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低沉的爆炸声,伴随着一道有些仓皇逃窜着的身影,这道身影之后,一道碧绿色的影子紧紧跟随。

    “靠,不就是偷了你的蛋嘛,至于这么穷追不舍吗!”

    陆墨殇满脸的怨愤,却丝毫不敢停下来。

    “还不是你吃了这畜生的蛋,换做谁谁都得把肺气炸了!”

    耳旁传来陈叔戏谑的笑声。

    “还不是你怂恿我干的!现在惹上大麻烦了,却还在这里说风凉话,不帮忙。”

    陆墨殇大声喊着,双腿却是不停地奔跑着。

    “说了要你自己对付三阶灵兽的,我当然不能插手,一切还要看你自己的!”

    陈叔在不远处的树上,满脸微笑,偶尔脚尖轻点树枝,跟上陆墨殇的身影。

    在结束长达两个月的体能训练之后,陈叔终于在陆墨殇不断地请求下,带着陆墨殇去到了他们的目的地──碧磷蛇窝。

    巧合的是陆墨殇到达的时候,并没有看见所谓的碧磷蛇,在仔细的探查了碧磷蛇洞后,惊喜的发现了蛇窝中静静放置着的两枚蛇蛋。

    当即,陈叔推了推陆墨殇,说这碧磷蛇蛋是一等一的美味,让他把这蛇蛋弄熟后,一人一个。

    陆墨殇在丛林里呆了这么多天,在陈叔的“熏陶”下,根本就对美食没有一丝一毫的抵抗之力。

    于是就找一片空地,开始生火烤蛋,好巧不巧的是,正当两人对着快熟的蛇蛋直落口水的时候,被觅食归来的碧磷蛇看到了这一切。

    两人,烧烤架,还有架子上的蛇蛋,碧磷蛇瞬间就明白了一切,立刻变得无比愤怒,直接就从口中向着陆墨殇喷出一口碧绿色液体。

    陆墨殇条件反射般的直接躲开了,目瞪口呆的看着原来坐着的地方被那碧绿色的腐蚀出了一个一米多直径的坑,拍了拍胸口,庆幸自己的机警。

    看着喷出的液体没有击中,碧磷蛇一声尖锐的蛇鸣声,身体瞬间变大,由刚入眼的几米长的袖珍型,在几秒内变成了数十米长的巨兽。

    有些惊异于碧磷蛇体态的变化,陆墨殇却忽然感觉到一股劲风袭来,立刻向着地上一爬,险险的避过了巨蛇尾巴的抽击,感受着和自己身体只有几毫米距离的劲风,顿时汗毛一阵倒竖。

    迅速起身,扫视了一眼周围成片倒下的树木,震撼于碧磷蛇这含怒一击的威力,陆墨殇有些头皮发麻,正想向陈叔询问对策,却发现刚刚还在火堆旁看着蛇蛋流口水的陈叔早已不见了踪影。

    苦笑着摇了摇头,暗骂了陈叔一声不靠谱,陆墨殇略作思考后微微点头,在碧磷蛇再次攻击之前,转身就跑。

    碧磷蛇见到陆墨殇的逃跑,一声愤怒的蛇鸣,扭动着数十米长的身躯就追了上去。

    不得不说,陈叔这两个月的训练很有效果,三阶碧磷蛇愤怒情况下的速度,居然只能和陆墨殇拼命使用《踏云》奔跑时的速度相当,愣是让它这个三阶的强者在高出陆墨殇一个大层次的情况下,无可奈何。

    陆墨殇不断细微的调节着前进的方向,按照心中记忆的位置狂奔。

    这两个月内,每次陈叔带着陆墨殇长距离的快速奔袭,都不是按照固定的区域和路线,也使得陆墨殇在这两个月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进入过众多灵兽的领地,也被这些灵兽展开过长距离的追杀。

    陆墨殇现在在做的,就是希望能将这碧磷蛇带入其他一些灵兽的领地,希望能借此方法制住这碧磷蛇。

    约莫半个时辰左右,陆墨殇穿进一片狭隘地带,片刻后,狭隘地带逐渐看到了尽头,身形猛地停滞,腾身而起,向着身侧的崖壁上不断攀爬着。

    碧磷蛇紧随其后进入狭隘,巨大的身影随之缩小,蛇尾向着地面用力一拍,就欲直击向上攀爬的陆墨殇。

    “叮!”

