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天的古树掩盖了朝阳的光辉,只给林中的人留下一片勉强可视的范围。林中不知名的鸟鸣声混成一片,没有固定的旋律,却依旧清脆悦耳。

    脚下轻踩着尺许多深的落叶,陆墨殇不断前行,自从踏入明山的范围以来,陆墨殇就已经感受到了许多的不同,因为要训练陆墨殇的生存能力,陈叔专门挑选的人迹罕至的道路。

    这也使得陆墨殇饱览了与自幼长大的那片树林不同的风光。离别时不舍得情绪早已化为浓烈的兴奋和好奇。

    不知名的树木花草,没见过的禽鸟异兽。种种新奇都不断诱惑着陆墨殇,促使着他不断向着深处走去。

    远处的陈叔看到陆墨殇这番表情,无奈的摇了摇头,陆墨殇之所以会这样,完全和自幼的生存环境息息相关。

    虽然有着足够的天赋,也足够的努力,但因为长辈过于的关照,让陆墨殇在生存技巧方面,没有一丝一毫的经验,还好他还有足够的时间去改,若是在生死关头出现这种白痴般的情绪和做法,那他即便能力再强,也会丢失性命。

    不过陈叔也并不出声提醒,他要让陆墨殇去学会这些道理,有的事只有经历过才会刻骨铭心,别人说的再多也很难让自己接受。

    渐渐地陆墨殇已经靠近了地图上标识着红叉的位置,这种仿佛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在激动地感觉,这种对突破到灵境的极度的渴望,让得陆墨殇的呼吸都略微沉重了些。

    仔细的探索着红叉标记的地域,终于在一小片空地的中央发现了一株奇异的小树,树上结了几颗鲜红的果实。

    淡淡的清香飘荡在这片空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陆墨殇的眼中充满了坚定的渴望,看其形,问其味,这果实和得到的焚灵果描述极为相似。

    “这焚灵果气味如此之好,一定好吃。”

    心中如是想着,陆墨殇已经迈着坚定的步伐向着焚灵果走去。

    “吼!”

    伴随着一声巨大的兽吼,一阵破空声早已袭来。

    “嘭!”

    一声轻响,伴随着陆墨殇横移出去数米的身形,刚才的情况紧急,若不是陆墨殇发现的及时,并在一瞬间使用了《踏云》身法,刚刚那一击已经击中了陆墨殇。

    站定身形,陆墨殇微眯着双眼,看着眼前落地后爬行了几步化解缓冲之力的白色豹子。

    这白色的豹子通体雪白,没有一丝杂色,转过身形,巨大的爪子向前轻探,随时准备出击,长长的尾巴直立而起,眉心处一道漆黑的竖线增加了几分凶意,与白色相对,极为显眼。

    “云豹?”

    云豹的消息,陆墨殇早就从陈叔那里得知,也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

    陆墨殇早在接近这片空地的时候,就已经发现问题了,这片空地格外的静,不是那种没有人烟的寂静,而是一种听不到任何声音的死寂,当时内心还有些困惑,不过却因为近在眼前的焚灵果而没有思考这些。现在仔细想来这一切都应该与眼前的这头云豹有关。

    陆墨殇,微微侧首,“陈叔?”轻声的问句却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答,但是陆墨殇却确信陈叔已经听到了。

    听到却没有动手,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这头云豹要由陆墨殇自己解决。

    猛地侧身躲掉那因为自己侧首而袭击自己白色身影。陆墨殇的双眸也开始认真地凝视着自己的对手了。

    连续两次扑击未中,明显出乎了云豹的意料,愣了愣神,却发现眼前的人类不仅没有露出胆怯或者是逃走的举动,反而开始凝视着它。

    领地和尊严受到侵犯的云豹一声低吼,明显已经动怒,却没想到陆墨殇不管它的威吓,直接欺近身来,举起银白色的拳头就砸。既已下定心意,就要有一往无前的气势!

    退后一步,云豹猛地侧身,身后的尾巴横扫而来,直击陆墨殇的拳头。

    “嘭!”

    一声巨响,陆墨殇和云豹都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

    陆墨殇甩了甩有些酥麻的右臂,“没想到这云豹的尾部力量如此之大,铜头铁尾的铁尾果然厉害。”

    “吼!”

