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墨殇静静地盘坐在焚灵果树下,平稳的呼吸声中,一生的状态也在不断的攀升。

    他并没有急着立刻去使用焚灵果,欲速则不达,这个简单的道理他还是知道的。此刻,焚灵果就在他的身边,随时都可以摘下使用,所以陆墨殇反而没有那么急切了。

    调节自身状态大概用去了半个时辰,陆墨殇缓慢地睁开双眸,眼中精光一闪而过,握了握右手,充实的力量感充斥全身,这个时刻,才是状态最好的时候!

    “先取出归气丹和冰凝草,在荒野中,每一株灵草灵树在大部分情况下都会有属于它的独特的守卫。正常情况下,越是高阶的灵药,守卫的实力就越强。不过这焚灵果虽然是四阶的灵药,却因为本身的性质问题,守卫仅有这一只二阶的云豹。”

    陈叔在陆墨殇身侧踱步,告诉陆墨殇一些基础的常识。

    陈叔说到这,抬头看向树上的焚灵果,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而陆墨殇也仿佛在思考着什么,没有开口。一时间,场面有些安静,只看见秋天的风吹过山林而来,席卷过这片空地后,又渐行渐远。

    过了好一会,陈叔抬起右手,立掌如刀,看准了焚灵果树上的目标,虚砍而下,一道白色的气刃顺着右手划过的轨迹,向着焚灵果离去而去。

    “咔!”

    一声清脆的声响,几颗焚灵果应声落下,而气刃在‘摘下’这几颗焚灵果后,并没有继续深入,切割树木,而是短暂的停滞后消散于无形,这种对云力的控制力看的陆墨殇惊叹不已。

    迅速起身,陆墨殇开心的在几颗焚灵果落地前接住,摸着有些发鼓的衣兜,看着陈叔。

    “墨殇,收起你的傻笑,还想不想进阶了?”

    陈叔无奈的看着面前一脸天真的陆墨殇,摇了摇头,呵斥道。

    陆墨殇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一想到卡了自己六个月的瓶颈马上就可以突破了,他就有种仿佛在做梦的感觉。

    笑着找了一个较为舒适的位置盘身坐下,将归气丹和冰凝草放在自己触手可得的位置,将衣兜中的焚灵果全部取出,分别擦拭后,一一摆放在自己的面前。

    从中取出了一个焚灵果,右手拿起放在自己面前,看着陈叔,陆墨殇笑了笑。

    “要开始咯!”

    随即,向着手中的焚灵果一口咬了下去。

    和想象中的香甜不同,焚灵果入口即化,口感极佳,不过没有一点点的味道,只是化成了一股液体直接流向陆墨殇的腹部。

    陆墨殇脸上满是错愕,这焚灵果就这么没了?然而还不待陆墨殇发出什么质疑的声音,陆墨殇只感觉小腹处一种炙热的温度不断显现出来。顿时脸上尚未成形的错愕化成了痛苦。

    而此刻,陈叔在看到陆墨殇开始通红的面庞后,赶紧提醒。

    “用心感受,调用体内的云气裹挟这股炙热,不断将云气提炼凝实!”

    “焚灵果以炙热的温度强行剔除云气杂质,凝练云气而得名,过程虽然痛苦,但若能忍受过这种痛楚,那么几乎必定可以成就云力!”

    “如果感受到体内云气不够,那就使用归气丹,如果感受到炙热液体的消失,那就继续使用焚灵果,如此反复,直到你凝结出云丹为止!”

    顿了顿,陈叔犹豫了一会,才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看向冰凝草。

    “如果你忍受不了这焚灵果的炙热,那就使用冰凝草吧,不过记住,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可以用,这冰凝草虽然也可以帮助你成就云力,但是,代价却是,一年内实力再难寸进!”

    摇了摇头,陈叔继续说道。

    “然而一年之后,你要做的事很多,你也应该明白你需要足够的实力,墨殇,陈叔希望你能成功,不过也希望你能安全,一年后的冰域,我们大不了不去。所以,这冰凝草,用还是不用,你自己决定。。。”

    说完,陈叔不再多言,负手站立于陆墨殇身后,静静的为着陆墨殇护法。

    虽然告诉了陆墨殇冰凝草的作用和问题,不过,他相信陆墨殇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会靠着自己凝练云力,会靠着自己进阶灵境!这份相信,源自于十几年来他对他的了解!

