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墨殇静静地站立于巨石之前,挺直腰杆,如根标枪般紧紧地抓住地面,没有丝毫的松懈感觉。

    双目如炬,体表莹白、漆黑两色绽放,伴随着手中印结不断变化,黑色衣袍无风自动,黑色长发飞舞。

    “去!”

    一声轻喝,手中印结最终凝固,黑白二色光华暴涨,一个黑色与白色各占一半的印结逐渐成型,而后顺着陆墨殇双手推进的方向,带着一条光尾迅速的飞去。

    “轰!”

    剧烈地爆炸声激起漫天尘雾,陆墨殇有些脸色发白的看着面前的一切。待得清风袭来,吹散了漫天的尘雾,露出的场景却让陆墨殇有些发懵。

    在他面前,原本的巨石早已消失,连带消失的,还有巨石周围的花草树木,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直径十数米的坑洞,坑洞的表面光滑无比。

    “太、太恐怖了吧。”

    被自己所造成的破坏震惊到了,要知道,在不使用这些能力的情况下,灵境或许可以击碎巨石,但是却绝对不可能做到如此层次的破坏!

    有些艰难的咽下口水,陆墨殇转头看向一直在身侧陪着自己的陈叔。

    “很厉害的寂云七式,运用云力和寂力产生的消亡之力来覆灭目标。虽然你现在只能勉强使用第二式,但是就凭这威力而言,已经比寻常的灵境强上了不知道多少,难怪有自信自称练成后同阶无敌。”

    陈叔点了点头,给予了这寂云第二式很肯定的答复,顿了顿,露出沉思之色。

    “墨殇,你现在使用这寂云第二式能连续使用几次?还有,能不能将结印的速度加快?”

    陆墨殇挠了挠头,露出思考状。

    “因为我才修炼这寂云第二式没多久,这结印的速度我有把握在不断反复练习后将之加快,至于使用次数嘛,在我现在灵境圆满的境界下,最多只能连续使用两次。”

    回忆着在释放寂云第二式时,体内顺着双手不断向着印结输送的庞大云寂之力,陆墨殇感觉有些恐怖,当时真的有种要被吸干的感觉。

    “两次么,次数的确是有点少,那这寂云第二式就不能随意使用,应该当成最后的杀招才对。”

    陈叔摸索着下巴,冷静的分析着。突然,陈叔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脸严肃的看着陆墨殇。

    “墨殇,答应陈叔一件事。”

    陆墨殇看着一脸凝重的陈叔,虽然并不知道陈叔即将说什么,但是还是不由得有些紧张。

    “陈叔,有事你就直说,别摆着这表情可以吗!”

    “除了陈叔以外,绝对不允许在任何人面前修炼《云寂》!”

    嘴角抽了抽,陆墨殇有些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

    “还以为有多大的事呢,陈叔你放心,我答应你就是了。”

    “记住,是陈叔之外的任何人!还有,如果有人想要强行看你的《云寂》功法,在你能力足够的情况下,不论那人是谁,直接格杀。”

    陈叔依旧皱着眉,再次强调了一遍。

    不过陈叔这种紧张兮兮的表情,却勾起了陆墨殇的好奇心。

    “陈叔,你说的我都答应,但是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么做的原因在哪里啊?”

    听着陆墨殇说了同意,陈叔喘了一口气,缓和了脸色。

    “不行,这《云寂》牵扯到了一个秘密,而现在还不是让你知道这件事的时候。等你强大起来了,很多事,你自己会了解到的,你现在唯一要记住的就是,如果泄露了你身上的《云寂》,那么你很快就回招惹到杀身之祸的!”

    有些不情愿的点了点头,陆墨殇却没有再多说些什么,陈叔陪了他这么多年,对他怎么样陆墨殇都一一看在眼里,既然陈叔这么说了,那他照做就是了。

    “那你休息休息吧,这两个多月时间,你一直待在这里修行,现在你已经达到了《云寂》第一阶段,连寂云七式的前两式也练成了,再呆在这里也不是办法,明天和陈叔继续深入明山吧。”