    云豹后退数步,先前直立的尾部有些垂落,感受着尾部的疼痛,它猛地大吼一声,眼前的这个不仅入侵它的领地,还敢对它动手的人类总算是激起了它真正的怒火。

    巨大的爪子用力的踩踏地面,云豹向着陆墨殇急速奔去。豹类灵兽本就是地面灵兽中直线速度排在前列,此刻的愤怒已经让它发挥出了自身速度的极限。

    “嗯?”远处靠着树干闭眼休息的陈叔轻咦了一声,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也不去做什么,依旧闭眼静静地待在原地,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

    陆墨殇严肃的看着眼前急速奔向自己的云豹,这云豹的速度之快,已经超越了他平常状态下所使用的《踏云》,估计只有用足够云气使用的《踏云》才能勉强更快一筹。

    心中一惊,陆墨殇却是将云气源源不断的调动向全身各处,尽所能的提升自己的感知,默默地感受着云豹的一举一动。

    陆墨殇知道,自己的云气本就稀少,比不得云力,无法持久战斗,所以在几回合内结束战斗才是自己最应该做的。一旦让对方撑到了自己云气耗尽的那一刻,自己的下场必定惨不忍睹。

    攥紧双拳,一层云气渐渐地覆盖了拳头表面,微眯着双眼,等待着时机。

    距离越来越短,十米,八米,五米,突然,云豹抬起巨大的前爪,爪上的锋利指甲瞬间弹起,闪耀着淡淡的光芒。

    “就是现在!”

    陆墨殇大喊一声。这一刻,他看见了云豹眼中的血腥和凶残;这一刻,他看见了云豹齿牙上流下的涎水;这一刻,陆墨殇许久没动的身形动了!

    向着云豹举起的那一只爪子身侧翻滚而去,左膝跪地,陆墨殇左手收于身前,右手握拳,扭身,出拳!

    “嘭!”

    拳头碰撞肉体的声音。

    “嘭!”

    落地的声音。

    陆墨殇大喘着气,不断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不断安抚着直到现在还有些激动起伏的心。

    看着不远处躺在地上抽搐的云豹,陆墨殇并没有去管它。

    这一拳,凝聚了陆墨殇所有剩余的云气,和坚定的信念,这云豹不死也至少重伤。

    从云戒中取出一小块布和一粒丹药,将丹药放到口中咀嚼了几次后咽下,将拳头上的血迹擦拭干净后,略作包扎。

    刚刚的最后一拳,虽然重伤了这云豹,但是自己的手部也受到了一定的损伤,不仅是磨掉了几块血肉,甚至陆墨殇感觉自己的拳头骨骼都有些错位了。

    感受着身体各部位不断传来的虚弱感觉,陆墨殇使劲的晃了晃头,让自己依旧保持着清醒,强撑着身体缓慢的走到云豹身旁。

    云戒微量,一把锋利的匕首已经出现在左手,握紧手中的匕首,抬起左手猛然向着云豹的心脏刺去。

    “吼!”

    低沉的兽吼声响起,陆墨殇此次却是刺歪了,偏离了云豹的要害,未死去的云豹仿佛感受到了自己的命运,低声发吼。

    “状态已经差到连位置都无法瞄准了么。”

    苦笑一声,摇了摇头。陆墨殇再一次的抬起手中的匕首,刀锋对准了云豹的要害。

    陆墨殇却并不管这云豹如何吼叫,生命走到临界线时最后的回光返照而已,很快它就不可能再发出下一声了。

    用受伤的右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强行打起一份精神,再次锁定云豹的心脏,猛地咬牙,匕首带着冰冷的光狠狠地向着心脏刺去。

    “吼!”

    这一次,云豹只吼出了一半的声音,四肢再一次抽搐了下,便彻底变得柔软,失去了充满活性时的力量。

    陆墨殇见到此状,也是喘息了一口气,他的状态如此之差,这云豹要是不杀,若是让它先回复了力气,那么最后的结局一定会反转!

