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群居!”

    陆墨殇瞪着双眼愣在原地,瞬间像是明白了什么,陈叔在一段距离之外就让他自己动手的原因也呼之欲出。

    但是此刻,他确实无法思考这么多问题,看着逐渐涌过来的赤狼狼群,陆墨殇有点头皮发麻,虽然他没有细细的数过赤狼狼群的数量,不过,他却能感觉到这群赤狼隐隐间显露出的默契和锐利。

    面对赤狼狼群如此多的数量,陆墨殇的二阶实力就显得不那么出众了,云气蜕变成云力虽然是质的变化,也让他的实力提升了不少,但也不代表他这个刚刚才进阶到灵境实力的菜鸟可以抗住如此多赤狼的进攻。

    汗水不断从陆墨殇的脸庞上滚落,呼吸声因为紧张而开始有些粗重,双腿微微弯曲,体内的云力已经开始奔腾在经脉的每一处。

    陆墨殇大喝一声,然后,掉头就跑,向着一旁最高的树上窜去。

    因为陆墨殇大喝声而微微停止前进的赤狼狼群见到这种场面,顿时向着陆墨殇奔跑而去,速度比一开始缓慢的靠近快了一倍不止。

    原本在树上用着戏谑的眼光看着陆墨殇的陈叔见到此情此景,差点脚下打滑从树上摔落下去,一脸错愕的看着此刻不远处抱在树上的陆墨殇。

    陈叔从来都没想过陆墨殇会这么做,竟完全出了他的意料,顿时气的牙痒痒。

    “墨殇啊,跑什么,你要有强者的气魄,和它们一一单挑,然后在战斗中前进,成就属于你的格斗技巧!”

    陆墨殇心有余悸的看了看下面的聚集的赤狼狼群,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然后才看向陈叔,脸上有点气愤。

    “陈叔,你这是坑我吧,你明知道他们是群居动物还叫我偷袭,他们肯定一开始就发现我了啊,这分明就是你故意带我进的坑,想要坑杀我!”

    “怎么可能,你从小就是陈叔看着长大的,陈叔就是想让你在搏斗中进步!虽然这圈套的确是陈叔故意带你进入的,但是你要想成为强者,就要有强者的勇气,和它们单挑而处于不败的地步,这就是你成长的第一步!”

    陈叔紧紧盯着陆墨殇义正言辞的说道。

    “我一个?单挑他们一群?陈叔,你没搞错吧,我刚刚细数了一下,下面可是有十一只赤狼!简直不可能!再说了,你没看到我的气势已经赢了吗,它们刚刚可都因为我的气势停止攻击了!”

    陆墨殇语气中充满了不可思议,仿佛遇见了世界上最大的笑话,到最后,还包含了浓浓的庆幸。

    “墨殇呀,听为叔的说一句,面对真正的高手,简单的数量已经很难会让他们感到恐惧,高手可是随手都能单挑一群的存在!”

    “那是高手,我不是,我还是个孩子!”陆墨殇撇了撇嘴。

    “你当真不去?”出奇的,陈叔没有再劝陆墨殇,而是语气平淡的问道。

    “不去,坚决不去。”陆墨殇不断地摇头,双手更是紧紧地抱住树干。

    “那好,那就由陈叔来出手让你感受一下什么是高手的做法了。”

    汹涌的云力不断在体内翻滚,陈叔抬起泛着带着一丝银白色的右手,立掌如刀侧放于胸口位置,在停滞了片刻后,狠狠地向着右下方划去。

    顺着陈叔右手划过的痕迹,一道银白色的光刃凝聚成形,然后飞速的向着陆墨殇抱着的大树飞去。

    “噗。”

    一声轻响,传过,正准备看着陈叔出手大杀四方的陆墨殇满脸错愕的看着光刃斜斜的划过了自己所在大树的树干,然后消失在天际,不知所踪。

    伴随着“咔”的一声,陆墨殇抱着的树从光刃切过处断开,上半部分的树干顺着切口处缓缓向下滑去,然后急速的向着地面倒去。

    “墨殇,陈叔可没有骗你哦,马上你就可以体会到只有高手才能体会到的,以一敌多时的乐趣了哦,哈哈---”

    陈叔满脸坏笑的看着随着树干向下倒去的陆墨殇,眼中满是狡黠。

    陆墨殇在树上迅速换了个方向,在树即将落地时脚尖猛然轻点树干,化解自身落下时的冲击之势,而后在空中做了一个后空翻,平稳落地。

    苦笑着摇了摇头,心里对陈叔的做法暗骂了两声。

    陆墨殇有些无奈的看着已经逐渐围上来的赤狼,心里默默发誓以后一定要离陈叔远一点,虽然知道陈叔是为自己好,但这种训练方法,实在是,很考验心态啊!