    痛!犹如将自己放在火上烧烤般的痛!

    陈叔的话,陆墨殇当然听得见,只不过此刻的他却失去了说话的能力,甚至连点头的能力也失去了。身体内一瞬间涌出的剧痛已经逐渐淹没了他,只剩得头脑的最后一丝清明控制着云气的汇聚,凝练,然后不断将凝练后的云力向着丹田处聚集。

    渐渐的,陆墨殇感受到了回归自己控制的身体,感受着体内不多的云气,赶忙从身旁装满归气丹的玉瓶中倒出一粒,并塞进口中。

    归气丹一进入口中,便化成最为纯净的云气流入体内,因为归气丹而刚入体的云气,在一接触体内的云气后便融合了进去,继续着和焚灵果的炙热做着搏斗,丹田处提炼出的云力也在不断的壮大,只是尚未化成云丹罢了。

    这焚灵果不愧是四阶的灵草,在陆墨殇吞下三颗左右的归气丹后,第一颗焚灵果所带来的炙热才有了一丝变弱的趋势,当即,陆墨殇就探出右手,从面前的地上取出第二颗焚灵果,闭着眼睛,张口就咬去。

    “呃!”

    从未预料到的,这第二颗焚灵果所带来的痛楚比第一颗高了五成还多,难道这焚灵果的效用还会相互叠加的吗?那以这第一颗才提炼出的那少量云力来看,岂不是还至少要吃三颗焚灵果,那痛楚,简直。。。

    一想到接下来吃那几颗焚灵果时的痛苦,陆墨殇不由得就是一阵胆寒,一开始还以为自己可以抵御焚灵果带来的痛楚,完全用不到那冰凝草,现在仔细一想,冰凝草的存在实在是太有必要了。

    不过陆墨殇此刻却无法深入去细细思考这些,现在的他已经在一次被炙热的感觉充斥,先前击杀云豹时手部留下的伤痛和这一比,简直弱爆了。

    刚刚才有些褪色的面庞再次通红,牙关咬紧,控制着不让自己以为剧烈的痛苦而喊出声音,汗水不断浮现在他的面庞上,然后迅速从陆墨殇的面庞上流淌而下。

    从第二颗焚灵果服下之后,陆墨殇惊讶的发现,虽然痛楚增加了,但是云力的凝练速度也加快了,以这样的速度来看,他完全没有必要吃那么多的焚灵果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自己身体的承受能力在不断提升,已经渐渐的能够忍受住这更加剧烈地痛苦了。

    这些种种也让他不由得产生了一丝欣喜,面对着自己依靠自己的力量去凝结云丹重试了信心。

    陆墨殇在痛苦中蜕变,陈叔一直静立一旁为他护法。

    时间在不断地飞逝,约莫一个时辰后,陆墨殇已经吃下了第四颗焚灵果,而在他身侧原本满瓶的归气丹只剩下零零散散的几颗。

    不过最重要的是,他身侧的冰凝草依旧躺在玉盒之中,吐露着一丝丝淡蓝色的光华。

    经历了前三颗焚灵果洗礼的陆墨殇,在克制着自己的渴望,在痛至无法忍受时,强行度过最艰难的第三颗焚灵果后,感觉自己完全能够接受这第四颗的焚灵果。

    这也让陈叔将刚抬起准备帮助的右手轻轻放下,点了点头,重新站立到一旁。

    虽然陈叔的任务是护法,注意周边的环境,不让陆墨殇被打扰,不过这却并不代表他不在意陆墨殇的情况,正相反,他一直分神关注着陆墨殇,一旦发现他扛不住,那就立刻出手打断他的进程。