    将手中的匕首扔到一旁,转过身,陆墨殇再也支撑不住身体的疲累,瘫软在地上,强行撑着自己背靠着尚还有余温的云豹尸体,陆墨殇有些感慨。

    “知道扬长避短,不错。我还以为你会用《踏云》周旋然后向我求救呢。”

    陈叔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陆墨殇的身侧,微笑点头道。

    陆墨殇仰起头看着天空,淡淡的说道。

    “说好了要磨砺的,不是我自己亲身经历,根本起不到磨砺的作用,这个简单的道理我自然懂。”

    顿了顿,陆墨殇突然想起先前云豹爆发般的速度,脸上有点愤懑直视陈叔。

    “不过,陈叔,说好的一阶云豹呢?我怎么只看到了一只二阶的!还好它应该是才进入这个阶位,不然你就等着替我收尸吧!”

    到得最后,陆墨殇已是大喊出声。

    “呦呦呦,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还能这么大声说话,你也说了是一只刚刚进阶的云豹,没什么实力,再说了,二阶又如何,对你陈叔来说,一阶和二阶没有区别!”

    陈叔一脸的嘚瑟,看的陆墨殇一肚子怨气。

    深深地喘息几口气,将内心的愤怒压下,陆墨殇用着才恢复的一点力气让自己盘坐而起,做出修炼的姿势。

    “先不管这些了,我的手骨好像有些错位了,以我现在了力气完全无法做到让其归位,你看着办吧。”

    说完,陆墨殇也不顾还在那自说自言的陈叔,直接闭上了双眼。

    陈叔看见陆墨殇闭上双眸,也是停下了自己的话语,慢慢走上前去,感受着陆墨殇逐渐均匀的呼吸,摇了摇头。

    “这么快就睡着了,看来是真的累了,小子,你要学的还有很多啊,生死搏斗,永远比简单的训练更费心费力!”

    在陆墨殇旁蹲下,将陆墨殇右手上沾染血迹的布条解下,陈叔仔细的看了看陆墨殇手上的伤势,摇了摇头,双手凝聚出浓郁的云力,左手将陆墨殇右手拖住,右手紧贴着陆墨殇的右臂,缓慢的右臂向着手部游动。

    一声骨骼的轻响,陈叔从云戒中取出一些玉瓶和一块干净的布条,将玉瓶中的药粉缓缓倾倒在陆墨殇身上受伤的部位,而后对陆墨殇的右手重新进行了包扎。

    做完这一切的陈叔并不停歇,将陆墨殇身后的云豹尸体移开,盘身坐下,抬起右手,片刻后,右手泛着一层洁白的光芒,闪耀却并不刺眼。

    陈叔微笑着将右手紧贴住陆墨殇的后背,比陆墨殇体内云气更凝实,更浩瀚的云力源源不绝的顺着陈叔的右手向着陆墨殇的身体内钻去,不断修复着陆墨殇受损的躯体,温养着陆墨殇体内的经脉。

    良久,陆墨殇脸上的痛苦已经淡化消失,陈叔缓缓起身,擦去额头上有些细密的汗珠,开始做过夜的准备。

    不知道沉睡了多久,陆墨殇睁开双眼,伸了个懒腰,有些惊异于已经痊愈的右手和更加强健的体魄。

    撑着自己坐起,环视一圈,才发现自己是在帐篷里,拍了拍已经不服昏沉的头部,低头沉思了一会,才想清楚,这一切,应该都是陈叔所为吧。

    站起来走出帐篷,微眯着双眼,感受着阳光洒在自己身上的感觉,陆墨殇不禁的有些沉醉其中。

    片刻后,睁开双眼,陆墨殇却看到陈叔坐在一旁的地上,抱着一块骨头在吃,陈叔的一旁,正是正在经受烧烤的云豹,只不过这云豹此刻只剩下了一半,而云豹的另一半已经不知所踪,再结合陈叔此刻的形象,陆墨殇一瞬间似乎明白了什么。

    “我@#¥。。,陈叔,这是我杀的,你吃就算了,居然不叫我!”

    说着陆墨殇也不顾丝毫形象,直接上前从云豹身上撕开一块肉就开始大快朵颐,刚刚醒来的他确实是无比饥饿。

    两人也不说话,偶尔为一块肉争抢一下,不过更多时候还是各自吃各自的。

    良久,陆墨殇扔掉手上最后一块骨头,看着满地的骨头,心中为云豹默哀了几秒,这才想起此行的重点所在,不是吃啊,是。。。

    想到这,陆墨殇已经看向了一旁不远处的那颗小树,树上,结出的果实鲜红欲滴。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