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微光在露水中闪耀,此起彼伏的虫鸣声交织成自然的乐章。

    “啊!”一声尖叫打破了最后一丝宁静,惊起一群飞鸟。

    “墨殇,你用铁剑,我用竹剑,在我压制到与你相同实力的情况下,你的武器好这么多,居然还是赢不了。”

    说道最后陈叔叹了一口气,无奈的看着在一旁拄着铁剑,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陆墨殇。

    “陈叔,我哪是您老人家的对手,您的经验老道,我就是一个孩子,您赤手空拳都比我拿着铁剑有威慑力的多。”

    陆墨殇有些怨气的说道,到最后,口气中甚至带上的一丝揶揄。却不想,刚一闭口就看到了一道青绿色的影子向着自己急速而来。

    脚掌迅速一跺地面,躲开了那道绿光,定下身形后,才发现那绿色的光芒正是先前陈叔握在手中的那把竹剑,撇了撇嘴,看着竹剑插入地面后不断摇晃的尾部,一阵胆寒。

    “什么不学学贫嘴,自己实力不够,技术不精,就不要说别人比你强!”

    陆墨殇颤抖着看向陈叔,却看见陈叔一脸怒气的样子,赶紧陪着笑脸走到陈叔身侧。

    “陈叔,你和我打本来就不公平呀,我从来都没有用过剑,一点经验没有,你一看就是武学宗师,当代翘楚,哪怕压制到和我一样的境界,想要虐我还不是轻轻松松的。”

    说着,陆墨殇还给陈叔挤了挤眼睛。

    看着陆墨殇这副玩世不恭的态度和言语中所带的谄媚,陈叔也不禁被气笑了,摇了摇头。

    “墨殇,这世界上本来就不存在什么绝对的公平,公平这两个字向来只应该出现在弱者的字典里面,你虽然现在实力还不够强大,却也应该逐渐培养出属于强者的心态!”

    看了一眼似懂非懂的陆墨殇,陈叔叹了一口气。

    “就以搏斗的技巧来说吧,竹剑不似铁剑能劈砍,但它能挑、能抽、能刺,专挑敌人的身体薄弱位置或破绽出手,一击制敌,飘然远去。把握自身的优点,观察别人的缺点,并以己之长克敌之短,才能把握战斗的节奏,才能成功取胜。”

    顿了顿,陈叔摸了摸陆墨殇的头,又开始说道。

    “就像上次你单挑云豹的时候,克制住自身的弱点,并把握机会,向云豹脆弱的腰腹部击打,便取得了杀敌制胜的机会。不过,你不可能所有的对手都似二阶云豹那般蠢笨,你那没有丝毫技术含量、只知道硬上的搏斗技巧换个敌人就会吃大亏!”

    陆墨殇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却看到陈叔转身走向帐篷处,开始弯身收拾帐篷,立刻产生了浓烈的好奇心。

    “陈叔,你这是。。。”

    “收拾,走。”

    “走?回家了吗,这么开心!”陆墨殇兴奋地蹦了起来,从来都没有出门远行过的陆墨殇早就失去了第一次出来时的新奇感,只剩下了对家的眷恋和思念。

    陈叔转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陆墨殇。

    “我什么时候说要回去了?我们是要进入明山开始修星之旅。”

    突如其来的消息如同冷水般,浇的陆墨殇有点发懵,愣愣的看着陈叔。

    “不回去,可是我干粮和淡水只带了一个月的啊!”

    “当然不回去,你的搏击能力还要靠最基础的生死搏斗来练习,进入明山是最好的选择,至于食物和水,明山里有的是,怕什么,随便找找就有了。”

    陈叔理所当然的说道。

    虽然知道陈叔说的话很有道理,但是陆墨殇还是想做做反抗。

    “随便找找,我从来都没有在群山中单独生存过啊,随便找找,哪有那么容易!”

    陈叔趁着功夫已经收拾完毕,将所有东西放入云戒中,拍了拍陆墨殇的肩膀。

    “不会是么,我教你啊,跟着陈叔走,有肉吃!”

    说着,陈叔竖起大拇指朝自己指了指,然后很潇洒的扭头就往明山的深处钻去,只剩下愣神片刻后无奈跟在其身后的陆墨殇。

    雨后,静谧的丛林随处是翠绿的色彩,偶尔传出几声鸟类清脆的啼鸣,很少见到走兽的踪迹,生长了数十年的古树随处可见,陆墨殇略微估计了下,这片地带,合抱之木绝对不在少数,陈叔果然是哪里没人往哪里带路。

