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狼王见到出现在面前的陆墨殇,眼中一抹计谋得逞的笑意,微微仰头,然后对准陆墨殇,狠狠地吐出狼口中积攒了好一会的赤红色光球。

    “灵境大成!”

    天、地、灵三境,每一境界都分为小成、大成、圆满三个小境界,陆墨殇也才是灵境小成!

    赤狼王此时身上所展现的气势让陆墨殇感受到了一丝浓郁的威胁,这让得他瞬间就确认了,这赤狼王俨然已经成为了灵境强者,而且居然比陆墨殇等阶还要稍高一点!

    匆忙的陆墨殇突然面对准备已久的赤狼王,自然被赤狼王毫不留情的击中。

    “轰!”

    赤红色的光团一接触陆墨殇就爆炸开来,爆炸范围内的地面顿时破裂,草木横飞。

    身上的莹白色光芒短暂的抵御了一下爆炸的冲击后,终究还是开来被撕碎开来,爆炸的冲击狠狠地撞在陆墨殇身上,陆墨殇应声而起,向后倒飞数十米后摔落于地面之上。

    身上大部分的衣服已经破碎,伤痕密布,鲜红的血液不断顺着伤口处向外流淌着。

    赤狼王得意的狼嚎一声,双眼中满是凶残的色彩,赤狼狼群聚集,缓慢的向着陆墨殇的位置逼近。

    在不远处树上的陈叔见到此情此景,体内云力奔涌速度陡然加快,就欲出手截击赤狼狼群,救下陆墨殇。

    不过刹那,陈叔像是发现了什么,停下身形,皱了皱眉,看向陆墨殇先前倒下的地方。

    源源不绝的气流不断从陆墨殇的体内奔涌而出,颜色却不是云力般的洁白,而是漆黑如墨!

    这并不是简单的视觉上的漆黑,而是仿佛世间一切全部消失,一切都被毁灭殆尽的原始黑暗。

    漆黑的气流包裹着陆墨殇的身体,身上的大量的伤口也逐渐被黑色气流所掩盖,逐渐止住了身体的流血,奇异的是,这漆黑的气雾仅仅飘荡于陆墨殇的周围,超出陆墨殇周围一米范围就会自动消散,不复存在。

    远处的陈叔摸索着下巴,靠在树干上,也不再去看陆墨殇的情况,而是低垂着脑袋,静静地思考着什么。

    赤狼狼群因为突发的情况,停下了前进的步伐,谨慎的看着陆墨殇的位置。

    “嗷呜!”

    赤狼狼王在漫长的等待却没有发觉到什么异常后,发出一声狼嚎,赤狼狼群也再次向陆墨殇的位置接近。

    随着赤狼狼群的接近,陆墨殇体表凝聚的漆黑色气雾也是越来越浓,陆墨殇却依旧没有丝毫的举动,静静地躺在地上,静地能听到赤狼狼群移动时的微弱声音。

    领先的一匹赤狼已经走到了陆墨殇的身侧,赤红色的狼头慢慢的靠向陆墨殇。

    突然,陆墨殇睁开双眼,双眸之色,一如这雾气般,漆黑如墨!

    抬起左手,猛地掐住身侧赤狼的咽喉,速度比先前与赤狼狼**手时快了一倍有余!用力一攥,手中的赤狼尚还来不及发出任何声音就已瘫软了下去。

    缓缓站起身,舔了下满是赤狼血液的左手,陆墨殇看着因为自己突然苏醒而对自己保持着一定距离的赤狼狼群,咧嘴一笑,洁白的牙齿衬着此刻被黑色雾气占据而显得有些邪异的脸庞,渗人至极。

    将手中的狼尸随意扔在地上,陆墨殇脚下猛地一踏,身体便已消失在原地,向着离自己最近的赤狼奔去,速度比刚才快了数倍有余,即便是和《踏云》,也快了一倍多。

    拖着长长的残影,陆墨殇在赤狼狼群中不断穿梭着,十数个呼吸之后,陆墨殇停下了身形,背对着赤狼狼群,身后的赤狼除了赤狼王之外,尽皆被抛飞而起,重重落地,眼看已是半死不活。

    “嗷呜!”

    看着自己的部下战死,赤狼王终于狼嚎一声,向着陆墨殇的背影急速冲了过去,只是刹那,就已接近陆墨殇,速度之快,比得陆墨殇使用《踏云》都快上一丝,灵境大成强者,强悍如斯。

    陆墨殇负手而立,闭着双眸,在感受到身后逐渐接近的劲风后,终于有所动作。

    右手回收于腰间,扭转身形,出拳,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在赤狼王进攻前,后发先至的击中了赤狼王头部。

    顿时,骨骼碎裂的声音不绝于耳,赤狼王的头部因为遭受重击而向内塌陷!

    但是赤狼王的身体却并没有抛飞出去,陆墨殇的拳印因为力量太大,顺着赤狼王的头部贯穿进入了赤狼王的身体,左手抓住赤狼王的尸体,右手用力从中抽出,掌心一颗食指尖大小的洁白丹丸闪着光芒,这白色的丹丸俨然就是赤狼王的云丹!

