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界的功法分灵、尘、玄、寂四个等阶,每一等阶分低、中、高三个层次。

    其中,以寂阶最为强悍,传说中甚至可以在呼吸间调用方圆千里内的天地灵力,灵阶最次。

    不过,寂阶功法也只是传说而已,真正的寂阶功法或许存在,但已经很久没有人见过了。云界较为普遍的功法,是灵、尘、玄这三个等阶,不过即便是玄阶,也不是一般人可以随意见到的。

    青石镇最为高阶的功法,也不过是拍卖行所掌握的一门玄阶高级功法。

    陆墨殇有些兴奋地看着陈叔,一开始随着陈叔出来目的只是为了进阶灵境,然后回到族内挑一本较好的功法继续修行的。

    但是在陈叔的要求下,陆墨殇只能继续深入明山,训练搏斗的技巧。本以为会因此而晚上一段时间才能学习功法,陆墨殇心情自然有些低落,却没想到陈叔已经准备好了,着实给了他不小的惊喜。

    “当然想学啊!陈叔,你的功法是什么等阶的,我的要求不高,嘿嘿,寂阶功法就可以了。”

    陆墨殇看着陈叔,伸出右手,一脸的讨好之意。

    “你当寂阶功法这么好弄!如果真像你说的这样可以轻易获得的话,那云界的寂阶功法还不烂大街啦!”陈叔有些哭笑不得。

    “寂阶功法没有的话,玄阶也勉强可以接受,这陈叔总该有了吧。”

    、陆墨殇挠了挠头,片刻后看向陈叔,有些理所当然的说道。

    “啪!”

    陈叔敲了一下陆墨殇的脑袋,心里寻思着:这小孩子每天都在想些什么,尽是些不劳而获的便宜事,真的该改改了。

    陆墨殇吃痛的抱着脑袋,怨气冲天。

    “陈叔,能别打头吗,你那力道,再有两下,你的墨殇就要变成白痴了!还有,你说要教我功法,寂阶的没有就算了,结果连玄阶都没有,你这是在坑。。。坑侄子呢!”

    陈叔也不说话,满脸笑意,左手轻抚着右手食指的云戒。片刻后,云戒闪烁了一下,一本漆黑色的卷轴出现在了陈叔的手中。

    看了看卷轴,陈叔点了点头,将卷轴扔给了陆墨殇。

    陆墨殇赶忙上前接住,卷轴入手有些清凉,质感很好。

    有些好奇的看着卷轴,漆黑的卷轴上透露出一股沧桑的气息,一种玄而又玄的感觉油然而生。

    可是当陆墨殇试图打开卷轴的时候,却发现,卷轴纹丝不动,依旧密封良好,体内云力翻滚,双掌莹白,陆墨殇轻喝一声,再次用力,却是直到脸色憋得通红也无法撼动卷轴一丝一毫。

    要知道,陆墨殇现今的实力,说是一掌可以拍碎巨石也毫不夸张,居然无法撼动这卷轴一丝一毫,足可见这卷轴的材质之强悍了。

    “陈叔,你不会是诓我的吧,故意将一份坚硬的材料雕刻成卷轴的模样,然后想要看我尴尬的样子!”

    陆墨殇将卷轴又扔给了陈叔,有些不服气的说道,他可不相信会有人用这种材料来留下功法。

    陈叔抚摸着漆黑色的卷轴,眼中满是回忆的色彩,片刻后,陈叔才回过神来,静静地看向陆墨殇,脸上少有的出现了认真地色彩。

    “这卷轴是我的一位故人留给我的最后一件物品,我和他曾经是至交,可惜的是,他已经去世了,而他平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找到这个卷轴所遗留功法的归宿,可惜他没有这个机会了。”

    陈叔再次露出怀念的神色,叹了一口气。

    “这功法名为《云寂》。”

    “《云寂》?”陆墨殇皱着眉,嘴里念叨着这个功法的名字。

    陈叔点了点头,顺着自己的思路继续说了下去。

    “《云寂》,要同时具备云力和寂力两种力量才能修行,然而这天地之大,无数的人修行云力,云界、云界,本就是云力的主场,寻找云力不难,可是又该如何去寻找寂力!”

    陈叔有些怅然的摇了摇头,不过转瞬,气势陡然改变,直盯着陆墨殇,双目如炬,强盛的气势让得陆墨殇有些不敢直视。

    “不过我最后遇到了你,你拥有修炼这云寂的先决条件!”

    “我?我怎么会有。。。慢着,陈叔,你的意思是,那漆黑的力量是寂力!”

    陆墨殇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陈叔,一脸的震惊,他想都没有想过,自己体内的能量居然会如此的特殊。

    点了点头,陈叔目光灼灼的看着陆墨殇,“墨殇,你愿意帮陈叔这个忙吗?愿意为陈叔而修炼这云寂吗?”