    陆墨殇点了点头,他自己也发现了,这两个月静止下来修行的时候,修炼速度比之前战斗要慢了很多。

    他还有八个月左右就要进入冰域了,他还准备在冰域里面崛起,一鸣惊人,然后大杀四方呢!没有足够的实力成为后盾,这些完全不可能做到啊。

    在没有动用云寂之力的情况下,再次熟悉了几遍寂云第二式的印结,陆墨殇看了看尚早的天色,没有再次去修炼什么。

    嘴里叼着一根杂草,陆墨殇枕着双臂,闭着双眼,安安静静地躺在草地上,听着身侧不远处的溪流声,森林中鸟类的鸣叫,有些放松的笑了笑。

    陈叔说的对,是该好好休息一天了,修炼一道,有张有弛才是正途。

    第二天清晨,陆墨殇和陈叔已经收拾好了一切物品,向着明山的深处启程。

    按照陈叔的说法,当陆墨殇能正面击杀一只三阶的灵兽的时候,这一年的修行就算结束了,那时候的陆墨殇,即便是在这整个西南地域,也绝对算是年轻一辈中翘楚的翘楚。

    听到这消息的时候,陆墨殇直接进入了愣神状态,好一段时间后,才苦笑着咬牙点头接受。

    要正面击杀三阶的灵兽,陆墨殇估计了一下,自己至少也要到达地境圆满才有可能。

    看着在自己身前处于疾行状态的陈叔,陆墨殇有些无奈,陈叔保持的速度刚好是他在不使用《踏云》状态下全力移动时的速度。

    定了定神,然后撒开了脚跟着陈叔,在丛林中不断做着各种腾挪。

    大概半个时辰左右后,陈叔一脚轻踏在树干上,再次向前移动了一段距离后,停下身影,看着有些早就开始气喘的陆墨殇,摇了摇头,脸上带着一缕若有若无的戏谑。

    “墨殇,跟你说几件事。”

    陆墨殇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有些疑惑的看着陈叔,在看到陈叔嘴角那抹笑意之后,心突然咯噔了一下子。

    “我们跑错方向了,其实我们的目的地离我们原来休息的地方并不远。”

    陈叔看着满脸疲惫的陆墨殇,笑着说道,过了会,又补充道。

    “而且我是故意的。”

    陆墨殇先是一脸的错愕,之后瞬间化为满脸的愤怒,还不待他说些什么。陈叔摸了摸他的头。

    “其实我发现你的速度还可以再快一点的,刚刚只是热身,不然那么快就到了目的地多无聊啊!”

    说完陈叔也不等陆墨殇发泄些什么,在认准了一个方向后,直接腾身而起,以比来时更快上一丝的速度在丛林间跃动着。

    陆墨殇一肚子的怨气,却因为陈叔的离开而无处诉说,只好暗暗地骂了几句,然后顺着陈叔离开的方向,全力的追去。

    陈叔并没有在一次故意跑错方向后就停止,而是带着陆墨殇在丛林里面足足绕了五个时辰左右,才在陆墨殇累的实在是站不起来的情况下停下。

    陆墨殇疲累的趴在地上,身上满是泥土灰尘,汗水如同泉涌般从身上流淌。他现在实在是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

    “想要越阶而战哪有那么容易,你不仅要有足够的实力,还要有足够的反应和速度,不然你再强,面对的也是能是被对方压着打的情况。”

    看着趴在地上如同死人般的陆墨殇,陈叔开始解释道。

    “速度是交手中极为重要的一环,不论是进攻还是逃跑,速度都是最为重要的,掌握了比敌人更快的速度,你才能掌握交手的主动权,是攻是退才能由你决定。”

    将陆墨殇从趴着的状态扶到一旁的树下靠着,陈叔取出一小袋水,撕开,一点点地向着陆墨殇的嘴里喂着。

    “耐力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在实力相同的情况下,比拼的就是双方谁能支撑的更久,一般情况下,谁先支撑不住,谁就相当于已经死了。”

    取出干净的布料,将陆墨殇脸上的尘土擦去,陈叔走到一旁盘身坐着。

    “这两方面都是需要经过不断练习才能进步的,而练习的方法就是不断保持在自己的极限状态,然后在自己身体允许的情况下将之超越!”

    顿了顿,陈叔脸上扬起一抹戏谑的笑容。

    “接下来这几个月,这种训练每三天一次,然后进行实战,直到你完成最后的训练目标为止。”

    “墨殇,记住,你是要在冰域中取得最大收获的人,拥有最多资源的你,没有道理不比他们所有人强!而想要比他们都强,你就要为之付出足够的代价!”

    陆墨殇没有说话,虽然体力恢复了一些,但是长时间保持自己极限状态的疲累还是让他不想动。

    听着陈叔的话,心里面静静地想着几个月后的那场资源的争夺战,陆墨殇眼中有些期待。

    “如果能在那里大放异彩,父亲、母亲、陈叔还有那些长辈们,一定会很开心的吧。”

    幻想着父母高兴的样子,陆墨殇眼中激动的神色更加浓郁,因为太疲累而有些涣散的斗志也逐渐高昂。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