    进阶虽然重要,但是代价却绝不能是陆墨殇的性命,机缘还可以以后再找,但倘若性命没了,那就一切都成空了。

    事实证明,陈述的眼光没有问题,陆墨殇靠着自己的执着度过了最为危险的时刻,时刻关注陆墨殇情况的他,知道他已经快要成功了,剩下的,循序渐进就好。

    脸上虽然还未褪去通红的色彩,全身的皮肤因为过热而破裂,汗水混合着血迹从身上不断留下,一切种种都可以让人觉得陆墨殇此刻的情况不好。

    事实的确如此,他的身体状况现在已经不仅是不好,而是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不过,体内逐渐涌起的充实感让得陆墨殇在承受痛苦的时候有了一丝欣慰,嘴角也不禁浮现一抹微笑,混合着脸上几块破裂的皮肤和鲜血让他的模样看起来有点瘆人。

    陆墨殇并不知道自己的模样如何凶神恶煞,他现在正满是喜悦的感受着丹田处那快要成型的云丹。

    体内的焚灵果液体已剩余不多,云气也是如此。再度提炼出几缕云力后,焚灵果最后残余的液体便已消耗一空,体内的炙热感也开始不断下降。伴随着焚灵果液体消失的还有那最后的几缕云气。

    控制着再度提炼出的几缕云力向着丹田处汇聚而去,每缕云力都让云丹雏形显得更加饱和、凝实。

    当最后一缕云力融合进入云丹雏形后,云丹雏形终于猛地一颤,以更加飞快的速度旋转起来,在旋转的过程中不断变得凝实,体积也在越变越小。

    “叮!”

    一声仿佛源自天地本源的轻响,伴随着陆墨殇突然颤抖了一下的身形。

    陆墨殇猛然睁开双眼,身体虽然满是血污,但这双眼却是明亮无比,淡淡的白色光芒在陆墨殇眼中一闪而过,浑身的气息也陡然暴涨。

    一直关注着陆墨殇的陈叔第一时间就发现了情况,当即长出了一口气,虽然口口声声说自己相信陆墨殇,但是看到过程如此的艰难,他还是不由得有些提心吊胆,不过最后的结局是好的,陆墨殇成功了。

    “陈叔,扶我一下。”

    陆墨殇微张着有些干裂的嘴唇,身体的疲惫让得他此刻连站起来都有些吃力。

    “不错呀,还能站起来,先前的时候差点以为你坚持不住,我都准备出手了呢。”

    陈叔搀扶着陆墨殇让他站起来,刚刚结痂的伤口再次破裂开来,鲜血不断流淌出来,疼的陆墨殇吸了几口冷气,直撮牙花。

    陈叔看着陆墨殇的样子笑着点了点头,眼中满是欣慰的情绪,陆墨殇是他看着长大的,多以陆墨殇每一次的努力他都看在眼里,有时候看见陆墨殇有所进步,他比谁都要开心。

    陆墨殇看着一脸笑容的陈叔,身上鸡皮疙瘩颤栗,向后退开一小步。

    “哇,陈叔,你这是什么表情,不会是传说中的幸灾乐祸吧,我都这样了你还笑得这么开心,你怎么舍得这样子!”

    说着陆墨殇刚准备跳起来,却因为腿部的脱力而险些摔倒,赶紧又扶了陈叔一下。

    “小屁孩子瞎想什么呢,身体都废成这个样子了,还想蹦跶,还不快滚去休息。”

    陈叔笑着拍了拍陆墨殇的屁股,疼的陆墨殇龇牙咧嘴的,却又因为刚刚的事而不敢多说什么,身体都已经这样,再被陈叔折磨一次,这后果陆墨殇一想到这就直摇头。

    在陈叔的搀扶下,陆墨殇终于走到了帐篷内,艰难的换掉身上沾满血污的衣服,在所有伤口处都一一擦了些药液,感受到药液的清凉和缓慢恢复中的身体状况,陆墨殇忍不住地大呼一声“爽!”

    “墨殇,你刚刚才进阶至灵境,需要先稳固一下当前的境界,所以陈叔思考了一下,这几天我们暂时就先住在这,也免得你到处奔跑了。”

    “而且这周围我也观察过了,毕竟还算是明山的外围山脉,这周围别说是高阶灵兽,连一只低阶灵兽的影子都看不见,那二阶的云豹在这里的原因估计和那焚灵果有关。”

    陆墨殇闻言点了点头,既然现在已经进阶到灵境了,那么短时间内也就没那么急着要寻求突破了,在这里养伤的同时稳固一下当前的境界,也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吧。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