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媚的阳光传过树叶的遮掩,零碎的洒落在丛林的空地上,涓涓的溪流清澈见底,击打着水中的石块,溅起剔透的水珠,洒落在溪边的植被上。

    此刻、此地,万物众生都仿佛与世无争般,宁静而又祥和,除了偶尔冲破云霄的一声声惨叫。

    “啊!”

    再次发出一声惨叫,躺在地面上的陆墨殇脸上满是苦痛和无奈的色彩。

    陈叔一边观察着陆墨殇的状态,一边凝聚风刃鞭笞,这样就不至于会产生令陆墨殇难以接受的力量。

    “陈叔,你是怎么想出这么变态的方法的,还是说,陈叔你本身就是个变态啊!”

    陈叔面色不变,抬起右手手指,又是一道风刃凝聚,然后向着陆墨殇的位置席卷而去。

    “啊!”

    明显更为沉重的一击,陆墨殇身体有些颤抖。

    “呀,力道控制的有些重了,墨殇呀别说这种话,容易影响陈叔的情绪,很容易控制不好力道的。”

    “分明就是你故意的好吧。。。”心里面嘀咕了句,这句陆墨殇却是没敢说出口,他真怕陈叔在给他来一记重手,这种有苦不敢说的状态,让得陆墨殇有些抓狂,却找不到好的方法,只能用着双手锤击着地面,缓解一些身上的痛苦。

    看着满脸苦涩的陆墨殇,陈叔轻声笑了笑,摇了摇头。

    “墨殇,这种办法是你教我的啊!你忘了吗?”

    “我教给你的?我什么时候做过这么变态的事了?”

    陆墨殇满脸的抓狂,心中一万个不可思议,他完全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做过这种惨绝人寰的事了。

    陈叔再次轻笑一声,“赤狼狼群把你打到重伤的地步的时候,我本想救你,却惊奇的发现,你体内一直沉寂的寂力居然有了起伏波动,居然会涌现出来暂时封住你的伤口,我那个惊喜的呀。”

    “靠,我那个时候昏迷了啊,鬼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算真的和你说的一样,发生了这种事,你也不能想出这种毫无人道的办法,要把我打晕?”

    陈叔笑着摇了摇头,手指的动作却不曾停歇,“多新鲜啊,打晕什么的太落时了,墨殇,你可是要同时调动云力和寂力的人啊!”

    “同时调动云力和寂力,什么意思?”

    陆墨殇忍着痛承受住又一道风刃,满脸疑惑的看着一脸笑意的陈叔,片刻后像是明白了什么,一脸惊恐之色,就欲爬起。

    “啊!陈叔你个恶魔,你居然忍心看着我被你打到重伤,最变态的是,你居然还不允许我昏迷,我@#¥。。。”

    “墨殇,相信陈叔,这样做不仅可以激发你体内的寂力,更重要的是可以锻炼你的体魄,陈叔是不会害你的!”

    陈叔满脸笑意,左手向着陆墨殇虚按,将还未爬起的陆墨殇压在地面上难以动弹,右手手指微动,又是一道风刃凝聚,呼啸着打击在了陆墨殇身上。

    又用风刃击打了陆墨殇五次之后,陈叔停下挥动的右手,看着神情有地迷离的陆墨殇,叹气一声,脸上闪过一丝无奈和心疼。

    体内云力奔涌,左手对着不远处的溪流微微一招,一条细细的水流开始从溪流中剥离出来,顺着陈叔的手势,向着陆墨殇的身体上方汇聚。

    片刻后,一个巨大透明的水球漂浮,陈叔收回引动水流的左手,右手微拍,轻喝一声“破!”

    水球轰然瓦解,所有的水全部倾洒在陆墨殇的身上,身上的伤口受着溪水的刺激,让得陆墨殇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大叫一声痛,陆墨殇看着不远处的陈叔,瞬间就明白了什么事,合着自己昏迷的时候用凉水刺激保持清醒,难怪说有办法同时调用云力和寂力。

    脸上满是苦涩的看着陈叔,眼神中透露出一股乞求的神色。

    “陈叔,我们能换一种方式吗,这种方式实在是。。。太累了,我怕您吃不消啊。”

    终究不敢将惨无人道说出口,陆墨殇眨巴着眼睛,期待的看着陈叔。

    “既然你这么为陈叔考虑,陈叔的确还有一种办法。不过就是有些麻烦。”

    陈叔笑了笑,自动无视陆墨殇表现出的可怜。

    “真的吗,太好了,麻烦一点也没问题!”

    陆墨殇听得一阵兴奋,若不是身体的疼痛没有消除,他都想跳起来欢呼。

    “那好,随我先去找一群二阶的灵兽。”

    说着,陈叔就转身,准备离开。

    “二阶的灵兽一群?陈叔,你要那个干嘛?”