    再次苦笑一声,陆墨殇却是慢慢的平静了下来,随意活动下筋骨,体内的云力开始奔涌,双眼微眯着看向眼前的赤狼狼群。

    既然无法选择躲避,那就正面迎战吧,告诉这群赤狼,自己可不是他们眼中待宰的羔羊。

    在树上站立的陈叔也是收起了脸上的笑容,静静地看着下方即将发生的战斗,体内的云力缓缓流动。

    训练是一方面,但是如果因为训练而把陆墨殇置于死地,是他绝对不允许出现的状况,所以他随时准备出手,以便在陆墨殇面对生死威胁的时刻可以救下。

    近身的搏斗技巧本来就是需要不断练习,不断学习,才能掌握的。

    像陆墨殇这种丝毫不知掩饰自身目的,直奔自己目的而去的做法,在一些能够熟练运用搏斗技巧的人眼中,就是白痴中的白痴,陆墨殇也不可能占到一丝一毫的便宜。

    然而,最多十个月之后,陆墨殇就必须进入冰域,去里面寻找属于他的机缘,到时候他所要面对的可都是这西南地域年轻一辈的翘楚,如果不具备足够的实力,不仅可能空手而归,甚至可能丢掉自己的性命。

    所以对陆墨殇来说,自身的等阶和战斗技巧就尤为重要,修炼方面倒是不用太过担心,作为青石镇的绝顶天才,他有自信不会在等阶上落下,真正要担心的就是格斗技巧。

    陆墨殇自己也清楚这件事,他平时所做的不温不火的训练完全不足以让他在一年内掌握并熟练地使用格斗技巧。

    所以他才愿意在进阶灵境后,陪陈叔深入明山,必须要足够的实战,足够的生死搏斗,才能让他把握住机会,训练出属于自己的技巧。

    在双方距离达到一个微妙的数值的时候,赤狼狼群停止了对陆墨殇的靠近,而是静静的选择了和他对峙,群体之间的默契配合显而易见。

    陆墨殇估计了一下自己大概的攻击范围,目光逐渐向着赤狼狼群中最靠近他的赤狼看去。

    “嘭!”

    一声轻响,陆墨殇率先打破了短暂的宁静,脚下踏着《踏云》,脚尖轻点地面,双方之间本就极近的距离再次靠近,已近瞬间进入了陆墨殇的攻击范围之内。

    左脚用力向地面一踏,右手拳印凝结,扭转腰部,开始出手。

    没有与陆墨殇正面接触,赤狼向身侧退了一步,周围的赤狼开始奔跑着向陆墨殇的身上扑去。

    长发飘舞,脚步轻盈,接连躲避数头赤狼的偷袭,平时在陈叔的教导下,锻炼出的对攻击的躲避能力开始显现。

    双目如炬,大喝一声,陆墨殇体内云力不断奔涌,双手拳头处,一层莹白色的光芒覆盖,不断寻找机会出击!

    狼嚎长啸,赤狼的扑击撕咬源源不绝,陆墨殇猝不及防之下已经被击中了数次,身上逐渐出现斑斑血迹。

    硬吃了身后一头赤狼的扑击,陆墨殇怒喝一声,趁着面前赤狼的攻击空隙,莹白色的右拳猛然出击,狠狠地击打在赤狼的头部。赤狼横飞而起,飘飞数米后才轰然落地,哀嚎了一声后,终于缓缓瘫软在地。

    陆墨殇见自己一击得逞,还不待有丝毫兴奋地神色,侧身翻滚,躲避身后呼啸着扑过来的赤狼身影。

    站起身形,将受伤滴落的血迹在黑袍上擦拭了几次,陆墨殇眼睛有些发红,看着因为同伴死亡而显露出凶意的赤狼狼群。

    “嗷呜!”

    赤狼狼群中再次响起了狼嚎,剩下的赤狼在听到声音后,迅速调整了前进的阵型,向着陆墨殇再次发起了进攻。

    陆墨殇微眯着双眼,看着那匹指挥整个赤狼狼群的赤狼,火红色的皮毛比其他的赤狼更加深沉,眼中偶尔透露出一丝人性的色彩。

    更为重要的是,陆墨殇在那匹赤狼的身上嗅到了一丝危险。

    “想来这匹赤狼便是整个狼群的头领了吧,之前只顾关照离自己近的赤狼,却忘了它!”

    陆墨殇心中对自己的粗心暗骂了一声,既然找到了赤狼的狼王,接下来的做法就已经有很强的目的性了。

    杀完整个狼群对陆墨殇来说明显不现实,但是如果杀了狼王,剩下来的赤狼便会不攻自散!

    轻喝一声,脚尖轻点地面,偶尔使用《踏云》躲避赤狼攻击,陆墨殇与狼王之间的距离在不断缩短!

    狼王似乎也看出了陆墨殇的目的,再次嚎叫一声,前身微微下伏,眼眸中绿色光芒绽放,周围的赤狼也是不断的向着赤狼狼王靠近着,想要阻止陆墨殇。

    脚下一道白色光芒闪现,陆墨殇的速度再次加快,右脚尖点地,强行扭转身形,躲避了眼前一匹赤狼的扑击。

    看着眼前依旧挡在狼王身前的几匹赤狼,眼睛不停转动着,计算着一切可能的突进路线,脚步却不曾停止。

    在躲避了最后一匹赤狼的堵截后,陆墨殇终于靠近了赤狼王,却看见赤狼王眼中的狡黠之色,以及微张的狼嘴中赤色的光团。

    这赤狼王聚集其余赤狼,竟是为了准备眼前的这个能力!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