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白色的光团似乎感受到了陆墨殇的靠近,淡淡的光晕如同流水般顺着光团扩散开来,形成一个约有两米左右的莹白色光幕。

    又一次光幕的颤动,一行行黑色的字体浮现在光幕表面,字体晦涩难懂,不是当前云界所广泛使用的语言。

    陆墨殇也从未见过这类字体,但令他感到奇怪的是,他却能直接从中获得意思,这种不知文却知意的现象让他感到了一丝困惑。

    挠了挠头,左思右想却不得而知,叹了一口气,不再思考这个问题,继续将目光看向光幕。

    “《云寂》功法总体为三个层次,分别为云寂、合一、混元。代表了三种对云力与寂力的运用程度。”

    “在使用云寂之力时,与单纯的运用云力不同,云力本身柔和,与寂力相斥,这种排斥不是对冲,而是相互消亡。”

    “修炼者切记,云力与寂力之间可以相融,但不可强行调和云力与寂力,两者之间平衡时的度应不断试探方能得知,强行调和者,轻则爆体身亡,重则被云寂之力吞噬,尸骨无存。”

    陆墨殇颤抖了一下,抹了一把额头上不存在的汗水。

    “太可怕了吧,这失败的后果,简直就是必死无疑啊!”

    缓了缓心绪,陆墨殇咬咬牙,心里默默的安慰自己:吃了那么多苦才得到修炼方法,都走到这一步了,怎么能放弃,自己可是要变强的啊!

    下定了决心,陆墨殇继续往后看去。

    “云寂之力本不该存于云界,故前贤并未曾有人拥有过云寂之力,我在发现寂力之后,研究了数百年,终于按照自己的实验和想法创出了《云寂》这一功法,并为其创造了七式云技,我称其为寂云七式。”

    “数百年,那至少也是云皇级别强者啊!”陆墨殇有些惊叹,随即认真地鞠了一躬,且不说这位不知道名字的前辈创造了《云寂》功法,单说他愿为一件事付出数百年的时光去研究,就值得陆墨殇的尊敬。

    “寂云七式分别对应修炼境界的前七个阶段,每一阶根据不同质量、总量的云寂之力,有属于其独一无二的寂云云技。真正掌握其精髓的人,不说同阶无敌,也至少是同境界的佼佼者。”

    “我因自身条件约束,无法获得云寂之力,自然也无法推演出后面几式寂云云技,此生最大的憾事就是未曾给《云寂》找到合适的继承者。”

    “后辈,若你有缘可以看到我的这一切留言,证明你拥有云寂之力,还请早日崛起,证明老朽理论的正确以及保护。。。”

    “保护什么?”陆墨殇看到最后,却只发现字迹越来越潦草,像是留言时颇为急切,最后更是未表达完留言者的意思。

    陆墨殇蹲坐在地上,不断地挠着头,想知道最后到底是什么,却始终无法想清楚。

    良久,陆墨殇起身,跺了跺脚,整理了下有些微乱的头发。

    “算了,先出去吧,一会陈叔该等急了,至于这种事,陈叔或许知道呢。”

    随着陆墨殇在识海内身影的缓缓消散,外界,陆墨殇的意识也逐渐回归。

    看着西边天际即将落下的夕阳,陆墨殇从地上爬起,伸了伸有些发酸的双臂,陆墨殇惊奇的发现,自己身上被陈叔‘虐待’出来的伤口已经好的差不多了,现在只能感受到身体中有无限的活力。

    “呀,你终于舍得醒了,你可是在这里舒舒服服的躺了五天了。”

    身侧响起的熟悉的声音,陆墨殇不用回首去看也知道是陈叔。有些震惊于陈叔所说的五天时间,他可是一丝一毫都没有感觉到啊,只感觉自己仿佛睡了一觉而已,居然就用了五天!

    陈叔微笑着看向陆墨殇,倒是没有因为太长时间等待而露出一点点的怒意,在他看来,陆墨殇能平安的回来,就可以了。

    “你想啊,如果不是用了那么长时间,你的伤能好的那么快吗,有些地方可费了你陈叔不少的功夫。”

    陆墨殇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再次露出一脸的傻笑。

    “那个,谢谢陈叔哈。”

    “算你还有良心,还知道谢谢我,其实也不怪你,意识本无时间概念,要用这么长时间也在我的意料之内。”

    陈叔摆了摆手,开心的笑了笑,不过转瞬,一脸好奇的看着陆墨殇。

    “那个成功了么,你看到了什么,那个老家伙留的什么话?”

    有些惊异于陈叔变脸的速度,陆墨殇却是丝毫不敢表现出来,虽说时间上过了五天,可是对他来说,就仿佛那风刃刚刚还在耳边呼啸一般。

    摇了摇头,将脑海中令自己通体发寒的想法甩出脑袋。简单的动作,在此刻有些紧张的陈叔看来却丝毫不一样。

    “你没成功!不会呀,那个功法的内容不是已经进入你的识海了吗,卷轴都破碎了,怎么会没成功?”