    陆墨殇有些不明所以,好奇的问道。

    “你不是怕我累么,我找一群二阶的灵兽来代替我调教你,顺便还可以锻炼你的格斗技巧,两全其美,多棒。”

    陆墨殇有些发懵的待在原地,片刻后,他明白了情况,赶忙跑上前去拉住陈叔。

    “陈叔,你看哈,森林这么大,连单独的二阶灵兽都不好遇见,更别说是群居的了,先前碰到赤狼狼群完全是运气使然,不可能每次都能碰到的,这比第一种方法更累,我们就用第一种方法吧,不用其他的了。”

    陆墨殇认真地说道,话语中满是坚决。

    开玩笑!只是被陈叔用风刃鞭挞虽然有些痛,但好歹没有生命威胁。用第二种方法,把自己放在一群凶残的二阶灵兽中央,对付一只就比较费力了,对付一群?那是有生命危险的!

    简单的对比过后,陆墨殇就明白了好坏,只能无奈的再次趴在地上,任由一道道风刃呼啸着冲向自己,伴随着自己的一声声惨叫。

    在不断经历了打到接近昏迷到被溪水刺激醒的过程,陆墨殇终于产生了一丝异样。

    强撑着承受了又一道风刃,陆墨殇的身体猛然一滞,没有颤抖,没有惨叫,只有逐渐泛黑的体表和即将喷涌而出的漆黑色雾气。

    不过和上次不同的是,陆墨殇此刻的双眼虽然逐渐被漆黑所占据,却依旧保持着一缕清明,不曾消失。

    察觉到异样的陈叔脸上扬起一丝喜意,在这么长时间中,他又何曾没有对这种做法产生一丝怀疑呢,不过幸好,他的判断是正确的,这种方法的确成了。

    走上前去,陈叔控制着陆墨殇的双手紧紧握住先前放在一旁地上的《云寂》。

    体内寂力、云力不断奔涌,虽不相同却并不排斥,也并不融合,只是接触时会产生一种类似于中和的现象,而这现象的结果,就是两种力量同时消失,在两种力量的交界处,产生了一条类似于完全虚无的真空带。

    手中的《云寂》卷轴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突然爆发出一股强烈的吸力,不断地吸引着陆墨殇体内的两种力量。

    顺着吸力,云力覆盖左手,寂力覆盖右手,在双手紧握《云寂》的位置,分别出现了一黑一白两个逆向旋转的圆,圆圈不断扩大,在陆墨殇体内的两种力量都即将枯竭时,吸力才逐渐停止下来。

    失去力量的陆墨殇松开了手中的《云寂》,默默地趴在地上,有些乏力的看着掉落在眼前的《云寂》。

    失去陆墨殇掌控的卷轴上的黑白亮色圆圈并没有立刻消失,而是逆向旋转着相互靠近,没有一丝丝的排斥,两个圆圈逐渐重合在一起,却并没有扩大,也没有缩小,而是维持着原来的大小。

    “叮!”

    片刻后,像是打开了什么,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声响,原来黑白两个圆圈重叠的位置已被一个银白色的光圈所替代,光圈绽放,仿佛可以通向另一片空间。

    点点灿烂的光芒漂浮在银白色光圈的四周,衬托着光圈的不凡。

    良久,一道银白色的光影突然从光圈中窜出,向着陆墨殇急速而去,冲入陆墨殇的识海之内。

    随着银白色光影的冲出,银白色光圈高速的震颤几次后,逐渐破碎,消失于天地之间,仿佛从未存在过一般,同时消失的,还有那漆黑色不知由何种材料制造的卷轴。

    不过陆墨殇并没有看到这一切,随着银白色光圈的消失,他的意识已经进入了自己的识海。

    一旁的陈叔看到这一切,从看到两色光圈起就紧皱的眉头微微舒展,像是终于放下了什么,叹了口气,深深地看了一眼陆墨殇,摇了摇头,闭上双眼,不再思考什么,静静地等待着。

    心灵的境界分三大层次,层次越高,同一境界,能展露出的实力就越强,抵抗幻境诱惑的能力也就越强。然而大部分的基层武者终其一生,可能连最基础的一阶都无法到达。

    一般内视识海需要心灵至少到一阶才行,陆墨殇这种从未修炼过心灵力量的武者,自然没有到达一阶。

    但是此刻,他却因为先前那道银白色的光芒,而得到了提前体验了一把内视识海的机会。

    漂浮在识海之中,有些惊叹的看着周围漂浮的白色雾气,陆墨殇不断顺着银白色光影前进的轨迹前进着。

    不知道时间的前进,好似过了好久好久,陆墨殇脸上早已平静,周围不变的景色,早已让他感到厌倦。

    突然,陆墨殇停下漂浮的身影,缓缓吐出一口气,有些如释重负的看着终于出现在面前不远处的银白色光团。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