    心中叹了一口气,陆墨殇微弓着身躯默默地抬着脚步向前走去,全过程除了抬脚、落脚时的轻微声响以外,竟是一点其他杂音都没有。

    在陆墨殇身前,是做着同样动作的陈叔,不过陈叔此刻像是发现了什么,正在仔细观察着地上的一处印迹,片刻后,陈叔向着陆墨殇招了招手,同时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陆墨殇依旧保持着同样的姿势,缓步走上前去,却并没有太多的好奇,自从离开当初那片空地后,这一个月以来,只要陈叔有这种动作,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发现了水源,要么是发现了食物。

    但是陆墨殇并没有听到水流淌时的声音,所以应该就是陈叔发现了食物。

    抱着这种想法,陆墨殇移动着目光落在了陈叔手指的位置上,顿时就嘴角抽了抽,就欲大喊出声,却看到陈叔立刻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靠近陆墨殇,轻声说道。

    “你别小看这足迹,据你陈叔多年的经验来看,这是赤狼所留,这种领地意识深入骨髓的灵兽,一般情况下是绝对不会离开自己的领地,就算是离开,也不会太远。”

    说着,陈叔又看向这足迹。

    “正常的成年赤狼身长约有两米,但你看这足迹,相隔距离如此之短,必然不会是奔跑时所留,那就是正常散步时留下的了,也就只有一种可能,我们已经进入了它的领地范围。”

    “来,把这个抹在身上。”

    云戒光芒微亮,两瓶玉瓶已经出现在了陈叔手中,塞给陆墨殇一瓶后,陈叔倾着玉瓶瓶口,将流出的浆糊状绿色液体一点一点的抹在身上。

    陆墨殇也不是第一次抹这个了,陈叔对他说过这个东西有遮盖自身身上的气味的功能,所以也曾要求陆墨殇抹过。

    “陈叔,那现在怎么办,我们又不知道它的领地范围有多大,怎么找它?”

    看着已经将绿色浆糊状液体涂满全身的陆墨殇,陈叔笑了笑。

    “还是看这个足迹,以这个足迹的残留程度来看,明显是刚刚才留下,你要知道昨晚下过雨,很多印迹是会被冲刷掉的,所以这足迹只有可能是今天所留,也就是说,这赤狼,离我们并不远!”

    说着,陈叔又看了看足迹,大概辩了一个方向,然后再次弓着身向前走去。

    “放心吧,跟着陈叔走,有肉吃!”

    陆墨殇听得此言,撇了撇嘴,却是不可置否,悄然的跟了上去。

    像是在显示着陈叔判断的正确性,在陆墨殇前进的路上,赤狼的脚印逐渐变得多了起来。

    并没有继续向前走太长的时间,陈叔猛地停下脚步,向着陆墨殇做了一个停下的手势,向着一个方向指了指。

    陆墨殇顺着陈叔手指所指的方向看去,正好看见一只正在趴在地上休憩的赤狼。

    火红色的皮毛如同绸缎般披在身上,长长的獠牙显露在外,无声中宣扬着自己的强壮。

    “陈叔,接下来怎么办?”

    陆墨殇低着声音,有些兴奋地问着一旁的陈叔。

    “能怎么办,当然是你上啊,我看了下,这只赤狼最多一阶巅峰,没有到二阶,就交给你动手了!放心,有陈叔在你身后照顾你,不会出事的!”

    陈叔瞥了眼陆墨殇,淡淡的说道,拍了拍陆墨殇的肩膀,向后退了一步,做出了要将战场交给陆墨殇的架势。

    陆墨殇嘴角抽了抽,倒也没拒绝,成功晋级的他绝对可以碾压绝大多数的一阶对手,云力和云气的差距是质的差距!灵境,可不是说说而已!

    眼睛紧紧地盯着前方正在小憩的赤狼,脚步轻盈的腾挪间,陆墨殇在悄然无声中不断向着赤狼靠近着。

    就在陆墨殇离赤狼还有五米左右距离,看着赤狼快要进入自己攻击范围时,身后却突然传来一声大喊。

    陆墨殇转过头,却发现陈叔正在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说了要练习你的近身攻击技巧,怎么可能让你如此轻易的就偷袭成功。”

    丢下一句话后,陈叔用力向地面一踏,一阵劲风吹过,再看时,陈叔已经在巨树的树顶,静静地看着陆墨殇。

    “嗷呜!”

    身后一声狼嚎入耳,陆墨殇不用回头也知道是那只先前在休憩的赤狼苏醒了过来。

    不过陆墨殇好奇的却是这赤狼在苏醒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发起攻击,那匹赤狼只是睁着眼睛,眼中绿色的幽光闪烁,静静地看着他,像是在等待着什么。看的陆墨殇一阵不安。

    “对了,墨殇,为叔忘了告诉你,这赤狼,是群居动物哦,不过别担心,陈叔在,你不会有事的!”

    仿佛是印证了陈叔的说法,随着陈叔的话音刚落,陆墨殇周身的丛林中便突然响起影影绰绰物体移动的声音。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