    微张着嘴,将手中带着一丝血迹的赤狼云丹送入口中,随意的嚼了嚼,吞入腹中。

    舔了舔嘴,有些意犹未尽的甩了甩手,看着满地的赤狼尸体,一缕残酷的笑意浮现于嘴角。

    右手平伸于身前,左手不断结出印结,眼睛死死的盯着右手的掌心。

    远处的陈叔似是感应到了什么,低声嘟哝了句“果然”,随即转过头,不在看着陆墨殇。

    只见陆墨殇周围不断有漆黑的雾气从赤狼尸体中飘出,向着陆墨殇的掌心汇聚着,其中以赤狼王尸体飘出的雾气最多。

    静静地等待着最后一缕黑色雾气凝聚于掌心,陆墨殇抬起右手,将右手回收于头顶,左手印结再次改变,右手掌中本就凝实的雾气伴随着印结的变动再次压缩,最后形成一颗漆黑色的丹丸悬浮于右手。

    左手结束结印姿势,有些迫不及待的用右手一把抓住了悬浮在半空的漆黑丹丸,再次微微张口,将丹丸送入口中吞下,陆墨殇脸上终于浮现了一丝满足的神色。

    拍了拍肚子,满意的点了点头,正欲做些什么,却感到一阵劲风袭来,陆墨殇脸色突变,还不待转过头去,就已被击晕倒地。

    陈叔拍了拍手,扶住因为失去意识而即将软倒在地的陆墨殇,将陆墨殇平放在地上。

    看着陆墨殇此刻平静的面庞,陈叔摸索着下巴,静静地思考着什么,良久,才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站立起身,随手扫出几道劲风,打扫出一片较为整洁的空地,从云戒中取出帐篷,开始在空地上搭建。

    片刻后,陈叔转过身形,抱起地上的陆墨殇,向着刚刚搭建好的帐篷走去。

    轻轻地将陆墨殇放于帐篷内,简单的包扎了陆墨殇身上的伤口,看着陆墨殇脸上未曾消散的黑色纹路,再次叹了一口气,转身向着帐篷外走去。

    站在帐篷门口处,看着此刻渐晚的天色和早已出现在天际的长庚星宿,陈叔负手而立。

    “一开始虽然抱着这个打算,可是。。。没想到这么早,还是开始了呢,无法躲避的命运,就看如何改变了。”

    。。。

    陆墨殇有些头晕的从地上爬起,甩了甩头,有些迷茫的看着周围。

    “醒了么。”

    淡然的话语传来,陆墨殇看向身后静坐在地上的陈叔,有些疑惑。

    “陈叔,那些赤狼狼群呢,我只记得我被那赤狼王击中了,虽然最后一刻强行避开了致命部位,却还是受了一定的创伤,不过之后怎么了。”

    “这些你都不记得了吗?”

    陈叔闭着双眼,语气依旧平淡。

    “恩,之后我就失去意识了,醒来后就在这里了。”

    陆墨殇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傻笑。

    “陈叔,那些赤狼都被你赶跑了吗,哼,别让我再看见那赤狼王,敢趁小爷不备偷袭小爷,下次小爷要打爆它。”

    有些气愤的用力挥舞了下拳头,陆墨殇咬了咬牙。

    “他已经被你打爆了,死状挺惨,连云丹都被你吃了。”

    陈叔睁开双眼,看着不似作假的陆墨殇,淡淡的话语却是让陆墨殇有些发懵。

    半空的拳头放下,陆墨殇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陈叔,指了指自己,目瞪口呆。

    “我。。。我杀的?我杀了赤狼王?可是我不记得啊!”

    陈叔没有去辩驳什么,而是微微点了点头。

    “对,你不仅杀了赤狼王,连赤狼群你都杀光了。”

    陆墨殇有些惊讶的坐在原地,接受着这个对他来说无比惊人的消息。

    “墨殇,你体内是不是有两种能量形式,准确的说,除了云力之外还有与之相抗衡的一股能量?”

    陈叔紧紧地盯着陆墨殇,一股惊人的气势开始浮现。

    陆墨殇收起脸上的惊讶,点了点头,陈叔会问这个,那就说明他应该看到了,陈叔作为看着他长大的长辈,完全值得陆墨殇去信任。

    “陈叔,那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和云力相排斥?”

    听着陆墨殇的话语,陈叔摸索着下巴,静静地看着陆墨殇,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良久,在陆墨殇等的有些不耐烦的时候,陈叔收回了身上压得陆墨殇有些喘不过气来的气势。

    “墨殇,你知道功法吗?”

    并没有直接回答陆墨殇的问题,陈叔深吸了口气,轻声问道。

    “当然知道,一般进入灵境就可以开始修行功法,那可是日后通向强者的保证!”

    摸了摸陆墨殇的头,陈叔叹了口气,像是决定了什么、

    “那么,你想学吗?”

    这一刻,陆墨殇瞬间激动了起来。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