    陆墨殇看着眼前满脸请求之色的陈叔,心颤抖了一下,微微颔首,“我,愿意。”

    “这云寂从来没有人修炼过,从来不知道它的等阶,它有可能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神奇,更重要的是,只要你开始修炼了《云寂》,那么调动了体内寂力的你,就再也不能更换功法,修行其他的功法了,即便是这样,你也愿意吗?”

    陈叔看向陆墨殇,轻声的再次询问到。陆墨殇听到这些话,瞬间沉默了,他不希望让陈叔失望,也不希望失去自己的未来,摸索着下巴,静静地思考着。

    有些失望的看着陆墨殇,陈叔缓缓地叹了一口气,“还是我太急切了,这毕竟关乎到你的未来。”

    顿了顿,陈叔摸了摸陆墨殇的头,看着缓缓抬头看向自己的陆墨殇,嘴角扬起一丝笑意,“墨殇,你想变强吗?或者说,你想比所有人都要强吗?”

    陆墨殇用力的点了点头,“只有变强了,才能够有能力守护自己的一切,才会不让父亲、母亲还有陈叔失望!”

    听着陆墨殇的话语,陈叔脸上笑容更加慈祥,“墨殇,你好好思考一下吧,记住,陈叔陪着你走过了十五年的春秋,不论你做什么样的抉择,陈叔都会选择给予你支持,不会因此计较些什么。。。”

    “不,陈叔,我已经决定了,就学云寂!”

    转身后,刚欲离去的陈叔脚步一停,“墨殇,你决定了吗,真的没有必要因为陈叔而改变你未来的路,陈叔真的不会。。。”

    “可是!”陆墨殇没有再让陈叔说下去,“可是陈叔说的对啊,我渴望拥有能保护陆家的力量,我渴望能拥有保护我所喜欢的东西的力量,但是即便是运用云力到达了最高的境界,也不过是和别人相当!或许只有,不,一定只有同时运用云力和寂力才能够超越别人!”

    “我既然拥有了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为什么不去使用呢,为什么不去珍惜上天赐予的机会呢!陈叔,你也知道,我的天赋绝佳,云界我不敢说,但是如果仅看这西南之地,我陆墨殇有自信,我的天赋一定站在前列,即便这《云寂》真的有什么不足的地方,我也能用我的天分和努力去弥补!”

    “所以。。。”陆墨殇越来越激动,情绪越来越高涨,“所以,陈叔,请你教我《云寂》吧!”

    陈叔听着陆墨殇慷慨激昂的话语,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长啸一声,良久,深吸了几口气,抬手抹去眼角的晶莹,转过身,看着向自己躬身的陆墨殇,感受着陆墨殇无形中表现出的尊敬和认真,陈叔的心绪又有些起伏。

    再次抹去眼角浮现的泪水,心里暗暗说道,“放心吧,墨殇,陈叔一定会让你成为绝顶强者的,一定!谁都不能阻挡,即使是他们,也不行!”

    走上前去,扶起一直躬着身的陆墨殇,陈叔从云戒中取出《云寂》,轻轻地放在了陆墨殇手上,脸上的笑容,满意而又和蔼。

    “这《云寂》不是靠蛮力就能打开的,当年在创造这门功法的时候,就设下了禁置,只有同时具备云力和寂力的人才能打开,对其他的人来说,这卷轴就和坚硬的材料没有什么不同,只能看,却学不了!”

    “可是我不是拥有这两种力量吗,为什么我还是打不开?”

    陆墨殇有些好奇的看着陈叔,既然陈叔都如此认真地和他说了这件事,那么他体内就肯定具有寂力,这点毋容置疑,陈叔在这种事情上是不会欺骗他的。

    “那是因为你虽然能感应到体内的寂力,但是你却没有办法激发起体内沉睡的寂力,卷轴也就无法感应到它的存在,你自然就打不开了。”

    陆墨殇皱了皱眉,如果说连卷轴都打不开,那还谈什么修炼,要这卷轴有何用。

    “那陈叔有办法激发起我体内的寂力吗?”

    “当然有。”陈叔回答的相当干脆,嘴角扬起了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看的陆墨殇心中满是不好的预感。

    “什么办法,说来听听。”小心翼翼的看着陈叔,陆墨殇硬着头皮发问。

    脸上的笑容不变,陈叔嘴巴微微开合,“其实这个办法很简单,只有一个字,打!”

    “打?”

    陆墨殇脸上的微笑瞬间化为呆滞,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着陈叔,重复了一遍。

    陈叔微微颔首,脸上的笑意更加璀璨,更加不怀好意。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