    陆墨殇撇了撇嘴,看着第一次在自己面前露出这种神态的陈叔,有些哭笑不得。

    “谁说我失败了,我亲自出手,还会有办不到的事吗?”

    “那你没事摇什么头,害得我一阵担心,再说了你失败的事还少吗,别人不知道,看着你长大的我还能不知道吗,你五岁那年。。。”

    陈叔拍了拍胸口,压制住有些起伏的心绪,然后鄙夷的眼光看着陆墨殇,就开始细数陆墨殇做过的糗事。

    听得陆墨殇脑门直冒黑线,真是亲叔叔,损起人来真的不带停歇,说的陆墨殇一阵无言,还好没人看见,不然他还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陆墨殇定了定神,有些无奈的看着陈叔。

    “陈叔,我得到留言了,也得到了《云寂》的功法和配套的云技,只不过有些事,我想请教一下您。”

    “说吧,什么事。”

    陈叔回复脸上的平静,负着双手,淡淡的说道。这幅架势看的陆墨殇一阵愣神,他严重怀疑刚刚陈叔说他小时候的事,是为了遮掩陈叔失态的事实。

    心里嘀咕了几声,却并没有说出口,整理了下思路,陆墨殇看向陈叔,有些好奇。

    “陈叔,你是不是特别厉害啊,这位留言的前辈实力很强的样子。”

    “那是,你陈叔的实力啊,那可以说是所向睥睨,云尊之下无敌手。”

    陈叔摆出一副大侠风范,十分高傲的说道。

    “可是这留言者应该至少有云皇的实力啊,陈叔你怎么会认识这样的朋友呢?”

    陆墨殇回忆着种种细节,有些好奇的问道。

    陈叔顿时有些尴尬,摸了摸脸,依旧淡定。

    “陈叔和他是忘年之交,他是我大哥。”

    陆墨殇有些发懵,陈叔和那位前辈是兄弟?他有些难以置信,怎么看都觉得陈叔在吹牛,却没有丝毫的证据,只好摇了摇头,不再思考。

    “陈叔,还有一个问题,那位前辈最后说,让我修行《云寂》之后一定要快速崛起,然后保护什么。”

    “保护什么。”陈叔重复了一遍,陆墨殇点了点头。

    “之前的字就比较潦草,之后更是直接断尾了。陈叔,你作为朋友,知道他到底要我你保护什么吗?”

    陈叔并没有像上一个问题一样立刻回答,而是在一旁摸索着下巴不断地沉思,时而还嘀咕几句。

    陆墨殇趁着陈叔不注意,速度走到陈叔身边,静静地听着陈叔的自言自语。

    “突破了吗?没道理啊,会给消息的啊,出现了?也不对啊,他们不具备这能力啊。”

    突然,陈叔眼角一瞟,看到了在一旁偷听自己自言自语的陆墨殇,有些无奈。

    “去去去,大人说话,小孩子别偷听。”

    陆墨殇做了个鬼脸,却是依旧不依不挠。

    “陈叔,到底是要保护些什么啊,你到底知不知道啊!”

    陈叔看着依旧有些孩子气的陆墨殇,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摸了摸陆墨殇的头。

    “当然是要保护你在乎的人啊,墨殇不是一直想要力量去守护家族嘛,就是要你去保护你想要守护的东西啊!”

    陆墨殇嘴角抽了抽,虽然知道真正要保护的内容,绝对不会是像陈叔所说的这么容易,不过他却并没有去辩驳些什么,陈叔这么说这么做自然有他一定的道理,陈叔不愿意说,问了也白问。

    陈叔看着虽然依旧满脸疑惑,却并没有继续再问下去的陆墨殇,微微一笑。

    “墨殇,有些事情,陈叔现在不跟你说,是因为你还没有到真正要去懂得的时候,等你成长起来了,变得厉害了,陈叔会把一切原原本本的都告诉你的,到时候陈叔可能还要向你寻求帮助呢!”

    听着陈叔的承诺,感受着陈叔言语中不时透露出的关心,陆墨殇点了点头,向着溪水边走去,在地上爬了五天时间,是该好好地洗一下了,至于其他的,还是等实力提升上来以后再说吧。

    微笑着看着陆墨殇离开的身影,陈叔转过身,陈叔微张双臂,沐浴在夕阳的光辉下,身后是正在清洗身体的陆墨殇,夕阳落山时橘红色的光辉闪烁,染红了天边的云,也染红了陈叔的身影。

    此刻的陈叔没有了平日见的随意洒脱,只剩豪情,直冲云霄。

    “如果注定要有苦难,那么,一切的罪就让我来背负吧!”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