭建成功。

    抹了把额头上滴落的汗珠,看着比预想中更晚的天色,陆墨殇喘息了几口气,才开始再离帐篷一定距离的位置堆放木柴和干草准备生火。

    曾独立生活过一段时间的陆墨殇当然知道怎样生火才是最为合适的。

    打火石的使用并没有那么的艰难,很快的速度陆墨殇就已经将干草点燃,然后放置在一处挖出来的小土坑中,土坑周围所有的杂草都已被陆墨殇清理干净。看着腾腾的火苗,陆墨殇搬过木柴,就开始在土坑上堆放。这样生火基本算是完成了。

    深秋的季节蚊虫并不多,但是为了以防万一,陆墨殇还是以帐篷和篝火为范围撒了一圈驱虫粉,这才悠悠的走到篝火旁坐下。

    从云戒中取出一壶水猛地灌了一口,擦了擦嘴唇,将淡水收回云戒,将云戒中的干粮取出适量,用之前生火时特地留下的木枝穿好分成两份,再用一部分木枝简单的支了个架子,将穿好的干粮放在支架上烘烤,静静地等待着可以吃的那一刻。

    “嘣!”

    一声落地声响起,引起的风流吹的篝火忽明忽暗。

    陆墨殇在对方落地时就已经感受到了轻微的震动,当即也不顾篝火旁依旧在烘烤的干粮,立刻起身,闪烁着躲过几颗被风流席卷而来的石块。

    静静地站在距离声响发出位置较远的地方,凝视着远处因为落地而弥漫的烟尘。

    微风拂过,陆墨殇微眯着双眼,好似要看透那逐渐变淡的烟雾,只是心中有一丝的困惑,自从初次落地时对方给予的简单攻击手段后,就再也没有任何的行动,这也让他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他这么长时间没有任何行动,如果是我的话,我一定不会这么做,这之间一定有。。。”

    诈这个字还不曾在心中响起,陆墨殇已经看清了来人的面容,当即抽了抽嘴角,无奈的摆了摆手,慢慢的走回篝火的位置坐下。

    来人正是狩猎归来的陈叔,只见陈叔手上拎着一只冠部长了三根不同颜色的翎羽的禽类,只是这模样,如果不是冠部的翎羽,任谁都会将它当做一只普通地山鸡对待。

    “应对危险的能力还不错,说明你一直没有放松警惕,即便是在吃饭的时候。”

    陈叔微笑着给予了陆墨殇好评。

    “能力好不好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这干粮算是不能吃了,而且,陈叔,你出去了这么长时间就打到了一只。。。鸡?”

    陆墨殇满是抱怨,任谁在饥饿的时候发现手上唯一的干粮不能吃了都不会有好心情,收拾原来的混乱之后,陆墨殇重新支了个支架,烘烤着新穿的干粮,陆墨殇满腹牢骚的说道,说道最后甚至还看了一眼陈叔。

    陈叔却是并不在乎,仿佛很欣喜陆墨殇的成长,微笑的解释道。

    “这虽然看似是一只鸡,但是,你别误会了,这可不是一只普通的鸡,看到它头上的翎羽没有,这是九羽,算是灵兽的一种吧,它的冠部每长一根翎羽,就代表它又进了一阶。”

    “这种灵兽在五阶以下除了速度稍微快一点以外,战斗力基本为零,自身又是上好的食材,所以也使得这种灵兽极难成长起来,数量也是极为稀少。没想到这里能碰到一只,正好加个餐。”

    说着,陈叔已经微笑着将这才三阶的九羽带至一旁开始打理。陆墨殇却是默默地支好了第三个烤架,连木棍和调料都已取出,他很想知道这所谓的上好材料滋味究竟如何。

    并没有让陆墨殇等待太久,陈叔便已经提着收拾好的九羽向着陆墨殇走来。将九羽穿好之后,放在架子上,接过陆墨殇递过来的烘烤好的干粮和水,默默地在陆墨殇旁找了个位置坐下。

    和陆墨殇一样,狼吞虎咽的结束了手上干粮的性命,陈叔也是一句话不说,静静地坐在原地看着因为烘烤而不断流油的九羽,眼中满是渴望。

    良久,渐渐把握了节奏的陈叔翻转着九羽,不断向上撒着各种调料。片刻后将九羽取下撕成两半,递了一半给陆墨殇,而后也不顾满手的油腻,直接开工。

    浓郁的香气混合着金黄的色彩,给人无限的食欲,从鸡腿到鸡身再到鸡翅,这九羽不愧为上好的食材,真的是绝世美味,入口即化,风卷残云的速度,九羽已经只剩下了一地的骨头证明它曾经出现过。

    陆墨殇拍了拍吃饱的肚子,有些意犹未尽的砸了砸嘴,脸上满是满足的神色,虽然明知道不现实,却还是幻想了下以后每顿都有九羽的日子,顿时一脸的幸福神色。

    饭毕后,陆墨殇和陈叔都半躺在帐篷外的草地上,看着漫天的星河闪耀,陆墨殇不禁看的有些痴了。良久,陈叔拍了拍差点睡着的陆墨殇。

    “墨殇,累了的话,快去休息吧。”

    陆墨殇也并不推辞,他知道陈叔这是希望他攒足精力,因为如果没有什么大的差错的话,明天就能到达此行的目的地了,届时,他也就将冲击进入灵境!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