    金铁交加的声音响起,碧磷蛇前进的身形瞬间减速,短暂的停滞后,向后弹去。

    碧绿的蛇瞳缩了缩,仔细的看着面前的一切,条条洁白的丝线连接着峡谷的两端,密布了峡谷的内部。

    一道直径约一米的漆黑圆形身影陡然出现,八条漆黑的细腿上金色的丝线密布,收束于腹部,八只黑色的小眼睛密切的观察着四周,以及眼前这怒气滔天的三阶碧磷蛇。

    碧磷蛇甩了甩尾巴,身上绿色光芒暴涨,一声尖锐的蛇鸣,碧绿的浓稠液体从口中喷出。

    蜘蛛八条细腿微动,迅速的在蛛网中移动着,轻松地躲避了碧磷蛇的袭击。

    “哼,这黑穴狼蛛虽然才是二阶灵兽,但是速度够快,抵挡一段时间应该没问题吧。”

    紧盯着在绿色液体侵蚀下开始腐蚀断裂的蛛丝,陆墨殇瞳孔微缩,这黑穴狼蛛可是让他吃过不少苦头,凭那蛛丝的坚硬,陆墨殇在不使用云力的情况下,完全无法撼动丝毫。

    当然,云寂之力另当别论,使用云寂之力的陆墨殇可以轻易挣断这黑穴狼蛛的蛛丝。

    从陈叔偶尔对陆墨殇透露的话中,陆墨殇知道,这云寂之力相比于云力要高上一个档次,但是却极为难得,至于原因,陈叔没有多说,所以陆墨殇一直不得而知。

    躲在一旁隐秘处的陆墨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双手合十,手中印结开始变动,以陆墨殇现在灵境圆满的境界,能够越过整整一阶,对云师境界强者产生威胁的招式只有一招。

    一直想象着寂云第二式有多强,容易让他产生许多超越实际的幻想,所以急需用现实来告诉自己这一招的威力到底如何,而现在,有着黑穴狼蛛的拖延,正是尝试这一招的大好时机。

    碧磷蛇蛇瞳紧紧地盯着这突然冒出来的漆黑蜘蛛,在一段时间的攻击后,碧磷蛇被这只一直闪避,从不接招,甚至偶尔偷袭的黑穴狼蛛打出了真火。

    身上的绿色光芒从绽放开始就从未有过停息,云力翻腾,蛇尾抽打,在这峡谷较暗的环境下,碧磷蛇像是唯一的神,不断宣泄着愤怒的情绪,挥霍着作为云师强者雄厚的实力。

    这般仿佛天神降世的场面,看得一旁不断结印的陆墨殇一阵心惊肉跳,不由得加快了手中结印的速度,心中对于强大的渴望更加浓郁。

    毕竟是差了整整一阶,黑穴蜘蛛在凭借灵活的移动躲掉了碧磷蛇大量的攻击后,终于因为碧磷蛇大量的攻击,造成的蛛网空缺而导致身体出现了刹那的停滞。

    看准世界,碧磷蛇猛然甩动蛇尾,绿色的光芒闪烁的更加耀眼,蛇尾如同巨大的鞭子般狠狠地抽在了黑穴狼蛛的背部。

    “轰!”

    轰然巨响,山体不断抖动着,碧磷蛇攻击的方向,一个约莫数米直径的坑洞已然成型,而那黑穴狼蛛深深地镶嵌在了坑洞的中央。

    一击得逞,碧磷蛇一声高亢的蛇鸣,扭动着身躯,就欲乘胜追击,危险突然降临,碧绿色的蛇鳞片片战栗,碧磷蛇扭过蛇头,看向了它一直忽略的一处角落,蛇瞳中闪烁着人性的忌惮。

    那里,一名黑袍少年悄然站立,身上黑袍无风自动,一头漆黑的头发不断飘扬,双手结成一奇怪的印结,收束于身前,脸上带着点点笑意,古井无波的漆黑眸子直直的盯着不远处的碧磷蛇。

    直视着看向自己的碧绿蛇瞳,陆墨殇咧开嘴巴,笑意更加浓郁,收束于胸前的双手保持着印结的姿势,狠狠地向前一推。

    “虽然我有错在先,但你既然追我追的这么紧,想将我赶尽杀绝,那就先尝尝我愤怒的后果吧,三阶又如何,一条大虫,小爷可不是好惹的,迟早烤了你!”

    陆墨殇大喝一声,体内的云寂之力不断向着双手处汇聚着,直到到达了某个节点,云寂之力停止了奔涌,印结离手而去,带着一条黑白双色的焰尾向着躲闪不及的碧磷蛇急速撞去。

    “轰!”

    一声剧烈的响声,陆墨殇有些气喘的扶着墙壁,急促的喘息着。

    “这云寂第二式果然不能一直用,消耗太大了,而且准备时间还是长了点。”

    有些疲累的看着眼前扬起的尘土,陆墨殇提起了十二分精神,在没有确定对手已经死亡之前,绝对不能松懈,这是战斗的最基础要素。

    耐心的等待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很快就发生了变化。

    漆黑的影子于尘雾之中若隐若现,而后猛然从中窜出,一声激烈的蛇鸣响彻天际,陆墨殇皱了皱眉眉,不愧是第三阶强者,以自己现在的状态,真的很难杀死,相比于真正的强者,自己真的还是太弱了啊!

    有些感慨着碧磷蛇生命力的顽强,陆墨殇微弓着身躯,全身紧绷着,有些紧张的看着漂浮于不远处的碧磷蛇。

    碧磷蛇全身血迹斑斑,身上的鳞片都被炸掉了许多,蛇身上一条条密布的伤口不断涌着鲜血。

    感受着不断传来的疼痛感,碧磷蛇双眸赤红,扭动着不断洒落鲜血的身躯,向着陆墨殇直冲而去!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